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恆大能拿亞冠,但我相信他們不會輕易被打垮

看起來已經暮氣沉沉的“老大”霸主,當面臨0比2落後的時候,咬得住,那是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如果咬不住,那可能就是落花流水春去也。


恆大那一刻,就站在了這樣的懸崖邊上,30分鐘左右就被濟州聯隊打成了2比0,這可能是恆大這些年打得最差的30分鐘,堪比2014年亞冠首場對陣墨爾本勝利,當然,那場打得最差的上半場,卻成就了裡皮的膽魄,他在半場用廖力生換下了 穆裡奇,結果下半場大逆轉,4比2獲勝,廖力生也一球成名。


但此一時,彼一時,那時候的恆大,不會讓人感到衰老,而現在的恆大,每丟一球,每輸一場,都會讓人心生疑慮,這是否就是恆大走下神壇的轉折點?




人,仍然是那些人,這幾乎是卡納瓦羅能拿出來的最強紙面陣容,鄭智復出了,曾誠復出了,唯一的變動,是用張成林頂替了馮瀟霆的中衛位置,但就是這個陣容,也有踢得不好的時候,讓人不敢相信,這就是那支曾經的恆大隊。


況且,連運氣都開始遠離他們,在阿蘭上半場追回一球前,恆大兩度打中門楣,尤其是于漢超的那球,幾乎和廣州德比一模一樣,當運氣都不再眷顧,當玄學不再護體的時候,是否也是一種極強的心理暗示?


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


在天河現場,這30多分鐘是極其壓抑的,一向以微笑示人的卡納瓦羅也生氣地扔掉了手中的水平,在廣州德比結束的時候,卡納瓦羅不斷重複,開場10分鐘就丟兩球是不能允許的,好吧,這場好一點了,不是十分鐘,是30分鐘0比2落後。


怎麼度過這個難關?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也沒有神仙皇帝,只能靠自己咬牙撐住,靠著一股信念來頂住,畢竟這是一支中超七連冠,亞冠兩度奪冠的隊伍,那股氣,還在。




實在話,當恆大回過神來,這支濟州聯隊的實力也沒有看起來的那麼強,到了下半場,恆大控制住節奏以後,曾經熟悉的那支恆大,暫時回來了。


譬如說火線復出的老隊長鄭智,表現仍然穩定,高拉特補射追平的那個球,源自於他的長傳身後;高拉特的點球,來自於郜林的拼命前插,郜林另外一次罕見的內切突破製造了對方一張黃牌;至於于漢超,他本賽季缺乏一點進球的運氣,但一腳橫樑,一次前插,他已經盡了 自己的最大所能。


於是,自助者,天助之,你看,在逆轉以後,對方不也有一腳射門打在橫樑上嗎?當你踢好以後,連運氣都回來了。




讓二追五再漏一,過程神似2014年對陣墨爾本勝利,這是足球場上值得津津樂道的大逆轉,對於恆大來說,紓解壓力的最好方式就是一場勝利,沒錯,恆大的弱點依然暴露得很明顯,他們的確老了,他們的外援實力的確下降了,他們經年累月的征戰以後,的確已經顯示了極大的疲態,但即使這樣,依然不能小看他們。能贏一場是一場,能拿一分是一分,對於現在的恆大來說,這就足夠了。

是的,我不信恆大能拿亞冠,但我相信他們不會輕易被打垮,就像現在一樣。

本文來自大風號,僅代表大風號自媒體觀點。

我不信恆大能拿亞冠,但我相信他們不會輕易被打垮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