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臺說史•女德班的“女德”是傳統的女德麼?

“女子點外賣、不刷碗,就是不守婦道”,這是遼寧撫順市某教育機構的口號。該機構以女德教育為主打產品,將傳統文化中的婦道和外賣這樣的新穎用餐方式完美結合,實現了中華女德界的又一次理論創新,再次震撼了全國人民。

女德班,作為改革開放以來諸多新鮮事物的一種,在我國曆史走向網路時代後,就頻頻在社會公眾的視野裡曝光。早在數年前,就有媒體報導過這種以復興傳統文化為招牌的教育機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逆來順受,絕不離婚”,十六字真言,是“女德”四項基本原則。

女德宣傳活動

目前,這類女德班在全國各地都有開設,如此突破地域文化,紅遍大江南北的教育機構,除女德班以外也就傳銷了。

就在數月前,女德界丁璇女士就以驚世駭俗的言論,賺足了大眾的目光。全國婦聯不得不明確表態叫停女德班,但架不住從業人員的熱情似火。他們甚至還把質疑者稱作是“西方反華勢力、‘港獨、臺獨’分子、漢奸、間諜”。

那麼,所謂女德到底是何法寶,居然如此深得人心,輿論口誅筆伐,政府強力碾壓,都不能徹底消滅它。

女德源於周禮強調男女責任與義務對等

《女誡》中說,“夫雲婦德,不必才絕明異也”,一句話說白了:女子無才便是德。女德,就是無腦服從,而不是胡思亂想。和傳銷一樣,這類女德班往往用軍事化管理控制學員起居,又以洗腦式教學灌輸教學內容,學員往往最後對機構感恩戴德。

就如同世上所有的類似團體一樣,這一系列操作,都需要一個理論依據。而女德班的理論依據,就是中華傳統女德文化。

《禮記》寫到:“婦人,從人者也;幼從父兄,嫁從夫,夫死從子。”女德班所倡導的“婦德、婦言、婦容、婦功”最早出現在這本儒家經典中。

周禮

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扛把子,儒學可謂是包羅永珍,是女德班在內的一切打著復興傳統文化的有心人們,“二次創作傳統文化”的靈感源泉。但冤有頭債有主,這些令人作嘔的東西卻並非儒家原創,而是來自儒家思想的發源地,中國歷史上時間最長的王朝——周朝。

儒家的禮是周禮,本是西周王朝適用於貴族的行為規範。《禮記》說:“修六禮以節民性”,而“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可見禮是專門用於節制貴族生活的法律規範。禮的內容十分龐雜,大到國家祭祀這樣的重大事務,小到貴族們的衣食住行,都有規定。而女性貴族們,也自然不免有一套專門規定來管理她們。從部落到國家,周人離原始野人並不遙遠,周王朝之所以制定如此複雜的規定,就是為了制服周人身上的野性。

周禮中的女德強調男女對等的義務與責任

周禮中強調,男女結為夫婦,則有了夫婦之義,雙方應當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女人應當承擔起婦道的責任,在結婚前就該遵守禮,而結婚後更是需要對丈夫言聽計從。服從、貞潔,是作為周人貴族婦女的應有之義。

孟子

雖然後世儒家“亞聖”孟子特意為之做注,說明假設男人不承擔起丈夫的責任,那麼女人就可以反抗,也不承擔自己的責任。先賢固然偉大,可架不住殘酷的現實,因為在禮的實行過程中,強調的大多還是婦道,卻絕口不提丈夫的責任。

到了這套禮法實施的後期,就愈發的偏重於讓女性承擔責任。

女德如何演變為束縛女性的枷鎖

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嫌周禮過於複雜,就綜合各國的禮,製作了秦禮。秦禮的婦道部分比起周禮的就耿直得多,更多的強調了婦女的順從、貞潔問題。秦始皇巡遊全國時,到處刻字紀念,其中就不乏一些強調婦道的文字。

秦失其鹿,漢得天下。時間進入到西漢以後,隨著漢武帝獨尊儒術的改革,周禮的套路得以再次在全國範圍內強力推廣。

可是時過進遷,經過了春秋戰國的社會變革,漢人不再像周人一樣有國野之分。儒家推崇的周禮喪失了它的法律功能,但也不再是士大夫的禮,而是全民的行為守則了。

女德界知名人物丁璇女士

“三從四德”這一現代人耳熟能詳的著名糟粕,就是形成於漢代。漢朝的道學家們,甚至在周禮的基礎上進行了理論創新。大儒董仲舒公然宣傳男人就算再低賤,也要過女子,《列女傳》、《女誡》等流傳千古的女德經典就是產生於漢代。漢朝皇帝一方面用著法律規定了違反婦道的懲罰,一方面又鼓勵、獎勵守貞的女子,雙管齊下,將中國女德事業推向了新的高峰。

但無論秦漢,還是之後的唐宋元,在禮教婦道這方面,做得最好的還屬中國歷史上最後兩個王朝,明朝和清朝。明清兩朝尊為顯學的理學,在儒學各派中也是格外激進的一個。比如再“男女授受不親”這一問題上,孔孟時代的儒生還比較寬容。但在理學家看來,身體的觸碰也是婦女失節的體現,等同於被強姦。

貞潔牌坊

在明清,政府鼓勵寡婦守貞是理所當然,如今中國遍地的貞節牌坊便是明證。婦女為丈夫殉葬,也是官府表揚的重點物件。理學家的理論,被制定為法律並推向全民。大明律規定,婦女遭到強姦時應當激烈反抗,哪怕是消極不抵抗,也算是通姦,應當治罪。

婦女纏足這一臭名昭著的習俗,也是在明代開始普及。滿清入關後,實行剃髮易服,又下令婦女不得纏足。然而八旗鐵騎就算能剃了漢地男兒的頭,也沒法撼動窩藏於深閨的女子們,直到近代,纏足習俗才得以徹底消滅。

近代以來,隨著西方文化的衝擊,中國傳統走向沒落。和一系列民權運動一併的,是勃發的女權運動,中國的女德終究擋不住歷史大潮,滾進了垃圾堆。

束縛女子的女德漸漸被後世拋棄

隨著視野的開闊,我們可以發現,重視貞操,束縛女子的傳統並非古代中國所獨有。例如阿拉伯社會,對待女性比起古代中國還有所不如。至今很多伊斯蘭教國家,還有強迫婦女包裹黑袍、黑頭巾的習慣,就更不要說那些石刑處死私奔女孩的部落了。

而自由奔放的西方世界,在進入中世紀後,同樣有類似的現象。

生理的差距,是造成男女有別的根本原因。在古代,婦女的生產力遠遠不及男子,只能作為家庭的附庸,妻子服從丈夫也就成了家庭秩序的根本。在古代中國的專制王朝,家庭秩序作為整個社會秩序的一環至關重要,妻子服從丈夫與同臣子要服從君主是同一邏輯,這也是皇帝們不約而同強調婦女要守節的動力。然而理論上要求婦女遵守婦道,但實際上往往又會是另一幅景象。

在周禮草創的最初,它的執行力就要打上一個問號。四書五經,《詩經》與《禮記》並列,同為儒家經典,《詩經》比起冷冰冰的《禮記》,顯得更加真實。作為周朝詩歌的輯錄,《詩經》記錄了不少當時人生活場景,而其中男女求愛的場景,可以說是對《禮記》最殘忍的打臉。

現代版的裹小腳

其中道理也不言自明,假使周人都服從王化,那麼王室又何必制定禮來節制人民。到了東周春秋時代,周王這套禮也再沒有一點用,孔子所謂的“禮壞樂崩”,就是痛陳禮完全不起作用這一事實。

到了秦漢,皇帝們儘管大倡禮法,但實際上自己都未必遵守。秦始皇的母親趙姬,寡居後不堪寂寞,與一位生殖器可掛車輪的硬漢相好,甚至生了兩個孩子。漢武帝時,卓文君與司馬相如二人私奔,但司馬相如卻還能得到武帝寵信。在法律上,漢律在女人的繼承權上,也十分寬容。西漢的《二年律令》甚至規定了女性可以繼承爵位,到了曹魏,才被以不合古法為由廢除。而婦女改嫁、少女貞操之類,實際上在漢代根本就不算個事,漢朝皇帝的妹妹甚至主動要求過改嫁,還慘遭拒絕。

女德班所謂的女德與真正的女德背道而馳

就算是明清,女德也未必應該就是一個女人的全部。明末的秦淮八豔,飽受文人雅士的讚譽,人們並未因為她們是不貞的妓女而嗤之以鼻,反而對她們的美麗和才華大加讚賞。清朝小說《紅樓夢》裡的金陵十三釵,才是中國古人心目中的完美女性,而不是貞節牌坊下的女殭屍。至於婚嫁方面,政府雖然大造貞節牌坊,但實際上並不禁止婦女改嫁。出於人口繁衍的目的,政府並不會讓年輕寡婦孤老終生,反而會默許甚至鼓勵婦女改嫁。畢竟經濟發展和堅守理論,並不一定就是不可調和的。

結語

到如今,所謂傳統女德早就隨著封建王朝走向了歷史的垃圾堆。而那些打著女德的幌子招搖撞騙之輩,無非是些沽名釣譽,大撈財貨的奸商。女德存在的社會基礎是男尊女卑的世界,早就隨著產業革命的進行而崩潰。

與其參加女德班交學費,還不如參加傳銷,至少,傳銷還有回本的機會。

引用文獻:

⑴雷良波、陳良鳳、熊賢軍:中國女子教育史。

⑵杜學元:中國女子教育通史。

⑶陳東源:中國婦女生活史。

⑷戴聖:禮記。

⑸班昭:女誡。

⑹劉向:列女傳。

⑺董仲舒:春秋繁露

⑻硃紅林: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集釋

⑼陶舒雅(主編):中國法制史

蘭臺說史•女德班的“女德”是傳統的女德麼?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