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近之間——自我界限

類別: 心理


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應該保持多遠比較合適?

有個故事說:到了冬天,刺蝟們覺得很冷,就想抱在一起互相取暖,然而身上的尖刺一次次地刺傷它們。無奈之下,它們只得鬆開臂膀。然而鬆開又冷,最後不得不又嘗試著摟在一起。於是迴圈就出現了。可憐的刺蝟在冷與被扎之間徘徊。

第一次聽到這個刺蝟故事時,總覺得它們很笨。冬天冷了的話,找點兒什麼樹葉麻袋片裹一下不就好了?更何況,刺蝟有那麼怕冷嗎?

後來才知道,原來愚蠢的是自己。沒有多少人真正瞭解刺蝟的生活習慣,但所有的人卻都能從這個故事中體會到一兩分與自己相仿的意境。

因為,這本來就是我們真實生活的一種寫照。

我曾經有個來訪者,他與自己的家庭關係很不好,無論是與妻子、父母,還是和自己的孩子,總是吵吵鬧鬧。那種一般家庭常見的溫馨,似乎從來也不曾在他身上出現過。

於是我就很奇怪地問他:那你為什麼不想著改變一種生活方式呢?

他馬上用一種很警惕的眼光看我:你什麼意思?

我說:你既然說和父母的關係不好,那為什麼還每週都要風雨無阻地去看望他們呢?從你剛才和我的談話裡我能感覺出來,很多時候你的探望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必要,而且基本上每次最後都會不歡而散。

他想了想,說:為人怎麼可以不孝呢?

那我又問:你說你與妻子的關係不好,那你為什麼不離婚呢?照你剛才說的,你倆又是包辦婚姻,沒有感情基礎,婚後也沒有共同語言,每天生活就是吵架拌嘴,讓你覺得活得很沒尊嚴。

他想了想,說:為人怎麼可以沒責任感呢?

我繼續問他:你說你看不慣孩子的很多所作所為,覺得別人對他太過於溺愛了,那你為什麼不對他嚴加管教呢?

他有些惱怒地說:為人怎麼可以沒有愛心呢?

話說到這裡,我忽然想起了那隻刺蝟。我想,他既不是沒有不孝,也不是沒責任感,更不是沒愛心。對他來說,他欠缺的其實是一個人的自我界限。

所謂自我界限,指的是一個人從心理上對什麼是“自我”的一個界定。一個自我界限清晰的人,他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什麼是自己,什麼是他人;他也可以知道自己的存在和責任權利範圍都是什麼。尤其,他能夠知道自己和他人的邊界都在哪兒。

這種“自我”觀念的形成,是一個從無到有漫長的過程。實際上,大部分人的自我界限都還不錯。然而總是會有人,自我界限不清。

當一個小孩子剛出生時,他沒有什麼“自我”可言。對他來說,他就是父母的一個小尾巴:以他們的喜為喜,以他們的怒為怒。他既不會主動去想著開拓什麼叫“自我”,也不會想什麼界限的事。

但隨著他逐漸長大,他開始有了自己的渴望和訴求——其結果必然就是,會和其他人的空間產生衝突。這種衝突可能發生在和家人之間——他必須要在原有的“被管理”和“被愛護”的狀態中,硬生生地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來;同樣這種衝突也會發生在他與其他人之間——初出茅廬的孩子總是把握不好分寸的。

在正常情況下,與父母在心理上分離的過程就意味著一個人形成自我界限的過程。但很遺憾的是,有那麼一部分人總是分離不開。他們對自我的感覺,總是和父母或他人黏在一起,一部分分開,但另一部分卻始終相連。這是一種不完全的成長,換句話說,這種人他的自我界限不完善。

在那些後天形成的普通關係,比如工作關係或是朋友關係中,這種自我界限不清的表現並不強烈。然而當涉及到一些比較本源的關係,比如和原生家庭的關係,和妻子戀人的關係,或是和自己孩子的關係時,這種不足就會很明顯地表現出來。

所以通常來說,一方面,這種人會過多地在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內心世界,希望他人能夠了解、體諒自己,甚至是無條件地明白自己;另一方面,他又會過多地去了解別人的內心世界,從而讓自己能夠和對方融為一體。換言之,他追求的是一種和外界“不見外”,甚至是相互融合的感覺。

所以說,儘管我的來訪者已經快40歲了,可當他面對這種深層關係時,他一下子就退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代,表現得像個小孩兒,處處渴望能和自己的家庭(原生家庭)維持一種永不分離的關係。

當我把這種思維傾向告訴他以後,他顯得很頹廢。他說:小時候父母親管他管得很嚴,他一直覺得,只要聽話,就不會犯什麼錯誤,他從小到大就沒自己做過什麼決定。等到長大了,想做決定了,又發現好像沒什麼需要做決定的事了。工作、生活……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按照一條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道路按部就班地向下發展,他沒有能力也沒有勇氣去改變那一切。

這就對了。因為這是自我界限不清者的另一個很顯著的特徵:在他們身上,不成長、不劃分自我界限的力量,比其他人強大得多。

可能有人會奇怪:成長不是好事嗎?為什麼他們會拒絕成長呢?這是因為,他們已經從不成長裡得到了太多的好處。

第一個好處,自我界限不清,可以讓人減輕焦慮人的焦慮來源於很多方面,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安全感缺失。一個成年人,面對陌生的社會,總是會有一種危機感:誰知道前面到底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呢?通常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會把自身的能力倚為依靠。但對於自我界限不清者來說,他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卻把自己的安全感建立在別人身上。“如果我能和別人合為一體,那麼就沒人能傷害到我了”,這種心態,常常是他們最真實的寫照。這樣的好處不言而喻,壞處就是他會永久地喪失對自我的掌控。

第二個好處,自我界限不清者可以從這種關係裡得到極大的慰藉。通常來說,一個自我界限不清的人,他會像很謹慎的投資商那樣,只肯把自己的內心完全開放給那些“絕對安全”的人。在他看來,那些人不會害他,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膽地從中汲取自己想要的所有感情寄託。當然,這種感情寄託有時候是真實的,有時候可能完全是自己的臆想。但不管是哪種,對這些自我界限不清者來說,他都會主觀地認定它們“真實”且“可靠”。

第三個好處,是自我界限不清者能夠通過這種與他人關係的混淆,來達成自己的心願。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別人會對他好,而這種期望會給對方造成壓力。如果對方不能明辨這種壓力來源的話,很可能就會糊里糊塗地按照他們所期望的方向行事,從而進一步加深他們的期望。

當然,一般來說,自我界限不清者更容易把這些期望、溫情、安全感,投射到自己的父母身上,讓自己變成父母“打不走”的一部分。為什麼呢?這是因為在他們自我發展不完全的過程中,常常是父母和他們自己分別是發展的兩個主體。父母不願意放手,自己又無能力去爭取,結果就造就了分別不完善的兩個個體。所以這類人通常對自己的父母是一種又愛又恨,同時又分隔不開的狀況。而對自己的愛人,則往往只有恨而沒有愛——畢竟愛人是另一個個體,不存在父母那種不願意撒手的心態。

要在心理上劃清與他人的界限,這是個漫長的過程——它可能比青春期形成自我觀念更漫長。不過要想做到這一點,首先要弄清楚的就是:自己在哪些看法和觀念上,最容易與他人混淆。有的人是在生活方面,總是覺得自己是個沒長大的小孩兒,需要別人的照顧;有的人則是在人際關係方面,覺得自己更需要和家庭綁在一起;還有的人則是在價值觀念上,不能形成自己的觀點和看法。究竟是哪種,還需要自己花一番功夫進行整理。

其次,在清楚自己能力的前提下,一個人要學會對自己和他人說“不”。這種拒絕很多時候是對自己的,因為要挑戰多年以來形成的習慣;有的時候拒絕也要對別人,因為以往習慣提供依靠的人,總是會出於慣性繼續提供幫助。這有些像戒菸,需要同時從心理和生理兩個方面戒斷。

最後必須明瞭的一點是,愛、感情與交流,絕不可能產生於一鍋溫吞水之間。兩個人蜜裡調油,恨不得揉成一團,只能是短暫而激情的一瞬,而不會變成生活的常態。要想維持住人與人之間很好的溝通與交流,就首先要明白自己是誰,自己擁有什麼,自己又能提供什麼。

當刺蝟們離得足夠近的時候,它們可以感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但它們又分開得足夠遠,可以保證彼此的安全與生活。或許,這才是刺蝟的故事真正要告訴我們的事情吧。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遠近之間——自我界限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