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聽力障礙怎麼辦?科利耳人工耳蝸助力江西三胞胎小姐妹“聽”到世界

類別: 健康

3月6日,安徽醫科大學一附院住院部2樓手術室,一場拯救重度聽力障礙三胞胎小姐妹聽力的戰鬥正式打響。

早上8點40分,只有9個半月的二寶被緩緩推進麻醉室,她的耳根部將被植入一枚不到0.4釐米厚的澳大利亞產人工耳蝸,這枚人工耳蝸配合外接接收器上的22個頻道,可以將自然聲音處理為脈衝電訊號,直接刺激聽神經(耳蝸神經)纖維螺旋神經節,幫助重度聽力障礙患者聽到來自世界的聲音。

邱建新主任與手術完畢的三胞胎小姐妹合影

自1995年中國第一例人工耳蝸手術誕生以來,20餘年間,4萬餘名重度或極重度患者接受了人工耳蝸手術,絕大部分都獲得了良好的聽覺體驗,且手術安全性極佳。

儘管手術風險不大,但看著二寶小小的身體,長度還不到病床的三分之一,腳背上掛著鹽水,手術室的大門緩緩合上,91年的爸爸戴佳(化名)再也忍不住淚水,哭出了聲。

然而他並沒有太多時間傷心,10點半,三寶被送進手術室,如同一場接力賽,兩姐妹將在同一天完成手術。

第二天,大寶也將被送進手術室。

接下來,手術完畢後的照料、出院、開機、調音等一堆事情等著他去處理,來不及休息,戴佳(化名)奔向了病房,那裡,大寶還在熟睡。

飛來橫禍!三胞胎小姐妹齊患重度聽力障礙

2017年6月,當三胞胎女兒降臨這個家庭時,戴佳(化名)整個家族都歡欣鼓舞的迎接她們的到來。然而5個月時,媽媽李萌萌(化名)抱著其中一個寶寶去參加婚宴,震耳欲聾的鞭炮聲在身邊炸響,寶寶卻毫無反應依然酣睡時,聯想平時三胞胎在家裡的表現,初為人母的她立刻意識到:不對勁。

隨後的檢查證實,三胞胎姐妹都患有嚴重的先天性聽力障礙,這種疾病往往由於妊娠、分娩中的意外因素或者遺傳導致,悄無聲息的潛伏在新生兒的體內。一般來說,小於90分貝的聽力損失可以通過助聽器輔助,但對於聽力損失超過90分貝的重度或者極重度先天性聽力障礙,人工耳蝸成為了僅有的選擇。

三胞胎都需要做人工耳蝸植入,不然,世界對於她們而言,一片寂靜。由於聽不到聲音,寶寶的語言學習將受到抑制,不僅無法學習語言,上學,交流,甚至可能引發各種由於語言障礙引發的心理疾病,導致更為嚴重的後果。

“當最終確認3個寶寶都是重度先天性耳聾時,我和老公都驚呆了,感覺天真的塌了,心都已經被掏空”,李萌萌(化名)回憶起確診的場景,至今依然心有餘悸,“整整一個月,我和老公都是哭著睡著,甚至動了輕生的念頭,人生中最痛苦的時期莫過於此。”

然而,女子本弱,為母則強,短暫的悲痛過後,這個普通的90後媽媽身上開始爆發出令人讚歎的堅毅。

既然痛苦無法避免,那就勇敢面對吧!

李萌萌(化名)打起精神,立刻辭職,當起了全職媽媽,查詢網站,找人工耳蝸微信群,搜資料,她如飢似渴的學習每一丁點人工耳蝸知識,這個從未接觸過人工耳蝸,甚至連耳蝸在哪裡都不知道的92年新手媽媽,憑著一顆頑強的心,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儼然已經成為了人工耳蝸領域的小半個專家!

下定決心  手術!

相比不少猶猶豫豫畏懼手術的家長,李萌萌和老公從確診的那一刻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做手術,用最好的人工耳蝸,最好的專家,讓孩子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健健康康成長,平平安安生活。

雖然居住在江西,但兩口子的戶口都在安徽,可以享受到醫保一小部分的報銷,而安徽省內人工耳蝸手術做的最好的專家就在一附院,就是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耳鼻喉科的邱建新主任。

去安徽!找邱建新主任!

世界上最早商業化應用的人工耳蝸起源於澳大利亞,這家澳大利亞廠商的產品至今已經應用在45萬餘名重度或極重度聽力障礙患者身上,技術先進,體積小,有著最適合小寶寶的產品。

用澳大利亞人工耳蝸!籌錢!

然而人工耳蝸的價格是昂貴的,國產耳蝸就已價值不菲,更薄更先進的澳大利亞科利耳人工耳蝸單價更是超過20萬,而幸運的是,澳大利亞廠家在聽完李萌萌三胞胎寶寶的故事後,也做出了決定,為三胞胎寶寶減免28萬餘元的人工耳蝸費用,總體費用直接砍掉了三分之一!

天道酬勤 三胞胎手術順利完成

3月6號,第一臺手術早上8點多才開始,但不到6點鐘,媽媽李萌萌(化名)就開始忙碌了起來,各種術前注意事項她已經倒背如流,嫻熟的安排著一切。

8點鐘,寶寶麻醉完畢,被推進手術室後,她終於可以歇一下了,但她的額上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相比準備手術的忙碌,手術室外一整個上午的等待更加煎熬。

10點半,病房傳來好訊息,第一臺手術完成,寶寶麻醉甦醒過程也很順利,已經送回病房。

中午1點,第二臺手術也順利完成。

安徽醫科大學一附院為三胞胎姐妹安排了一個三人間,正對著該樓層的護士站,方便他們隨時呼叫醫生和護士。

病房裡,爸爸戴佳(化名)忙著收拾帶來的三大包行李,找出早已準備好的小毯子,小被子,交給守候在病床前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爺爺奶奶守著二寶,姥姥姥爺守著三寶,媽媽安頓著哭鬧的大寶,全家人忙忙碌碌,卻也井然有序。

在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的幫助下,3個寶寶睡著了,媽媽繼續輕輕的揉著三寶的小腳丫,腳背上的留置針裡,剛剛滴進去的藥水冰涼,需要媽媽暖一暖,爸爸撕開一桶方便麵,倒上開水,躲到了陽臺,幾分鐘後,呼呼啦啦的吃麵聲響起,戴佳(化名)消滅完一桶面後,盤腿坐在病床上,捏著三寶的小手捨不得鬆開。

3月7日,另一個好訊息從安徽醫科大學一附院傳來,大寶的手術也已順利完成。

解密神奇人工耳蝸  世界“音”它更美

對於正常人而言,聲音從耳朵進入,震動鼓膜,鼓膜又將振動通過中耳傳到內耳,引起耳蝸內毛細胞的運動,毛細胞將運動能量轉換為生物電脈衝刺激聽覺中樞,產生聽覺。而如果由於各種意外,導致耳蝸內毛細胞損壞,人體就無法接收到任何聲音了。

人工耳蝸則巧妙的用電子裝置取代了耳朵和毛細胞的功能。首先,人工耳蝸通過外接接收器上的麥克風蒐集外界聲音,將聲音轉換為脈衝電訊號,通過植入耳部的電極直接刺激聽覺神經,產生聲音。儘管最終聲音與自然聲音略有區別,但已能最大限度實現真實聲音的還原,臨床應用中受到了患者的廣泛歡迎。

邱建新主任對39健康網表示,對於重度或極重度的聽力障礙,人工耳蝸是最好的選擇,以目前的主流品牌如科利耳人工耳蝸為例,其設計壽命高達50年,通過人工耳蝸植入和一定的言語訓練,可以讓孩子實現正常的聽力水平,恢復正常的語言能力,迴歸社會,尤其是對於語言學習期的孩子更為關鍵,越早手術,越有利於孩子的語言功能發育。

與此同時,人工耳蝸的可靠性極佳。

邱建新主任透露,自2005年以來,安徽醫科大學一附院已累計完成2400餘例人工耳蝸植入手術,超過80%為兒童,有效率達到了99%,並且沒有發生一起手術事故。而澳大利亞科利耳人工耳蝸作為目前市場上人工耳蝸品牌的領導者,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近年來應用比例越來越高,其技術也在不斷改進,體積、功能、佩戴舒適度上相比前幾代產品進步更為明顯。

聽力師:給你一個真實的聽覺世界

再過一個月,當植入的人工耳蝸處於穩定狀態之後,三胞胎將迎來人工耳蝸的開機時刻,並迎來調音、語言訓練、康復訓練等一系列後續工作,三位寶寶將第一次聽到來自於這個世界的聲音,聽到爸爸媽媽溫柔的呼喚。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聽力中心張曉敏副主任技師對39健康網表示,對於人工耳蝸植入患者而言,人工耳蝸的順利植入相當於完成了第一步,為了讓寶寶能夠聽到更加真實的聲音,聽力師需要根據寶寶對外界聲音的反饋,不斷調整人工耳蝸的電極引數,使得引數設定達到最佳,並決定是否繼續進行下一次調機,確保寶寶聽到最為真實的外界聲音,為隨後的語言學習和語言康復訓練打下基礎。

而對於媽媽李萌萌(化名)而言,生活的下一幅畫卷已在眼前徐徐展開。

“我已經辭去工作,全心全意帶好他們,只希望她們能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成長,像個正常的孩子一樣長大,像個正常的孩子一樣上學,長大成人,這是我唯一的願望。”

重度聽力障礙怎麼辦?科利耳人工耳蝸助力江西三胞胎小姐妹“聽”到世界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