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笑嘻嘻:朋友打來的電話,同居小夥伴

類別: 新奇
喵熊汪太狼@ 2018.02.13 , 23:10
8

半夜笑嘻嘻:朋友打來的電話,同居小夥伴

半夜笑嘻嘻:朋友打來的電話,同居小夥伴
credit: 煎蛋畫師ZZCW

朋友打來的電話『友人からの電話』

637 :本當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7/04/29(日) 16:40:50 ID:sy0VCHxfO
從我朋友(以下稱呼他為B)那裡聽來的。

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以下稱作A)在讀書那會兒和B很要好,但是最近幾年慢慢地疏遠了。
有一天,B手機上接到了一個A打過來的電話。

B:“喲呵!好久不見嘿!”
A:“……”
B:“嗯?咋了?”
嘟…嘟…嘟…嘟…嘟…嘟………

總感覺哪裡怪怪的啊。
B很是在意,決定打回去,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通話記錄裡沒有剛才那通來電。
只好從聯絡人名單裡找出A再打回去,然後
“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

B在意的不行啊,手機不行我們就座機,然後就打了A家裡的電話,電話接通了,是A 的媽媽。
從A媽媽那裡得知,A早在幾個月前去世了。
B想好歹朋友一場,不論何如也得去他家上柱香吧,於是乎B開車去了A的家。

B到了A家附近,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違和感。
A家房子,不見了。
B百思不得其解,便打電話給A學生時代的好朋友C。
C說,幾個月前,A家發生了火災,全家上下無一人倖免。


同居小夥伴『同棲相手』

40 :本當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15(土) 04:18:06 ID:0TSh31gF0
有些人聽了可能笑不出來吧。

直奔主題吧,可能有些突兀。
我正在睡覺,然後被一個形似般若的女人掐住了脖子。
我根本不認識這個女人,可這個女的嘴裡一直不停的叨叨“全都去死吧”
我被掐的直抽抽,情況相當不樂觀。

在我被掐的不要不要的,立馬就要厥過去的時候,
我發現有個什麼東西嗖嗖嗖地從天花板上垂了下來。
? 嘛玩兒? 我正納悶呢,那個東西就掉到了我額頭上。
之後,那個東西吧唧吧唧地順著我的脖子爬上來,
在它爬行的過程中,我感覺到有一些細小的東西進了我的鼻孔,讓我忍不住發出豬叫w

然後啊,那個女鬼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真丟鬼啊),當場哀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fsdflkjasfkldsf;’lklj;lkljdsafl”
嚎完了,她也消失不見了。

我解放了。
我一邊懵逼,一邊抓起還在我臉上吧唧吧唧爬的歡的玩意兒,起床,開燈。
在我的右手手心裡,有一位手掌大小的BIG長腿蛛蛛先森。
然後我說了句“多謝兄臺救命之恩”,我剛說完,他就從我手上biu一下,一躍而起,跳到牆上,迅速爬走躲起來了。
原來鬼也有怕的東西啊23333

41 :本當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15(土) 04:36:32 ID:iANfxKmMP
>40
據說夜晚的蜘蛛承載著人的魂魄。
在夜裡現身的蜘蛛身上可能搭乘著祖先的魂魄,
他會出現,或許是想要告訴你什麼呢。

或許是他保護了你喲。

42 :本當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8/11/15(土) 04:53:21 ID:0TSh31gF0
誒原來如此嗎。
我一直堅信,那是我之前在洗臉檯上救下的那隻快淹死的蜘蛛,來報恩了。

順便說下,我現在還和那個蜘蛛住在同一個屋簷底下。
不過也可能是完全不相干的蜘蛛,只不過品種差不多罷了。

本文譯自nazolog,由譯者喵熊汪太狼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半夜笑嘻嘻:朋友打來的電話,同居小夥伴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