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上港史詩般對決,那是比小說更荒誕的現實

null

馬克吐溫說,有時候真實比小說更加荒誕,因為虛構是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往往無邏輯可言。

9月12日晚的天體,它就是這樣的毫無邏輯。

博阿斯沒有邏輯。在首回合4比0領先的情況下,他在天河舉起了 “白旗”,這不是那支在八萬人自吞萬里如虎的上港,他們在天河,就像一群剛剛畢業走進社會的大學生,社會的殘酷與光怪陸離瞬間就把他們湮沒,這群生瓜蛋子在驚心動魄中終於完成了他們的成人禮。

比賽過程沒有邏輯。恆大在上半場就想把比賽打花,在收穫了 兩個進球以後,在下半場繼續狂攻不已,終於在比賽快結束時把比分打成4比0。加時賽時,浩克的任意球,是他本場比賽唯一一腳打正球門的射門,而曾誠,在短短三個月,連續第三次被任意球洞穿球門。

唯一有邏輯的,只有結果。恆大在鬼門關前逗留了兩次,第一回合0比4,90分鐘內他們把比分追成了4比4;加時賽他們再次落後,又憑藉點球把比分扳平;但命運不會垂青你第三次,高拉特點球打進門柱,如果這還能活過來……

那是真不把上港當人看啊。

null

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剖開那些鮮活的血肉,足球的核心有時候就是那麼冷冰冰,雖然是一場史詩級的比賽,但終究,笑到最後的是上港。

這也很公平,英勇無比的許褚喜歡赤膊上陣,當他捱了 一箭的時候,金聖嘆評論道,活該,誰叫你赤膊呢?

是啊 ,誰叫你第一回合輸那麼多呢?這不是我說的,這是恆大俱樂部負責人說的,要總結的是,第一回合為什麼輸這麼多?

那場比賽,把恆大的疲態,老態完全榨了出來,37歲的鄭智兩次回追數十米而防守狂奔的 武磊;而這場比賽,恆大這群老兵,證明了 為什麼是他們,可以成為中超的六連冠霸主。

37歲的鄭智仍然在回防,輕鬆地防住了武磊,37歲的鄭智還可以在加時賽中可以一條龍狂奔數十米,而這是他在12天內的打的第四場比賽,四場比賽全部打滿。

null

就是這樣的老兵們,築起了 中國足球的一座高峰,武磊們翻越過這樣的高峰,還是在這樣一個失魂落魄的夜晚。

祝願他們能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可以像恆大一樣,帶回來沉甸甸的亞冠獎盃。

而這個夜晚,必將載入中國足球的史冊。

本文來自鳳凰號,僅代表鳳凰號自媒體觀點。

恆大上港史詩般對決,那是比小說更荒誕的現實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