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鋼的體育改革之路——從鋼鐵報國到體育報國

“這是一場屬於團隊籃球的勝利,每個人都很重要,都做好自己份內事,恭喜我的隊員們。”上週末剛結束的CBA季後賽十進八的比賽中,北京首鋼男籃以總比分2比1淘汰上海嗶哩嗶哩隊,挺進四強爭奪戰,首鋼隊主帥雅尼斯看到著力打造的團隊籃球體系初顯成效,北京球迷在這支重建中獲得新生的球隊身上看到了希望。

2016~2017CBA賽季,首鋼男籃遺憾無緣季後賽,重建與改革勢在必行。順應中國體育改革大潮,首鋼集團推行職業經理人試點,將旅美體育經理人秦曉雯邀請回國出任首鋼體育總裁和首鋼籃球俱樂部董事長,組建職業化團隊。

這一年,首鋼體育作出許多不乏改革精神的“大動作”:邀請深諳中國籃球弊病的雅尼斯執掌首鋼男籃進行重建;推動首鋼集團與國家體育總局共建國家體育產業示範區;推出“與狼共舞”及“雛鷹計劃”品牌,在壘球、籃球及冰球等專案上進行了一系列與國際高水平職業體育資源的互動計劃……

2017年,首鋼成為北京市唯一一家國有企業深化改革綜合試點,這對於正在轉型發展的首鋼來說具有重大意義,努力探索新時代國企改革新路子已成其新的時代使命。

“從‘鋼鐵報國’到‘體育報國’順應了時代要求。”在首鋼集團工會主席、首鋼體育董事長樑宗平看來,自1998年與北京市共建北京籃球隊到配合2008年北京奧運會完成史無前例的遷廠,再到如今與體育產業的深度融合,體育本來只是履行國企社會使命的一部分,卻在30年的持續投入後,在首鋼體育的系列改革中,升級成為首鋼非鋼產業的核心組成部分。

首鋼的體育基因

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足球、籃球等耗資較大的專案在各地方集中優勢資源發展奧運奪金專案的背景下陷入困境。據樑宗平回憶,1988年,為配合政府對體育事業的改革,首鋼與北京市共建北京籃球隊,北京男、女籃正式更名為北京首鋼男、女籃,這種國企挺身而出的做法在全國推廣開來,也保留了一批當年面臨裁撤的隊伍,“希望企業化的培育和運作,能讓球隊有好的發展。”這一舉動,對當時的首鋼而言,更多出於國企的社會責任,至於1996年北京首鋼籃球俱樂部成立,以及此後男籃、女籃分別在CBA、WCBA聯賽中奪得三次總冠軍等成就,都是當年未曾料到的。

籃球的“排頭兵”作用,讓體育逐漸成為首鋼不可忽視的一個基因——首鋼與北京市共建的乒乓球隊,擁有奧運會冠軍丁寧等優秀運動員,乒乓球也已成為北京體育的一面旗幟。據秦曉雯透露,當時北京的乒乓球隊一度流轉到了山東微山湖,後來首鋼共建將其帶回北京,丁寧曾經告訴她:“從那時候起才感覺回家了,踏實了。”

但在樑宗平看來,奧運會為首鋼打上了更深的體育烙印,“首鋼的搬遷調整都與體育有關。”他介紹,為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首鋼從2003年開始了史無前例的搬遷調整,10多萬首鋼人完成了“從山到海”的跨越,既為北京成功舉辦奧運會作出了重大貢獻,也成為了中國鋼鐵工業佈局調整、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先鋒,“從現在來看,遷廠反而提升了鋼鐵生產水平,同時也因持續對體育事業的投入,帶動了首鋼職工隊伍對體育的熱情,促使我們改革中對體育進行大膽探索。”

“即便除塵裝置再好,也會帶來汙染,留在北京很難持續發展。”在其他職工對遷廠決定“還不理解”時,原料車間職工段小新準備去曹妃甸“先站住腳”。2008年4月13日,收拾了兩件短袖衣服,他告別了工作20年的老廠房,作為骨幹去了離北京200多公里的唐山曹妃甸。

“就像在孤島上。”段小新回憶,當時還沒投產,從廠裡到最近的縣城唐海縣還得50公里,妻兒不在身邊,甚至難見到工友以外的人,喜歡體育的段小新“一盤象棋能擺一宿”,不少工友只能回宿舍喝悶酒打發漫漫長夜。

“沒有文化生活不行。”廠區柏油馬路上搭的簡易房子安放了段小新的空閒時間,裡面有乒乓球桌,但風沙大時,不僅臉被吹疼,球也不好打,可對於乒乓球愛好者已是莫大幸福,“能打球就不孤獨了。”終於到2009年,廠裡的體育館建成,段小新也陸續帶動工友打起了球,有執教經驗的他組織訓練、比賽等事宜,到2013年京唐乒協甚至成了他的一項日常工作,有會員四五十人,“唐山地區比賽基本打遍了,總公司的、冶金系統的比賽都表現很好。”

職工對體育的熱情,段小新從不小覷,他想起22歲加入首鋼時,廠區宿舍旁有張乒乓球桌,“好幾十人用一張案子,都坐凳子上排隊,遇上不容易輸的,一晚上都上不了。”包括到了曹妃甸,隊員家裡衣服基本穿不著,“工作服和球隊隊服倒一倒。”段小新注意到,隨著近幾年曹妃甸工業區的發展,廠裡的職工已經有了很好的體育設施,“3個露天、1個室內的籃球場,游泳池,12張乒乓球案子、網球場等等,標準塑膠跑道上,從早上五六點就有遛彎兒的職工了。”

最令段小新高興的,還有首鋼乒乓球隊到基層和職工“過招”。里約奧運會前,丁寧、馬龍曾到曹妃甸與職工交流。“我跟馬龍說‘里約男單冠軍肯定是你的’,他回我‘不好說’,結果我說對了吧?”段小新顯得有些“得意”,除了為自己的“專業”,更為首鋼的幾支高水平運動隊,“我兒子都是首鋼的球迷,我更得支援。”

體育是首鋼在新時代勇於改革創新的標杆

“說不明白吧也明白,說真明白吧,這和過去鋼鐵的生產又是兩回事兒。”參加工作30餘年的樑宗平談及最初在鋼鐵和體育間跨界,“二者相通之處在於,要對市場有準確判斷,動作慢一點,優勢就喪失了。”在中國體育改革如火如荼的背景下,首鋼領導層意識到,要實現體育從履行國企責任感的落腳點到非鋼產業重要一環的轉型,需要改變粗放式的工會體育管理模式,組建更專業的團隊,於是,首鋼集團成立了首鋼體育文化有限公司,自2017年起,首鋼體育在產業佈局上實現著跨越式發展。

經過一番審慎挑選,旅美多年的秦曉雯成為首鋼體育面向全球遴選出的總裁人選。早年畢業於北京體育大學的她,曾在國家體委外聯司任職,為國家體育事業貢獻9年青春,赴美后仍參與體育工作,利用手中大量優質體育資源,多次在中國男、女籃赴美過程中義務提供過巨大幫助,併為中國男女籃在北京奧運會上取得第四、第八名的成績作出貢獻,為中美兩國的職業體育起到過橋樑作用。

但在接到首鋼體育的邀約時,秦曉雯聽到了來自朋友略帶玩笑的吐槽:“你可想好了,首鋼籃球中心的廁所味兒可不好。”這樣一個細節,聽者有心,還未到任首鋼,秦曉雯就決心從細節著手,在首鋼籃球中心掀起“廁所革命”,如今,場館裡的廁所早已修繕一新,為球迷提供了更好的觀賽環境。

“永遠不要去等待一個完美的時刻才開始做某件事。”團隊的執行力讓秦曉雯對首鋼體育的改革步調充滿信心,她對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表示,這是首鋼體育在一年當中佈局成功的重要原則。

放在秦曉雯面前最棘手的就是男籃的改革。一支拿過3次CBA總冠軍的隊伍,要打破傳統的外援依賴,讓外援在球隊中起到的作用從直接得分向啟發更多可能性轉變,從而讓中國球員得到大量的鍛鍊,重新定調讓現實像一團打了無數死結的線團,衝突、矛盾需要從細節入手才能破解。職業化的管業思路和細節,就是解開死結的關鍵——讓帶著團隊籃球理念的雅尼斯執掌帥印,專門從菲律賓聘請來的“打腳師”,引入國內知名視訊分析師,營養選單由美國體能師制訂、與國家體育總局體科所進行戰略合作……“可以說,我們的隊伍是在管理層確定的正確軌道和目標上前進的,確切地說,這支球隊的韌性就是秦曉雯董事長的延伸,她讓每個人緊密結合,讓每個人知道如何發揮110%的實力,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我們都能獲得支援並找到出路。”雅尼斯對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說。

確定巨集觀方向後,再通過對細節的把控,首鋼男籃的確煥然一新。秦曉雯在今年年初首鋼新LOGO新徵程釋出慶典的演講中表示,球隊第一年大換血後能進季後賽已經實現預期目標,明年的目標是殺進四強,後年志在爭冠。

“我們還建設了開發性的年齡組,加快年輕球員成長,這是北京首鋼的團隊籃球理念之根本,是一種可持續性的生態。我常常接到微信和電話,很多人跟我說,今年首鋼打出了北京精神,球更好看了。”秦曉雯表示,改變的還有女籃,上賽季首鋼女籃奪冠後,面臨很大人員調整,教練許利民進入國家隊擔任主教練,邵婷被WNBA選中,福爾斯也出現續約問題等等,俱樂部為此付出很多努力,說服張雲鬆從男線轉為女線,併為其搭建教練班子,請來擁有國家隊經驗的米歇爾擔任助理教練,“可以說2017年首鋼籃球俱樂部同時在進行兩支球隊的重建。”

儘管,重建初見成效,但秦曉雯依然在尋找與美國職業俱樂部的差距,在職業化的過程中,她強調“不短視,不投機,不急功近利”,但該出手時她也果斷伸出援手。在秦曉雯看來,競技體育、職業體育都是綜合實力的較量,是資金、文化、觀念、人才、機制以及整合能力的全面競爭。因此,整合資源與渠道後,“與狼共舞”和“雛鷹計劃”應運而生。

國家隊俱樂部是與狼共舞的主要方式,將中國球員送到世界頂級賽事中磨練,與世界頂級高手過招,促使運動員技能和球隊水平迅速提高。目前,正在踐行這種模式的是首鋼與中國壘球協會組建的北京首鋼金鷹女壘、與北京市共建成立北京首鋼金鷹冰球隊,據秦曉雯透露,棒球將會成為第三個“與狼共舞”的專案。

在國家體育總局手曲棒壘中心副主任楊旭看來,首鋼體育在合作中給予了協會、教練組極大自由度,在提供全方位保障時並不介入運動員人選、戰術等細節,“體現了極大的職業性,給其他將與協會合作的企業作了很好示範。”

而在擴充體育產業佈局的同時,首鋼體育也著眼青少年體育發展,以體教結合的方式,推出“雛鷹計劃”。2017年6月,首鋼籃球“雛鷹計劃”率先啟動,球員將在美國籃球學院進行為期9個月的預科學習,隨後申請進入美國高中加入校隊,參加美國高中籃球聯賽。高中畢業時,還將協助雛鷹球員申請美國大學,有機會參加NCAA的比賽,最後步入職業籃球領域歷練,並最終回國效力。

9月,北京首鋼冰球國家隊俱樂部雛鷹計劃正式啟動,首批球員計劃於2018年8月啟程赴美,5年左右,中國將收穫相當數量的高水平的冰球職業球員。

“2022冬奧冰球備戰過程中,最大的挑戰就是中國冰球基礎薄弱,適齡優秀運動員的人數嚴重不足。”中國冰球協會主席曹衛東表示,雛鷹計劃的模式將能讓青訓更國際化、更有效,“首鋼體育改革和中國體育改革是一致的,希望還能探索到更多好方法,對行業起到引領和帶動作用。”

據瞭解,被任命為國家體育總局奧運會備戰辦副主任的秦曉雯正在美國多方考察和洽談,助力開拓更多體育專案的海外訓練基地,“與狼共舞”“雛鷹計劃”的模式還將得到不斷的豐富和提升。

秦曉雯表示,“我們將利用海外優勢,在美國探索建立中國冰球、籃球、足球學院等,因為美國體育在全球範圍綜合實力最強,從資金、科技、技術、訓練場地、人員和比賽體系等都是最強的。”但她透露,美方也擔心被一味索取,因此,在與美國各優質平臺溝通時,秦曉雯會強調“我們的運動員來這兒學習、訓練,融匯中西方文化,將來他們會成為弘揚體育、文化的使者。整合全球資源,不求所有,但求所用,一旦實行規模化運作後,中國的體育事業將在競技、人文方面全面提升,也有利於世界體育文化進一步交流。”依靠改革創新驅動的中國特色國際化運動訓練團隊,正是按照世界眼光、國際標準、高點定位、中國特色的思路構想,“道路對了,就不怕遙遠。”

一片廠房的兩個時代

“好像天上的城市。”每次乘車路過石景山首鋼老廠區的高架橋,看著華燈初上後立在燈光裡的一個個圓筒倉,段小新就會想起曾經筒倉地下50多攝氏度的高溫悶熱,還有庫房三層車間裡他和工友自己刷漆、搭籃板“建”的籃球場,如今這裡已經改造為北京冬奧組委的辦公區,且在規劃中會承擔更多競技體育及群眾體育的功能,段小新不由感嘆:“如果騰出那麼多地方,可以讓更多人享受到冬季運動的快樂,那也是很有意義的事。”

在冬奧的契機下,這座老廠區與冰雪運動發生了化學反應。秦曉雯帶領首鋼體育團隊擬出策劃案,推動2017年2月首鋼集團與國家體育總局簽署《關於備戰2022年冬季奧運會和建設國家體育產業示範區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合力,在京西建設高水平冬奧核心區,共建體育產業示範區,打造體育總部基地,設立京冀協同發展體育產業基金,爭取體育產業自貿區專項政策,將冬奧會籌辦與冬奧資產賽後運營結合,力爭打造奧林匹克運動推動北京這座城市發展的典範。”2017年9月北京首鋼冰球國家隊俱樂部成立儀式上,時任首鋼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現任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政府祕書長靳偉表示,“歷經搬遷的滄海桑田,留下的‘鐵色記憶’的工業遺存將在冬奧的照耀下重新煥發生機”——北京冬奧正式比賽專案單板大跳臺落戶園區,與國家體育總局合作建設國家隊冬季運動訓練中心…….

2017年8月,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來京考察,他在國際奧委會第131次全體會議上表示,“北京將曾經的一個鋼鐵廠改建成為冬奧會訓練場館,非常不可思議。他們在那裡將舊廠房改造成辦公室、休閒區、訓練場,也成為北京冬奧會組委會的辦公地點。我希望如果大家有時間,一定要去北京看看。”

煥發新生機的還有首鋼部分轉崗職工。2008年到首鋼總公司工會後,鄭紅露正式“跨界”,後擔任首鋼籃球中心的場館負責人。他表示,剛開始做賽事,由於工作人員較少,也摸不著門道,常常睡不著覺,“就想辦法怎麼保護賽場地板”,但隨著首鋼體育文化公司成立,公司接收了很多沒有遷廠的轉崗員工,又請來專業的領導層,“我們的盤子已經越做越大,尤其隨著冬奧組委入駐首鋼,整個體育事業的氛圍‘很豐滿’。”作為北京首鋼籃夢球迷協會會長,他注意到變化,“幾年前,不但球票不要錢,還要邀請別人看球,但現在,球迷的招募已經要搖號了。”在他看來,首鋼的品牌也隨著在體育上的發展深入老百姓心中。

“首鋼體育改革的方向,是要打造屬於北京乃至中國的體育文化。”秦曉雯曾提出要讓首鋼體育大廈成為體育產業集結地,打造“中國小洛桑”,“讓北京成為最好的體育城”成為首鋼體育的口號。但這需要基於體育文化的養成,在她看來,中國體育還處於競技體育狀態,尚未形成真正的體育文化,大眾對於體育的理解更多還在輸贏得失上,“體育一旦形成文化,將成為大眾娛樂、享受生活的載體,進而才能形成體育產業持續性發展的基礎。我在美國常常看到,平日裡父親和孩子們在公園裡投棒球那種和諧,週末舉家開車幾十公里到棒球場待上半天吶喊助威、用餐購物那種美好,我特別嚮往在北京也能出現這樣的情景。”

本報北京3月12日電

首鋼的體育改革之路——從鋼鐵報國到體育報國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