宣武醫院血管超聲科主任華揚當選“最美醫生”

類別: 健康

央視“尋找最美醫生”大型公益活動頒獎典禮於3月11日晚20:08在中央電視臺綜合頻道(CCTV1)播出。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血管超聲科主任華揚等10人榮獲“最美醫生”稱號。

“尋找最美醫生”現場

“年檢患者近14萬人次,98.5%的診斷準確率”,僅這兩項指標就足以使中國血管超聲領域的醫生敬佩不已。然而,誰能想到,創造這些驕人業績的華揚主任竟是一位腎移植患者。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血管超聲科主任華揚教授是國內超聲領域腦、頸血管超聲一體化評估模式的創立者;是國家衛生計生委腦卒中篩查與防治工程血管超聲培訓基地的領頭人;也是國家衛計委腦卒中防治工程委員會突出貢獻專家獎、優秀超聲醫學專家、國之名醫-卓越建樹獎及首都勞動獎章的獲得者。

宣武醫院血管超聲科主任華揚獲獎

“腦卒中防治的偵察兵,血管病變的慧眼先鋒。從醫30年,用精湛醫術助力健康中國。”這是活動為華揚獻上的頒獎詞。一臺儀器、一雙妙手、一份初心、一生所求。華揚開闢了中國腦血管超聲的先河,為臨床醫生增添了一雙亮眼,更成為了腦卒中防控的利器。“曾經是患者,永遠是醫生。”在主持人提到她身為一名腎移植患者如何堅持工作時,華揚簡短而堅定的給出了答案,“為了患者的期待,我會一直堅守在一線。”出於對患者的愛、對職業的堅守,她那嬌小的身軀,迸發出無窮的力量。華揚,當之無愧的“最美醫生”。

為臨床增添一雙眼睛,開創中國血管超聲先河

血管超聲是一項特別倚重經驗的技術。曾有人形容,看華揚主任做超聲檢查,像欣賞一場交響樂,雙手的每個動作都能流淌出和諧的音符。只見她的左手很少空閒,總是在多普勒彩超機的操作檯上跳躍,按鈕交替閃爍著白、黃、紅、藍色光芒,螢幕逐漸顯現出清晰的血管走形。

於華揚看來左手勤快不勤快,是辨別超聲醫生水平的直觀指標,只會使用凍結、解凍、測量,那隻能稱的上是‘超聲匠’。相比左手,華揚執探頭的右手動作幅度明顯要小得多,不斷調節聲束打的角度,確保手法精準程度。血管超聲檢查不同於普通超聲,每位病人的檢查時間,短則半個小時,多則一個半小時,頸動脈超聲和顱腦超聲加起來,總共要檢查22根血管,測量得出100至150個資料,最後形成1000字上下的檢查報告。華揚有著“吹毛求疵”般的責任心,她可以一個小時圍著一個病人轉,最後給出一份如同小論文般的檢查報告。

如今,血管超聲是各大醫院極為尋常的一項檢查手段,在腦卒中高危人群的篩查中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可在30年前,華揚剛剛邁入這個領域時,它卻是不為人知、不受重視的“偏門”。當時,我國還沒有腦血管疾病的無創檢查技術,全國也只有3家大型醫院擁有腦血管超聲儀。華揚說,“腦血管病是一種很殘酷的疾病,不僅會影響到整個家庭,還會造成沉重的經濟負擔,所以我想在這方面做些事情”。可理想豐滿,現實骨感,橫在她面前的,是“沒有專業老師、沒有專用儀器、沒有廣泛認可”的“三難”局面。

華揚最初的專業學習,來自一位外國專家1小時的速成講學。之後,她就靠著外國專家留下的幾份文獻反覆溫習、琢磨,再結合過去的心血管超聲臨床經驗,以及解剖學、影像學等知識自己摸索。沒有頸部超聲裝置,她只能等其他病人做完檢查後,甚至別人下班了再用腹部超聲裝置為準備或剛剛手術過的病人做檢查。厚厚的機器說明書被她研究得透透的,她還通過創造性的機器調節,將機器效能發揮到極致,以致於超聲廠家的臨床技術支援也來向她請教學習。

由於裝置所限,早期血管超聲只是一維成像,沒有二維結構影象,只有波形圖,最終結果需要結合血流阻力、流向、流量,以及患者體徵、病史等綜合推斷得出。華揚笑稱,這診斷堪比“福爾摩斯”推斷法。一開始,華揚做出的診斷結果並不為臨床醫生所認可。當時有一個病人,經華揚通過血管超聲檢查診斷為大腦中動脈狹窄,但臨床醫生不認可。華揚堅持說,如果做血管造影一定能證實自己的判斷。華揚贏了,自此,臨床醫生才真正重視起血管超聲的價值。

1996年,華揚前往美國留學,嘗試將顱腦與頸部動脈超聲結合。1997年回國後,宣武醫院引進第1臺腦、頸血管超聲儀。幾年後,在華揚的帶領下,一套規範化的腦、頸血管超聲診斷模式創立,並在全國逐漸推廣,大大提高了腦、頸血管疾病的早期檢出率。她提出了“三定”概念,即對責任病變血管進行定性、定位、定量,創立了一套規範化的腦、頸血管超聲篩查診斷模式,打造了血管超聲界診斷的“金標準”。所有這些開創性的成績,讓華揚贏得了“中國血管超聲第一人”的稱號。

跪著做超聲,半條命當一條半使

華揚沒日沒夜拼搏在臨床一線,帶領著科室開展了一項又一項的新技術。1998年10月,她突然出現高血壓且無法降下來,經過醫院詳細檢查,發現華揚的腎功能出現衰竭。她沒有想到,命運竟然跟自己開了一個這麼大的玩笑。每每想到醫院的培養,科室的厚望,患者的眼神還有自己未竟的事業,在醫院的全力救治和無限關愛下,華揚終於打起精神,走出了陰霾。在每週3次定期透析的同時,她仍舊堅持工作。在腎移植術後僅3個月,她就謝絕了醫院安排的療養機會,重返崗位,全勤在臨床一線。20年過去了,華揚仍需每天吃著各種排異藥,但撲在工作上的熱情和樂觀卻分毫未減。像長期用力抓探頭造成的腱鞘炎,就被她視為無需太在意的小病。食指沒勁,擰不開礦泉水瓶蓋,就讓別人幫個忙;回家炒菜拿不起大鏟子,改用小鏟子等等。

長期服用抗免疫藥物,使華揚的免疫力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常常出現感染、發燒等症狀,但是面對病人,她卻常常忘記自己也是一名患者。由於專業特點,她面對的不是老年患者就是卒中病人,他們或行動遲緩,或肢體殘疾,或失智失語,還常常伴有難聞的氣味,可華揚經常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攙扶他們,甚至比家屬還用心。

2015年之前,頸動脈內膜剝脫術中需要做持續血管超聲監測。因為血管超聲的探頭可以看到腦血流變化的第一現場,這對手術有很高的指導價值。但由於一些患者因顱骨較厚,超聲監測難度增加,不能通過常規的顳骨��部(太陽穴部位)進行腦血流檢測或監測,超聲醫生不得不手持探頭、雙腿膝蓋跪地通過眼窗監測腦血流變化。為了更好的監測,華揚選擇了跪在地上為患者做超聲,曾一跪就是三四個小時。這種以身作則,令學生們有樣學樣,華揚的學生也曾跪在地上監測完整臺手術。“華老師能這麼做,我也可以。”

華揚的手機永遠是24小時開機,為的就是讓科室成員隨時可以找到她解決疑難問題。在她的努力下,宣武醫院血管超聲科人才梯隊已形成。“科室就像一條船,我們都是這個船上的船員,大家同舟共濟,才能一直前行。”華揚說。

華揚先後多次參加國家衛計委腦防委組織心腦健康中國行大型義診活動。2014年秋天的一個週末,華揚來到西藏林芝地區參加義診和腦卒中篩查活動。初到高原,對一個健康的人來說,什麼都不做尚且不適,更別提華揚了,胸悶氣短,夜裡睡覺七次被憋醒,頭痛欲裂,指甲、口脣發紺,然而她堅持為駐地官兵篩查。由於長期的超負荷工作,她的抵抗力常常處於低谷,經常發燒達40°C。可是她白天堅持工作,晚上用藥物頂著,沒見她皺過一下眉頭,抱怨過一聲,多休息一天。

華揚主任有一雙異常明亮的眼睛,任何時候見她,都是一副元氣滿滿的樣子,絲毫看不出她曾得過一場重病。而她的這股精氣神兒,在時時刻刻影響著身邊的每一個人。有時候同事們勸說華主任休息休息,她卻擺擺手,淡淡的說:“是宣武醫院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拿半條命當一條半使,一分一秒,都要用在刀刃上。”

從開創到推廣,為國家慢病防控貢獻力量

從踏上工作崗位至今,華揚收穫太多讚譽,有來自業內的,更有來自患者的。在她的帶領下,宣武醫院血管超聲科享譽全國,2016年血管超聲科檢查患者達136868人次/年,位居全國之首。但華揚仍舊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我一個人能給多少患者做檢查?宣武醫院又能做多少?只有各個地區都有標準的血管超聲檢查才是真的造福患者。”

腦卒中是中國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超聲醫生在腦卒中防治中就是“偵察兵”。2010年國家衛計委腦卒中防治工程委員會在全國推動腦卒中防治工作,建立了由300多家基地醫院組成的腦卒中防治網路,國家卒中防治工作進入了新的歷史時期。華揚主任作為專家委員會的成員和血管超聲培訓基地領頭人,華揚親自去過的超過290家基地醫院普及規範的血管超聲技術。為了提高基地醫院超聲診斷水平,華揚一個週末甚至跑6家醫院督導、傳播先進技術,而這幾乎佔用了她絕大部分的週末時間。她的足跡遍佈大江南北,飛機、火車、長途、步行,有的地方要把所有的交通工具都用上才能到達。

華揚領導的血管超聲專業團隊於2009年與2010先後被中國醫師協會超聲分會和國家衛生計生委授予“血管超聲規範化培訓基地”和“腦卒中篩查血管超聲技術培訓基地”,培訓工作開展以來共舉辦26期短期學習班,共培訓了來自全國近1000家腦卒中防治血管超聲專業醫師3000餘人。2014年在北京、遼寧、河南、江蘇、廣州、銀川6個省市進行6場次腦卒中高危人群血管超聲規範化篩查與治療評估全國巡講。

同時,她還承擔著國家衛生計生委腦卒中防治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家衛生計生委腦卒中防治專家委員會血管超聲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超聲醫學工程學會顱腦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等社會職務。組織制定了中國醫師協會超聲醫師分會頒佈的《血管和淺表器官超聲檢查指南》、《經顱多普勒超聲操作規範及標準指南》、國家衛計委腦卒中防治委員會《中國腦卒中血管超聲檢查指導規範》。

“尋找最美醫生”大型公益活動由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和中央電視臺聯合舉辦,自2011年啟動以來,至今已成功舉辦6屆。活動在整個醫生群體中尋找醫術高超、醫德崇高的優秀醫生典型,用真摯的情感記錄了10位“最美醫生”、1位“特別緻敬醫生”和1個“最美醫生團隊”在各自的崗位上給予患者幫助、治癒、安慰,專注、虔敬地守護生命的典型事蹟,展示了醫務工作者 “仁心仁術”的無私精神,“救死扶傷”的精湛醫術以及“大醫精誠”的崇高品格。

宣武醫院血管超聲科主任華揚當選“最美醫生”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