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我國高階裝備上的螺栓幾乎100%進口?”

類別: 新奇

今年前八月,我國機械工業實現利潤1.14萬億,順差1021億美元,交出了一份漂亮的資料。但是,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特別顧問蔡惟慈指出,在各地普遍存在著低端大量出口,高階不得不大量進口的現象,在機械工業由大到強的程式中,創新能力弱和基礎不強仍然是主要制約因素。

譚建榮院士也補充道,目前我國在金屬加工機床、儀器儀表、汽車等方面仍存在高額逆差,高階供給不足矛盾突出。而隨著我國高精度、深拉伸、超低速等極端工況的需求增加,我國鍛壓機床自主設計開發面臨困難重重。

“為啥我國高階裝備上的螺栓幾乎100%進口?”

蔡惟慈

據科技日報11月1日報導,今年前八月份,我國機械工業實現利潤1.14萬億,比去年同期增長14.12%;在進出口方面,2016年機械工業進口額2727億美元,出口額3748億美元,順差1021億美元。資料看似漂亮,但“老機械工業人”蔡惟慈卻高興不起來。

“螺栓是連線零件的緊韌體。但小小螺栓,在我國高階裝備上幾乎需要100%進口。為什麼?”在10月28日召開的智慧製造發展研討會上,國家973專案首席科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譚建榮、蔡惟慈從不同角度回答了這個問題。

“為啥我國高階裝備上的螺栓幾乎100%進口?”

10月28日在濟南召開的智慧製造發展研討會上,蔡惟慈告訴科技日報記者:“低壓電器、緊韌體、軸承等量大面廣的基礎元器件和零部件雖大量出口,但其中高階產品卻必須進口。幾乎每個小行業都存在著低端大量出口,高階不得不大量進口的現實。”他認為,在“中國製造2025”所部署的五大工程中,各地普遍存在著智慧製造熱、工業強基冷、創新驅動難的現象,在機械工業由大到強的程式中,創新能力弱和基礎不強仍然是主要制約因素。

“為啥我國高階裝備上的螺栓幾乎100%進口?”

國家973專案首席科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譚建榮則從另一角度關注到這一問題,“高精度、大尺寸等關鍵零件的精密加工需要高階鍛壓機床,後者也是重大工程的基礎,但隨著我國高精度、深拉伸、超低速等極端工況的需求增加,我國鍛壓機床自主設計開發面臨困難重重。”

他列出一組資料:2016年我國金屬加工機床外貿逆差45億美元,儀器儀表逆差126億美元,汽車逆差更高達338億美元,高階供給不足矛盾突出。他又以高速力機為例,在日本,這種廣泛應用在小型精密零件的衝壓加工的裝置,在8mm衝程100KN壓力下滑塊速度可達每分鐘4000次,而我國產品的最高速只有每分鐘1200次。更巨集觀的事實是,歐美鍛壓機床數字控制化率可達80%,而我國只有不到30%。

“為啥我國高階裝備上的螺栓幾乎100%進口?”

譚建榮 圖片來源:深圳CIO協會

蔡惟慈認為,“中國製造2025”要求的優質製造不僅僅取決於管理,更有賴於高水平的基礎製造能力支撐。“沒有高水平的基礎零部件、基礎材料、基礎工藝及基礎機械的支撐,就無法改變中國製造‘低檔貨’的形象。”他說。

不過,可喜的是,一些骨幹企業與時俱進,不斷破解上述難題。無論是譚建榮還是蔡惟慈都提到了一個國企——濟南二機床集團。以上世紀50年代中國第一臺龍門刨床、第一臺機械壓力機為肇始,“濟二”先後研製出450餘種中國首臺(套),承擔了11項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大型衝壓衝備國內市場佔有率達80%,直至成為世界三大資料衝壓裝備商之一。

“為啥我國高階裝備上的螺栓幾乎100%進口?”

“濟南二機床是我國機床行業的一面旗幟,也是機床行業少有的常青樹。他們依靠自主創新、服務型製造和開放式發展向外界展示了一個傳統的機床骨幹企業是怎樣由大變強,成為行業領跑者的歷程。”蔡惟慈說,這是一個值得借鑑的案例。

(科技日報記者 王延斌 通訊員 吳豔玲)

“為啥我國高階裝備上的螺栓幾乎100%進口?”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