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年男人訂了30盒煙,說是有個老頭會來領煙,每次只給他領一包

類別: 新奇

原創辛苦,搬運必究!!!

圖片來源網路,感謝原作者,如有不妥,聯絡刪除!

領 煙 的 老 頭

文/輪子影子小鋪子

那天,一箇中年男人來我的小賣店預訂了三十盒紅塔山香菸。中年男人叮囑我,每天都會有個老頭來我這領煙,但每次只能讓他領一包。

翌日,果然有個七十來歲的老頭到我店裡領煙。

“紅塔山?”我試探著問。

“黑土地!”

“得,就是您了老爺子!”

這是那中年男人留下的領煙口令。我遞給老頭一包紅塔山,見他面容有些憔悴。

“拿包煙還得對口令,搞得跟地下黨接頭似的。”老頭邊拆香菸邊嘟囔。

我本想跟他多嘮嘮,他卻點上煙,徑直走了。遠遠的,我看見他圍著小區的花園漫無目的的繞著圈。

我的小店前經常有人下象棋。那老頭每次領完煙,只要有人在下,他就湊上去觀棋。人家當局者沉著冷靜,他旁觀者卻是心急如焚。看他指點江山的著急樣子,我不禁覺得好笑。待人家一局終了,他便興致盎然的坐上去,指揮車馬炮,命令仕象兵,與之前的勝者對弈起來。

若他贏了,他便爽朗的笑,挨個發煙。一圈下來,那包紅塔山也就見底了。若他輸了,也少不了吹鬍子瞪眼。老頭見棋局不妙,偶爾還會賴皮悔棋。人家不讓,他便笑呵呵的遞上根紅塔山,就跟個老小孩兒似的,著實可愛。

一中年男人訂了30盒煙,說是有個老頭會來領煙,每次只給他領一包

老頭每天只觀一局棋,下一局棋。而後,他便繞著小區的花園走個十來圈,那身影顯得很是孤寂。

漸漸地,我跟老頭熟絡起來,知道了他姓於。

老頭年輕時抽菸特別凶,前段時間又走了老伴兒,兒子怕他借煙解愁。於是便想出了這麼個辦法,讓老頭每天來我這兒領一包煙。

這天下雨,空氣顯得異常陰冷潮溼,天空灰暗得讓人透不過氣來。早已過了於老頭來領煙的點兒,卻依舊不見他的蹤影。難不成是病了?我不禁擔心起來。

“嚯,這雨下得可真夠大的!”我正趴在櫃檯上打盹,抬頭見於老頭正甩著雨傘上的水珠。

“喲,大爺,這麼大的雨,我以為您不來了呢。”我說著,拿了包紅塔山放在櫃檯上。

“今兒下雨,沒人來下棋啊……”於老頭仰望著瓢潑大雨,失望道。

“是啊,都窩在家裡呢。”

“哎,窩家裡好啊,老婆孩子熱炕頭,真好!”於老頭嘆了口氣,眼裡滿是羨慕。

“大爺,我來陪您下兩盤吧!”我生怕於老頭想起老伴兒而傷懷,趕緊岔開話題。

“不下了,走了,明兒再來。”於老頭長吁口氣,撐起雨傘,走進了如瀑布般的雨線裡。

“大爺,您的紅塔山!”我低頭,發現櫃檯上的紅塔山,忙衝著雨中的於老頭喊道。

“不要嘍,一個人抽沒啥意思。”於老頭擺擺手,頭也沒回。

其實,於老頭領的不是煙,是孤寂。細想以往,於老頭每次領了煙,總是豪爽的將煙分於眾棋友,並與之談天說地、縱橫棋局。他來領煙,不過是為了跟人說說話嘮嘮嗑。

透過朦朧的雨幕,遠遠的,我又看見於老頭繞著小區的花園散步。他曾對我說,老伴兒在世時,總叫他一塊兒散步,他寧可看電視也不跟陪老伴兒牽手漫步。

如今,不論颳風下雨,他每天都要圍著老伴兒當年散步的花園走上十來圈,然,物是人非。

望著雨中於老頭孤零零的身影,我眼前浮現出兩個銀絲白髮的老人,手挽手在朝陽晚霞中漫步的場景。這場景已然不可能再現,但,也許,它可以以另一種形式延續下去……

我決定了,等下回老人的兒子再來我這兒的時候,我要勸誡他,在老父親還在世之時,多跟他下兩盤棋,多陪他散幾回步。親情,經不起等待……

一中年男人訂了30盒煙,說是有個老頭會來領煙,每次只給他領一包

一中年男人訂了30盒煙,說是有個老頭會來領煙,每次只給他領一包

一中年男人訂了30盒煙,說是有個老頭會來領煙,每次只給他領一包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