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遇害事件再起 不是道德無能為力 而是有人太無知

類別: 新奇

2017-11-13 19:29 |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黃巨集

江歌遇害事件再起 不是道德無能為力 而是有人太無知

很多時候,新聞是沒多少持久力的。短的時候,甚至只要半天,長的時候,也就兩三天,就會淡去,然後被人遺忘。將來或許被人在某個故紙堆裡發現,或者乾脆就被抹去。

但有一些事,不管過了多久,總會通過某種途徑,重新喚醒人們的記憶,歷久彌新,攪動人們的思考。發生在一年多前的“江歌遇害事件”,毫無疑問就是這一類。

最近,隨著一則視訊的流傳,本來很多人以為已經沉寂的事件,又重新變得和當初一樣熱,和當初一樣,繼續拷問人們的心靈。

1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2016年11月3日,日本東京,在自己租屋門外,一個留學女生被一個叫陳世峰的人捅了十多刀,殘忍殺害。

這個女孩名叫江歌,單親家庭,和母親、外婆相依為命。

江歌所以死,和她同住的女孩劉鑫有關。劉鑫的前男友就是陳世峰。

原來,因為和陳的矛盾,劉鑫借住在江歌的公寓。這一天,陳世峰尾隨劉鑫一整天,劉鑫讓江歌在車站,和她一起回家。

之後,鄰居聽到租屋門外有人吵架,一個人進了室內,接著又聽到江歌大聲呼救,連忙報警。

等警察來到時,江歌已經倒在血泊中,送往就醫時,因失血過多死亡。

劉鑫一直在現場,但報警人不是她。

雖然在某種程度上,江歌是因為她送了命。

2

這是一個叫人憤怒的故事。

一開始,劉鑫撇得乾乾淨淨,說她早就在屋內,聽到江歌在和人爭吵,想推開門瞭解情況,門卻打不開。

偏偏當天,江歌的母親一直和女兒在通電話,直到江歌和劉鑫匯合。

隨之出現的,以及鄰居的證言、雙方的微信對話,揭開了更多的真相:

劉鑫是因為和男友不和,到江歌租房借住的,或者換而言之,殺人凶手是她“引來”的。

江歌遇害事件再起 不是道德無能為力 而是有人太無知

江歌曾表示要報警,但劉鑫拒絕了,至於究竟什麼原因,目前仍難以推測。

更為詭異的,還是那個為什麼門開不了,畢竟江歌被捅的,不是一刀,她身後就是門,她如果發現不對勁,哪怕被捅了,也可以開門躲進屋裡。

自己引來了凶手,自己躲進屋裡,好心借住的人卻被因為不能進屋而亡。這種事,從邏輯推理來看,總看上去有點奇怪。

也許,這可以用驚慌失措、或者膽小來解釋。畢竟劉鑫只是個女孩。

3

這是一個叫人心寒的故事。

日本警方破案,需要目擊證人。

劉鑫的證言,對案件判決很重要。

就算室友並非因她而死,劉鑫也該出面作證,但她很長時間內,毫無舉動。面對受害者的親人,也該講清楚當時的場景,並表示安慰。

江歌遇害事件再起 不是道德無能為力 而是有人太無知

整個事件的具體經過圖解。

案發300多天裡,劉鑫電話不接,簡訊不回,微信也不理。偶爾幾次,差不多全是威脅,要麼說,再“騷擾”,她就停止和日本警方合作,要麼就是表示“死都不會出庭作證”。

劉鑫的母親,直截了當,表示這事和她女兒毫無關係,說這是江歌“命短”,後來乾脆口出粗言,罵江母是“XX操的”。

失去唯一孩子的江母試圖在網路上呼籲,希望希望劉鑫能發聲,劉鑫不但威脅,還聲稱打算請律師告她。

助人者失去女兒,沒得到安慰,還遭遇到種種不幸。

中國人向來認為,在這世間,最殘忍的傷害,莫過於誅心。失去女兒,還遭到誅心者的粗暴對待。毫無疑問,這種傷害比以往“救人者身亡,被救者悄悄逃走”之類的新聞,更容易叫人心寒。

直到一年後的現在,還時不時引發人們的討論、思考,自然也在常理中。

4

這是一個醜陋人性的故事。

最近這段視訊中,時隔300多天,在無數人的怒斥下,劉鑫終於和江母見了面。

但是……在這種場合,她穿了條紅褲子,你們沒看錯,是紅褲子。

江歌遇害事件再起 不是道德無能為力 而是有人太無知

相關視訊截圖。

在此之前,劉鑫的微信朋友圈裡,沒看到悲傷,看到的只是她在秀新買的包,各種開心的生活。

見面時的話,也相當令人驚訝。她的第一句話是,我是來讓你出氣的。

接下來,劉鑫又說,她面對眾多指責什麼都沒說,她爸媽也是。

對這段話,很多人覺得懷疑自己是不是開錯了視訊。難道劉鑫不是來求諒解,而是專門表現自己的寬容大度,諒解了江母嗎?

緊接著,劉鑫又說,她現在無話可說,因為她說什麼都錯。

其中的意思,無非就是所有人都錯了,而她既寬巨集大量又特立獨行,不願和其他人計較,所以乾脆大度地沉默了。

這麼一個上門道歉的視訊,難怪會再次掀起輿論的關注。

人性最醜陋,也不過如此了。

5

這是一個關於道德底線的故事。

但如果就此對人失望,這完全沒必要。

因為此類事的中國式處理方式,絕大多數人都明白:

全力協助警方,將凶犯繩之以法;

對因自己而亡者的家人表示安慰,常見的方式是那句老話:“你以後就把我當成你的女兒吧!”

事情了後,時常看望,安慰老人喪女之痛。

人們的憤怒,也正是因為在內心之中,尚有自己的道德底線,對違背道德底線者的憤怒,恰好表明了自己的堅守。

事實上,現實社會的道德譴責,會讓哪怕再自私、自漠視道德底線的人終日惴惴不安。

這種對道德底線的堅持,以及強大的社會輿論力量,絕不是那些自私者可以漠視,置之不理的。

6

這還是一個關於法律的故事。

道德的譴責,在很多人印象中,終究歸於無力。

有些漠視道德底線者,甚至因此洋洋得意:你們罵好了,就算罵得再狠,又能奈我何?

但道德之外,還有法律。

現在這一案件還沒有判決結果出來,一旦出來,就情況就會發生改變。一旦日本法院的判決中,證實江歌之死與劉鑫有前置關係,那就意味著劉鑫對江歌有救助的義務。

不管她因為害怕,還是什麼別的原因,見死不救,甚至還鎖上門,那就意味著她放任江歌的死亡,這可能會構成故意殺人罪(間接故意)。

2013年,浙江玉環就有這麼一樁事:張某帶孩子上山採楊梅,兩個孩子落水,張某卻跑了,見死不救,最後張某因為故意殺人罪受到懲處。

這種情況,在日本屬於刑事犯罪,在中國也是刑事犯罪。

就算當時只有三人,無法找到相關證據,那按照民法總則,劉鑫也應該給予賠償。

這種事,日本不管,中國也可以管。

因為日本有權管這事,法律上叫屬地管轄;中國有權管這事,是屬人管轄,因為這兩人都是中國公民。

但殺人案審判未完,後者無法起。

當有人蔑視道德時,別忘了還有法律,其強大足以驅除某些人的黑暗面。要是以為之前的道德譴責軟弱無力,沒什麼了不起,那就太無知了。

任何時候,人類社會都不會容許嚴重蔑視社會道德規範者。善行受褒揚,惡行受懲罰,向來是兩條並行不悖的主線。

江歌遇害事件再起 不是道德無能為力 而是有人太無知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