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資料”下的肝癌長什麼樣?26年間全球發病率增加75%!

類別: 健康

肝癌是世界上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但並沒有全球範圍的相關研究。沒事兒,填補空白的研究來了!近日發表於《JAMA Oncology》的一篇報告首次提供了覆蓋全球、時間跨度大且包含主要危險因素的肝癌相關資料。

1

GBD 2015:一項浩大的工程

在這項全球疾病負擔(Global Burden of Disease,GBD)2015的研究,統計了來自195個國家或地區1990-2015年期間原發性肝癌的發生率、死亡率、傷殘調整壽命年(DALYs),闡述了全球以及國家/地區的肝癌負擔。

每一項浩大的工程都有十(shi)分(du)巨集(kua)偉(zhang)的目標。GBD 2015中肝癌研究目的有二:①提供肝癌的病因、時間趨勢的詳細資訊,以利於設計、評估相應的預防措施;②提高研究投入和臨床資源投入的效率。

來看看研究結果如何吧!

2

肝癌之戰:任仍重,道還遠

★ 整體疾病負擔

肝癌發病率在所有癌症中排行老六,而在癌症死亡排行榜中則名次提前,排行老四。有數字恐懼症的童鞋可自動略過下邊的資料,反正肝癌發生率是增加了:2015年,全球85.4萬例肝癌病例中,81萬例死亡,總DALYs為20,578,000。

1990-2015年期間,肝癌發生率增加了75%。

在全世界肝癌疾病負擔整體很重的情況下,有些國家在肝癌“減負”方面作出了突出貢獻。不用打廣告,我們大中國在1990-2015年期間ASMR就降低了33%,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黃麴黴毒素暴露的減少以及HBV疫苗接種計劃的實施。

(關於黃麴黴毒素的補充說明:黃麴黴毒素容易出現在黴變食物中,為了自己的肝臟,還是不要將就著吃黴變食物了,因為再洗也不健康。)

★ 區域差異和性別差異

性別差異:肝癌患者中男性更多見,發病率是女性的2倍以上。

區域差異:放眼全球,肝癌發病率最高的是東亞。

★ 歸因

肝癌主要的危險因素包括:

①感染(乙型肝炎病毒HBV、丙型肝炎病毒HCV以及部分地區流行的肝吸蟲病);

②行為因素(飲酒、吸菸);

③代謝因素(過度肥胖);

④黃麴黴毒素。

HBV是最常見病因,其次是飲酒。但是根據研究結果,增長最多的是HCV所致肝癌,其次是飲酒。

全球範圍內,HBV所致肝癌死亡有265,000例(33%),飲酒所致肝癌死亡有245,000例(30%),HCV所致肝癌死亡有167,000(21%),其他原因所致肝癌死亡有133,000例(16%)。

理想情況下,人口數量和年齡結構不變的話,HBV所致肝癌會下降35%,其他原因所致肝癌下降25%。然鵝,世界不是完全按理論發展的,由於人口增長和老齡化,HBV和其他原因所致肝癌發生率實際上卻是分別增加了42%和56%。

3

啟示:既要治未病,也要治已病

雖說最好的是“不治已病治未病”,但是對於肝癌來說,最合適的是“既要治未病,也要治已病”。所謂治未病,就是一級預防,在疾病尚未纏身的時候就將其踢到門外;所謂治已病,就是二級預防,早期發現、早期診斷、早期治療,趁著還沒把病魔養大,除之而後快。

HBV疫苗接種預防肝癌初見成效,一級預防確實有用;但是,HCV和飲酒所致肝癌的發病率呈上升趨勢,說明除了一級預防之外,醫療健康系統還應注意越來越多的肝癌患者的治療。

首先看看一級預防。

最基本的一級預防是針對HBV/HCV引起的肝癌。展望一下喜人的前景:如果目前的HBV疫苗接種趨勢保持不變,那麼2020-2050年期間,新增HBV感染將會下降70%。除了接種疫苗,其他一級預防方法還包括安全注射、安全輸血。

再來看二級預防。

雖然初級預防很重要而且確實有效,但是在未來的十年裡,由於人口老齡化和人口增長,肝癌很有可能還是會增多;研究中,HCV相關肝癌增多的原因除了人口老齡化和人口增長之外,HCV感染增多也是重要因素,再次強調了HCV預防以及HCV抗病毒感染的重要性。所以,肝癌的二級預防一樣很重要。

“早發現、早診斷”實施起來相對容易一些:美國國家綜合癌症網路所制定的肝細胞性肝癌管理推薦,對於任何資源等級,高危人群都應該進行肝臟超聲和AFP篩查。

“早治療”目前來說卻極富挑戰性:肝細胞性肝癌的系統治療效果並不樂觀,迫切需要新的研究成果;肝癌晚期治療方面更是差強人意,唯一被批准的藥物索拉菲尼生存益處也並不大;近年取得重大進展的免疫療法倒是有很大的潛力,急需開發。

“大資料”下的肝癌長什麼樣?26年間全球發病率增加75%!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