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交出與俄相關賬號 “通俄門”現突破性進展

原標題:Facebook交出與俄相關賬號 川普“通俄門”調查現突破性進展

美國媒體透露,前FBI局長、特別檢察官穆勒獲得了搜查令,將對在美國大選期間購買數千廣告位的虛假Facebook賬號進行調查。法律界人士認為此舉或標誌著“通俄門”調查將出現突破性進展。

《華爾街日報》最早在9月15日報導了該訊息,16日,CNN新聞對訊息進行了確認。

上週,Facebook在向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報告時,首次承認從2015年6月到2017年5月,該平臺中的500個虛假賬號花費10萬美元釋出了3000條廣告。而這些虛假賬號與親俄羅斯政府的煽動性網站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網際網路研究機構)有關。

除此之外,Facebook還發現其他與俄羅斯相關的賬號曾購買了價值5萬美元的廣告。這些廣告再加上虛假賬號釋出的廣告,總數超過5000條。

但Facebook出於對隱私法的考慮,沒有向國會公佈這些賬號的具體資訊,此舉當時還引發了國會議員的抗議。

週五,穆勒得到法官批准、獲得了搜查令,可以對相關賬號和廣告內容進行調查。

知情人士向CNN透露,Facebook交給穆勒的檔案中除了包括廣告內容之外,還有“網際網路研究機構”與Facebook賬號的關係、賬號詳細資訊以及這些廣告是如何針對美國的Facebook使用者進行投放。

獲得了這些資訊後,穆勒的團隊就可以對廣告投放者的身份有更為清晰的概念,並調查這些廣告是如何在選舉期間對選民產生影響。Mashable網站透露,這些廣告覆蓋了從持槍權到移民等各領域的話題,部分廣告還在大選活動期間直接提到了美國總統川普和前國務卿希拉蕊。

據商業內幕網站報導,耶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前FBI特工蘭帕(Asha Rangappa)認為,穆勒能獲得搜查令是一個“大新聞”。

蘭帕指出,想要獲得搜查令,檢方需要向法官證明有足夠的原因相信已經出現了犯罪案件;此後,檢方還需要證明,要進行搜查的資訊會作為證據證明發生了犯罪行為。

蘭帕認為,穆勒不會以Facebook為目標去申請搜查令,而是會針對某些具體的賬號。

“這就說明,穆勒已經對這些賬號有了足夠的資訊,有資訊顯示這些賬號與可能的犯罪行為之間有聯絡,這樣才能迫使Facebook提供相關資訊。這也意味著,在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上,穆勒已經通過其他渠道的調查發現了大量證據。”

蘭帕還指出,這也能顯示,穆勒已經不是單純從反間諜行動的角度上看待俄羅斯干預大選的問題,而是認為自己能拿到證據,對特定的外國機構提起訴訟。

美國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的前檢察官馬里奧蒂(Renato Mariotti)也認為此事是一個重要轉折點。

馬里奧蒂指出,穆勒能拿到搜查令說明他在兩點上說服了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有外國人進行了犯罪行為;第二,證明犯罪行為的證據在Facebook上。

他稱,這件事也為川普和他的團隊寫下了潛臺詞。

“知道有犯罪行為發生,還幫助這種行為獲得成功,這本身就是犯罪。如果川普的同僚知道穆勒搜查令中調查的外國因素,還為其提供實際幫助,那這些人也會被起訴。”

除了穆勒之外,美國國會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情報委員會也在對“通俄門”展開調查。最近幾周,兩院將調查重點放在了社交媒體上,以找出社交媒體釋出的虛假資訊或煽動性資訊對選情造成了多大影響。

未來幾周內,Twitter也將向國會調查人員彙報美國大選時,俄羅斯賬號的活動情況。眾議院調查員還希望與川普競選團隊的數字技術團隊負責人帕斯卡爾(Brad Parscale)進行面談。

帕斯卡爾與川普的女婿庫什納聯絡緊密,庫什納目前正在接受FBI的調查。

此前俄羅斯政府已多次否認干預美國大選,俄總統普京也在不同場合多次被問起相關問題。

今年6月在接受NBC新聞專訪時,普京再度表示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沒有意義,因為不論誰當美國總統,“俄羅斯人都知道從一個美國領導人那兒能得到什麼”。

Facebook交出與俄相關賬號 “通俄門”現突破性進展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