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豔了整個春晚歲月的楊麗萍,有的不只是孔雀舞

提到春晚的舞蹈類節目,你會想到什麼?是震撼人心的《千手觀音》。

還是人老心不老的活潑《俏夕陽》。

又或者是充滿異國風情的《大河之舞》?

大概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但提到“春晚+舞蹈”,就不能不提到一個人——楊麗萍。

楊麗萍和春晚的緣分,始於89年的三段獨舞,其中最後一支舞蹈《孔雀》讓全國觀眾見識到了孔雀舞的空靈之美,也由此讓楊麗萍“孔雀公主”的形象深入人心。

之後,她陸續在春晚的舞臺上奉獻了諸如《歲寒三友·鬆·竹·梅》《雀之戀》等動人的作品,老百姓在電視上便能感受到高雅藝術的魅力。

但在楊麗萍眾多的春晚記憶中,有一支舞絕對是最特別的存在,它就是在1993年春晚上雙人舞《兩棵樹》。

這支舞曾隨著楊麗萍在臺灣演出,廣受好評,並獲得了當年春晚最受觀眾喜歡的節目第一名。

楊麗萍曾說:“作為一個舞者生活在這個世上,非常有福氣,可以把愛用舞蹈表現出來,如對太陽、對小草、對樹木的愛,也有男女之愛,就像是《兩棵樹》。”可見她對這部作品傾注的感情。

《兩棵樹》也貫徹了楊麗萍對自然的一貫青睞,將一對過世的男女比喻成連理樹。

她和搭檔陸亞,一剛一柔,通過肢體的緊緊纏繞,來表現靈肉交融的愛情,傳遞出愛情重生與永恆的主題。

據說連理樹的形成是由於相鄰的兩棵樹隨著不斷地生長,當它們的枝杈相交時在風力的經常作用下,經過較長時間的摩擦,樹皮被磨破而露出形成層,風停後相交之處的形成層產生新細胞,使它們相互癒合而形成了連理枝。

楊麗萍正是基於對此的觀察,掌握了樹枝搖動的形態,才能將人物化,又能以物喻人,創造出《兩棵樹》。

舞蹈剛開始,伴著鼓點,楊麗萍與男伴四肢貼地,在地上翻滾、起伏,象徵著兩棵樹的根纏繞在一起,想要破土而出。

隨著力量的增強,兩棵樹終於開始生根發芽,此時楊麗萍和男伴的身體作為“軀幹”,雙手代表著枝杈。

他們共同接受太陽的洗禮,舒展著、蓬勃著,樹冠彼此相望,樹根卻開始連在一起。

此時,隨著俏皮的傣族音樂響起,舞蹈進入高潮,兩棵樹慢慢復甦成長。

楊麗萍和男伴採用雙人並行的方式,寓示著兩棵樹同呼吸、共命運。

他們一起受暴雪侵襲、被春風拂煦,四季輪轉,鮮活地佇立。

楊麗萍用這樣的兩棵樹象徵一對有活力的年輕情侶。

可以看出這個時期的她對生活和愛還抱有一份純真、美好的嚮往,她渴望的愛情是彼此獨立、相互尊重卻又攜手同舟。

隨著音樂節奏的加快,樹木接收著雨水的滋養,歡快地抖動著枝葉。

楊麗萍的手就彷彿是纖細的樹枝一般抖動,隔著螢幕都能聽到葉子摩擦發出的沙沙聲。

風停雨歇,兩棵樹煥新而生的細胞開始摩擦交合。

就像熱戀中的男女耳鬢廝磨後,開始享受愛的結合,極盡纏綿卻又毫不低俗。

在愛的滋養下,兩棵連根的樹真正地茂盛起來,也意味著相愛的男女達到了靈與肉的合二為一。

整個表演有將近6分鐘的時長,卻全程無尿點,意猶未盡。

當時35歲的楊麗萍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小很多,更像是一個纖弱的少女,扭動著曼妙的腰肢,盡情展現女性的柔美。

一抬頭一微笑風情萬千。

感覺是仙女正在向你款款走來有沒有?

天吶,怎麼會這麼好看!

《兩棵樹》彩排時的照片,黑白畫素都擋不住她的肉體和專注的眼神那種靈動的生命力。

與她的其他春晚舞蹈相比,《兩棵樹》採用最簡單傳統的傣族服飾,配樂以傣族傳統的葫蘆絲、象腳鼓、巴烏為主。

並將傣族舞與現代舞的燈光、音樂、動作巧妙融合,依然著重在手部動作上展現情感。

在當時的年代,這是非常超前的中西結合的編舞形式。

而《兩棵樹》大膽的主題和藝術表現形式,也使這支舞成為了現在看來仍不過時的經典之作。

《兩棵樹》也成為了楊麗萍舞蹈生涯里程碑式的作品,甚至在之後的很多作品中,比如2012年春晚的《雀之戀》中,還能看到它的影子。

如今,楊麗萍已經多年不登春晚的舞臺,她覺得沒有好作品就不想上了。《雀之戀》也是在哈文導演的一再邀請下,從舞臺劇的中摘取的片段。

她反而將重點放在提攜後輩,帶領著舞團巡演。

上一次有關她的記憶停留在侄女小彩旗在2014年春晚上的轉圈圈表演。

不過之後小彩旗開始拍攝電視劇,又和比自己大將14歲的男人談戀愛,人生軌跡已經和姑媽期望的她成為舞蹈家大相徑庭。

已經60歲的楊麗萍,始終在積極尋找能接替自己的舞者。

雖然她表示新找到的《平潭映象》的女主水月很像自己年輕時候,然而在觀眾的心中,為了舞蹈奉獻了自己的一生的楊麗萍,不論是藝術成就和對舞蹈的熱愛都無人可以替代。

也許之後在春晚的舞臺上見到楊麗萍的機會不大了,但是就像她說的,即使80歲,只要心中有愛,仍可以翩翩起舞。

驚豔了整個春晚歲月的楊麗萍,有的不只是孔雀舞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