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反腐看點:最年輕的10只“大老虎”,孫政才43歲躋身正部

類別: 新奇

近日,最高檢依法對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原黨委委員、主席助理張育軍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以雷霆萬鈞之勢正風反腐,一大批腐敗分子受到懲處,其中“60後”的少壯派省部級幹部也為數不少。

比如張育軍。張育軍生於1963年5月,擁有經濟學博士、法學博士兩個學位,是國內少數幾個“懂市場”的專家。2015年9月被查時僅52歲。

不過,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梳理了中紀委網站公佈的中管幹部資訊後發現,還有幾位比張育軍更年輕的“大老虎”,最年輕的比他小5歲。任何年齡段都不是腐敗的“真空區”。

最年輕的10只虎都有誰

在中紀委通報的一百多位省部級及以上級別被查官員中,最年輕的當屬1968年7月生人的周春雨。周春雨是安徽第五虎,也是繼倪發科、楊振超、陳樹隆後落馬的第四個安徽省原副省長。

2016年9月30日,安徽省同日新增兩名副省長,周春雨是其中之一,48歲的周春雨是安徽省5名副省長中最年輕的一位,跟年紀最大的副省長相差10歲。

回顧周的簡歷,祕書出身的周春雨的晉升之路是這樣的:27歲副處,29歲正處,33歲副廳,40歲正廳,48歲副部。然而,本該是前途無限好的周春雨,卻在升任副省長半年後落馬。

緊隨其後的是三位“65後”:冀文林、孫鴻志、毛小兵。冀文林出生於1966年7月,而孫與毛均是1965年生人。

2014年2月,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落馬,成為海南首虎。冀文林的履歷顯示,36歲官至副廳,47歲升至副省,落馬時尚未滿48歲。

孫鴻志出生於1965年9月,仕途從老家吉林開始,2013年5月起升任國家工商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進入副部級官員序列,直至2014年12月落馬。

比孫鴻志大5個月的毛小兵則是一位涉案金額過億的“大老虎”。北京鋼鐵學院畢業後,毛小兵從有色金屬領域幹起,當了西部礦業的9年“掌門人”,2009年,44歲的毛小兵從國企高管轉向官場,擔任西寧市委副書記、代市長,2010年開始擔任西寧市市長,正式進入省部級高官序列。

2011年11月,毛小兵開始擔任西寧市委書記一職,直至2014年4月被調查。值得注意的是,他在49歲生日當月落馬。

接下來是3位1964年出生的“大老虎”:李嘉、萬慶良、餘遠輝,均來自兩廣。

李嘉是廣東省委原常委、珠海市委原書記,1964年9月生。中山大學哲學系中國哲學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哲學博士,1987年7月參加工作,1985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2017年3月,因涉嫌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另一位廣東華南虎則是萬慶良。這位知名度甚高的“600帝”出生於1964年2月,1984年7月參加工作,1986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2016年9月30日,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

喜歡用高學歷給自己臉上貼金的餘遠輝,曾經是廣西自治區最年輕的區委常委,在其19年的政治生涯中,他先後去過10所不同高校培訓鍍金。今年4月,餘遠輝因受賄罪獲刑11年。

再下來就是1963年的3位:孫政才、張育軍、宋林。期中,孫政才可謂重磅“大老虎”。

2002年,年僅39歲的孫政才當選為北京市委祕書長,進入北京市委常委序列,晉升副省級幹部。在北京市委祕書長位置上工作了四年後,2006年,孫政才任農業部部長、黨組書記,43歲成為當時中央部委中最年輕的“一把手”。2012年十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入列副國級國家領導人行列。2017年7月24日,54歲的孫政才的政治生涯劃上句號。

宋林自1985年進入華潤,20餘年後出任華潤(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2017年6月1日,宋林因貪汙、受賄案,獲刑14年,並處罰金人民幣400萬元。

他們放鬆了對黨性修養的錘鍊

有研究表明,十八大以來的落馬“大老虎”中,落馬最集中的年齡是58、59歲,最年長者為73歲。從基層提拔到省部級一般需要二三十年時間,統計結果顯示,55-62歲年齡段的官員佔落馬人數的六成以上。相較而言,“60後”的落馬者,雖然只佔一兩成,卻足以令人驚訝。

從基層成長為省部級幹部,他們無疑是佼佼者,仕途也足以令人羨慕,可我們不禁要問,這些被看好的“少壯派”為何不顧前程,也要往火坑裡跳?有分析認為,年少得志、恃才傲物、忘乎所以,是這些人的通病。有些年輕幹部擁有高學歷、工作能力強,頭頂光環,被提拔到領導崗位後容易迷失,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

2012年,時年48歲的李嘉當選廣東省委常委。在新一屆廣東省委常委班子中,李嘉是最年輕的一個。“政壇希望之星”、“最年輕省委常委”等讚譽紛至沓來。從政路上,他有雙面性格,一面強勢霸道,一面八面玲瓏。在與政界大人物、商人等的交往中,他迷失了自我,終於落馬。

身為政壇新星,李嘉也是一些商人“圍獵”的物件。因為看好李嘉的仕途前景,一些商人費盡心機與李嘉搭上關係。據訊息人士透露,涉入萬慶良、劉志庚案的幾名商人,與李嘉的關係同樣很深。

分析人士指出,政壇新星面臨的首要風險,就是被“圍獵”、投資、養肥以“割肉”。在一些投機老闆看來,政壇新星堪稱“潛力股”,升職空間巨大,攀上後用處極大;因此採取“放長線、釣大魚”式的賄賂,讓不少年輕官員著了道,掉入了腐敗漩渦。

不可否認的是,一些幹部雖然年輕,卻善於琢磨所謂的“官場之道”,潛心於所謂“潛規則”,不相信黨組織和群眾,只信奉“背景”、“靠山”和“來頭”,熱衷搞關係、耍滑頭,最終將自己葬送。

餘遠輝曾經是廣西自治區最年輕的區委常委,然而他的官聲卻很差。有人評價他“眼睛只往上看,對他升官無益的人,他都不正眼看一下”;有人形容他“自恃背景深厚,行事張揚,看不起下屬,官風較差”;也有人說,“無論是擔任共青團書記,還是主政梧州,都鮮有政績可言,反而留下種種民怨。及至其挑起首府大梁,又把財力用在植花種草,被老百姓戲稱為‘花樣書記’,都對不起他頭銜前面的一串學歷。”

高學歷的餘遠輝不僅將“曖昧”讀成“暖胃”,還公然唱反調。中央對餘遠輝“雙開”的通報中透露,餘曾公開發表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據媒體報導,餘遠輝落馬前在上最後一節黨課時曾脫稿稱:“有些黨員幹部違紀違法被審查,兩天啥都招了,沒有點骨氣和意志。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對於這些身居高位的政壇新星而言,忽視後天學習,造成道德修養和黨性修養“雙缺失”,是落馬的重要原因。仕途得志,順風順水,滋長驕嬌二氣,同時他們放鬆了對黨性修養的錘鍊,不少人缺乏應有的政治敏銳感,意志不堅定、不守規矩,以致違紀違法。

廉政專家指出,當下不少年輕官員對職務、名利非常看重,事事必爭,一方面是心態出了問題,一方面也與政治生態有關。同時,還需要完善對權力的監督制約機制,讓年輕官員學會如何對待權力、珍惜權力、用好權力。

一週反腐看點:最年輕的10只“大老虎”,孫政才43歲躋身正部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