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專家分析:“閃玩”玩什麼?

類別: 心理
“約一名異性下個月去哈爾濱看雪”、“徵人19號平遙湊熱鬧”……這些與陌生人在網際網路上達成的預約,在某個熟悉或陌生的地點得以實現。閃玩、閃遊就像“閃婚”、“閃戀”……一樣在我們面前頻頻“眨”,在搜尋引擎中輸入“閃玩”,你會發現很多相關小組,響應者也為數眾多,短暫的遊玩熱鬧之後,大可以揮一揮衣袖,電話號碼、姓名啥都不用留下。我們這個時代,真的“只愛陌生人”了嗎?——Psy525.cn

“閃”現象:——525心理網

對陌生人社會的充分接納


“那天正巧下雨,我們租了船在西湖中泛舟,晚上去了酒吧喝酒,大家互不認識,在一起反而玩得特別痛快。”和十幾個陌生男女“閃遊”到杭州的暄青回憶說。

約10年前電視劇《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流行,當時熟人社會遭到陌生人的包圍,“不要和陌生人說話”這樣的流行語可以看做是熟人社會的一種抵抗、防禦姿態。現在20多年過去了,當時的孩子都已經長大,他們從小就在陌生人環境中游刃有餘——從小上幼兒園,參加各種特長班,念寄宿學校,交網友,他們對陌生外界很熟稔,甚至親密感建立的基石都在陌生人社會中,他們“只要我在某一點上和你達到高度的融合就足夠了”。這使得他們今天可以跟網友聊軍事時稱兄道弟而對對方軍事外的其他方面一無所知,可以有性命相托的驢友,卻不知對方真名實姓……人們已經習慣了了解“這個片段的你”,選擇我想要接納的,容忍不同的平行世界裡不同的自己和別人。

“閃”遊戲:

擺脫橡皮人和高壓狀態


“前段時間流行一個詞‘橡皮人’,講的是一種無痛無喜無知覺的狀態,我認為一定有人是因為不甘心、想對抗這種橡皮化的生活而選擇閃玩、閃遊的,在尚無徹底改變這樣的橡皮化生活的勇氣、機會和條件時,選擇閃遊,是給了自己釋放的機會,讓自己有機會去嘗試不一樣的人生,反抗平淡的生活。”
另外,親密關係造成的壓力使得人們不堪其重。“據說,北京現在的離婚率高達50%。”當熟人社會裡的關係讓我們不能說走就走,讓我們為之付出太多精力和成本時,一個不需要知道你是誰,只在短期內“同遊”、“做個伴”的想法就輕鬆許多,在網路特殊的預設下,這樣的短期關係深度有限、彼此期望有限,“不留電話、不留姓名”,“戀愛一週後互相忘記”,不爽了就走,沒有利益衝突,沒有共同熟人,非常敞開,幾乎毫無壓力。

“閃”關係:

用選擇代替培養


儘管電話簿裡存著好幾百號人的聯絡方式,在真正想找一個人傾訴時卻無人能說。一方面,在熟人社會裡我們需要孤獨感來確定自己和他人之間的邊界,另一方面,我們又需要在陌生人社會裡獲得親密感和情感的濃度。看似悖論,卻在“閃遊”中得到了融合和平衡。

“閃友、閃遊是一種用選擇代替培養的現代關係。”人們不再多考慮“忍耐”、“磨合”、“包容”這些詞,而是覺得不舒服時就立馬掉頭換一個選擇。“如果在北京呆得不爽了,就去別的城市。看這個人不爽了,就找另一個人。從某種角度上說,這種現代關係投射到閃遊、閃友上,覺得這個地方契合我,這個人與我氣味相投,我才會去。人們不是在創造自己想要的環境,而是在做另一個選擇,因為隨時有其他的路。這種解決方式有些任性。”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心理專家分析:“閃玩”玩什麼?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