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友與周恩來比拼何事後說:“總理 我服了”

核心提示:不一會,兩瓶茅臺已經見底,許世友豪氣地讓再上兩瓶,並一次喝下兩大杯,想激一下週恩來,但周恩來節奏始終不變,仍是細斟慢酌,甚至越喝狀態越好、興致越濃。連著喝到第三瓶時,許世友已經坐不穩了。“總理,我,我許世友,服了。”

周恩來 資料圖

本文摘自:鳳凰網歷史,作者:一點資訊·揚子晚報網,原題:文史| 周恩來喝的最後一杯酒

三瓶茅臺喝服許世友

許世友生性梗直、剛烈,除了毛主席,其它人說的話都不放在心上,連全軍敬畏的彭老總都說要讓他三分,這個缺點導致其工作態度過於生硬,有時候說罰就罰。瞭解到這個情況後,周恩來決定勸其改變工作態度,但對許世友這樣性格的人,單純的批評不解決問題,說輕說重也不好把握,只有讓其心服,才能解決問題。所以周恩來另闢蹊徑,決定用喝酒的方式來喝服這位嗜酒如命的司令員。

等許世友到北京時,周恩來向他發出了邀請,“許司令哪,晚上我請你喝酒”,許世友聽到後兩眼放光,他本來就喜歡結交酒友,又向來崇敬周恩來,接到邀請自然應約。

入席後,周恩來讓服務員給兩人一人上一瓶茅臺,然後笑著對許世友說:“許司令是老實人,我聽人說,就是喝酒不老實,喜歡吹牛。今天我們兩個人喝,看看許司令能不能比我多喝。”“總理,這,這怎麼行?,我怎麼能跟總理賭酒呢?”,“喝酒不論官大小,只論酒量大小。許司令,你要是喝不過我那就是吹牛。”

兩個人就這樣喝了起來,許世友生怕喝輸了,所以喝酒幅度很大,一下一大杯,而周恩來卻很平穩,像是忘了賭酒的事,一邊吃花生米,一邊慢斟慢飲,時而問問部隊情況,時而回憶往事。不一會,兩瓶茅臺已經見底,許世友豪氣地讓再上兩瓶,並一次喝下兩大杯,想激一下週恩來,但周恩來節奏始終不變,仍是細斟慢酌,甚至越喝狀態越好、興致越濃。連著喝到第三瓶時,許世友已經坐不穩了。“總理,我,我許世友,服了。”

就這樣,周總理用三瓶茅臺喝服了許世友。

許世友與周恩來比拼何事後說:“總理 我服了”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