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極對決”消失,民調稱安倍或勝選下一目標修憲

原標題:日本大選|“三極對決”消失,民調稱安倍或勝選下一目標修憲

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月底解散眾議院,近一月來日本政局好似過山車一樣跌宕起伏。然而隨著眾議院22日的選舉投票在即,日本各政黨在大選中的力量已經發生了顯著的變化,曾經讓安倍及其執政黨擔心不已的變局最終可能只是“虛驚一場”。

從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成立新黨“希望之黨”,支援率一路飆升,到最大在野黨民進黨解散後成立了“立憲民主黨”並後來居上,安倍及其執政黨一度擔憂自己會在提前大選的豪賭中敗北。然而,隨著“小池旋風”的熱度逐漸下降、立憲民主黨的支援率也逐漸超過了希望之黨之際,多項民調均顯示,安倍所在的自民黨及其長期聯合執政的公民黨,或仍將以獲得三分之二議席的優勢贏得大選,一度霧裡看花的日本眾議院大選局勢也開始明朗起來。

專家指出,此次大選如若安倍所在的自民黨大勝,對於一直將修憲視為其政治使命的安倍來說將是“如虎添翼”。不過考慮到在日本國內,民眾對於修憲仍存疑問,各個在野黨對於修憲的具體方式也存在分歧,修憲有可能並不一定是修改日本憲法第九條,擁有自衛權也不一定是使用自衛權,這其中還有許多需要協調之處。

“三極對決”不再因新政黨太弱

據《朝日新聞》10月19日報導,根據其在17日至18日對超過6000人的電話調查結果顯示,最大在野黨民進黨解散後形成的立憲民主黨的支援率目前已經超過了小池百合子所領導的希望之黨。然而無論是立憲民主黨還是希望之黨,其支援率均無法與執政黨自民黨匹敵。

報導稱,當被問及將投票給哪個政黨的時候,34%的人表示,將投票給自民黨,7%的人表示支援公民黨;另有13%的人表示,將投給立憲民主黨;而小池百合子所領導的希望之黨只獲得了11%的支援率。

9月25日,就在安倍宣佈將提前進行大選當天,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宣佈成立以她為黨首的“希望之黨”。成立不到三日,就超越了日本第一大在野黨民進黨的支援率。此後,隨著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宣佈解散,部分民進黨成員迅速成立的新政黨“立憲民主黨”也迅速崛起。日媒因此將此次大選視為首相安倍晉三所代表的自民黨與公明黨執政聯盟與小池百合子為首的“希望之黨”,以及“立憲民主黨”的“三極對決”。

“事實上,目前日本大選已經不是‘三極對決’了,立憲民主黨和希望之黨的支援率都遠低於自民黨,對於自民黨來說,這兩者已經不足為懼了。”在10月19日上海社科院舉行的日本大選與中日關係的走向學術會議上,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日本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王廣濤如是評論道。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在大選結果出爐的前夕,民調顯示自民黨已經穩操勝算,但是安倍的不支援率也已經超過支援率。《朝日新聞》的民調顯示,當被問及是否希望安倍繼續擔任首相一職時,51%的受訪者表示否定,只有34%的人給予了肯定回答。19日公佈的另一個調查還顯示,在自民黨內部,只有17%的人認同安倍關於已經解決好加計學園,而聯合執政的公民黨中,只有6%的人認為安倍處理醜聞的方式得當。

路透社16日還報導稱,天普大學日本校區的亞洲研究負責人Jeffrey Kingston認為:“安倍不受歡迎,但所在的政黨之所以能夠贏得足夠多的選民的信任,在選舉中成為贏家,只是因為新成立的在野黨沒有經歷過考驗,也沒有令人振奮之處。”

自民黨雖佔優但多為“消極”選票

長期以來,日本民眾對於政治熱情不高,不僅投票率低,而且在投票中往往具有比較穩定的偏好。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2000年時任日本首相的小淵惠三在因腦梗塞病逝後,其並無多少從政經驗的女兒小淵優子即憑藉父親的影響力即高票當選眾議員。

此次大選中,雖然有統計表明民眾對於大選的關注高於以往,但是大選中的投票率低、保守傾向特徵依舊突出。

日本媒體稱,日本年輕人政治傾向的一個特徵是對安倍晉三內閣的支援率很高。根據調查,18歲到19歲的日本人對安倍內閣的支援率為52%,不支援率為32%。而從全年齡層的選民平均數來看,支援率為37%,不支援率為48%。資料顯示,40歲以上的日本人對安倍內閣的支援率只有三成左右,而日本年輕人的政治傾向明顯與日本人平均傾向相反。日本年輕人相對來說顯得更為“保守”。

另一方面,在日本2012年和2014年的兩次眾院選舉中,投票率都連創戰後新低。其中2014年眾院選舉投票率僅為52.66%,創下歷史新低。儘管此次選舉進行提前投票的選民人數初值超過了410萬人,是上屆選舉同時期的1.52倍,但是仍有不少政黨擔心,低投票率將影響大選。

“由於日本民眾投票率一直比較低,在這次選舉中也出現了前往投票的人皆為安倍的支持者,不支援安倍的民眾又因為在野黨太弱而拒絕投票的現象。”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員蔡亮認為,在傳統又保守的日本社會,受熟人社會、利益誘導的影響,很多選民並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選舉偏好。

共同社19日也報導稱,雖然目前自民黨佔據優勢,但是均為“消極”選票,很多人在在野黨式微的情況下,不得不將投票投給了自民黨,自民黨憑藉“消極”選票,反而得以保證執政的穩固定位。但也有日本人士分析指出,即便在野黨無法挑戰自民黨的執政地位,經過重組也或將進一步鉗制執政黨,這或將是此次大選的積極意義。

修憲已是箭在弦上

《朝日新聞》17日報導稱,由於日本各媒體的民調均顯示,自民黨、公民黨將有望聯合獲得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席,因此自民黨提出的憲法第9條修改草案的方案預計將在大選後擺上議事日程。儘管安倍在大選期間的街頭演講中幾乎未曾涉及“修憲”議題,但是此前安倍親自提案將“明文寫進自衛隊”等4條修憲專案加入選舉公約,並在出席電視節目時強調,關於明文寫進自衛隊一事,黨內已“統一”意見。

除了自民黨以外,小池百合子的“希望之黨”在10月3日公佈競選公約時也提及了憲法修正方面,對於修憲表示要“推進議論”。

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束必銓向澎湃新聞表示,無論是安倍所在的自民黨還是日本六大在野黨,在修憲的大方向上都是具有共識的。這不僅與日本新保守主義這一社會思潮在70年代的興起有關,還與安倍所在的自民黨通過與公民黨的聯合實現長期執政有關。而冷戰後,美國支援日本建立軍備,以便在日美同盟中發揮更大作用,更是助推了安倍一心想完成的“修憲夙願”。

然而,對於安倍的“夙願”,日本民眾目前尚存有較大疑慮。《朝日新聞》指出,當詢問受訪者是否贊成自民黨在眾議院選舉中提出的選舉公約、修改憲法第9條將明文寫進自衛隊一事時,37%的受訪者表示“贊成”,40%表示“反對”。

王廣濤指出,安倍對修憲的理解與民眾所理解的並不一致,自民黨認為修憲與提高防衛力量是一致的,但民眾對此並不認同,也不認同先發制人,但是在朝鮮局勢進一步緊張的情況下,民眾又確實對於增強日本的防衛力量有需求,但是這種需求卻不一定讓民眾聯想到修憲。因此,可以說,自民黨對修憲的概念與民眾的看法是有重合,但並非一致,這其中還有許多需要協調,並非自民黨一黨可以決定。

“在這樣的情況下,安倍可能選擇不直接修改憲法第9條的方式,而是通過增加第九條的條款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修憲目的。” 蔡亮說。

“三極對決”消失,民調稱安倍或勝選下一目標修憲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