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前提是享有自由的意志

類別: 心理
我不記得我們分手過多少次,好像每次都下了好大的決心,不要再承受那種身心的折磨,答應彼此成為對方最好的朋友,或者安靜地在自己的世界裡遊走,互不打擾。——Psy525.cn

可是,每一次的決心都會被對方的一個眼神一個電話摧毀,似乎誰都不能夠堅定和堅持,誰也逃不出誰的手掌心。愛情,原本美好的兩個字,在我們身上夾雜了好多的無奈,卻又無法割捨。總是想,我們都應該享受得到更好更快樂的人生,不該捱得那麼辛苦,可事實總是殘忍的,我們對彼此也太殘忍。——525心理網

父母是不能夠真正違背的,我知道他們是要我幸福,要我不吃苦。連他都好了解,瞭解到贊同的程度,他的家境不允許他有依靠,他說我不能給你什麼承諾的,你應該聽父母的話。當畢業的鐘聲再次敲響,校園裡花謝花開了四次之後,我們都必須踏上另一段旅程。

可是不知道是冥冥中的註定,還是我們都太過愚蠢,同一個屋簷從課堂變成了公司。那種和戀人咫尺天涯的感覺不好受的,而隱瞞著父母不斷圓謊的感覺也很糟糕。和家裡吵了一架,衝入落淚的夜色中。他說,不該對父母如此,他不能給我幸福,他害怕我的任性。

我想恨父母,他們如此霸道地要保護我給我無憂的生活。我想恨他,恨他不夠勇敢,卻又那麼放不下,太多的纏綿背後是刺痛心扉的冷酷。我更恨我自己,一個崇尚從容淡定、簡單生活的我,卻陷在無法掙脫的淤泥裡,越來越深。我拒絕不了他的懷抱,親吻,那是我們唯一擁有的東西,別人奪不走的,也干涉不了的。

單人床很小,可是我們躺在一起從來都不覺得擁擠,抱得那麼緊,好像整個世界只剩下我們。但越是纏綿越是繾綣,越有說不出的哀傷。連嶽,對你說出這番話,心裡不是沒有愧疚,我承認我們是太過放縱了,從一開始就衝動得跨過了界線。那個美麗的夏天,成為一個錯誤的開始。

一定有身體的因素在裡面,好像一個解不開的咒語,套住了我們。昨晚寫了一封給他的信,最後一句話是“經歷過22個月時光的沖刷洗滌,泛白的表面早已百孔千瘡,結束。”剛剛按下存檔鍵的時候,手機震動了一下,那個刪過多次卻又存過多次的號碼告訴我說,他坐明天的火車回來。我可以暫時把手機關掉,卻不能欺騙自己。

連嶽,你有答案嗎,用一個不是所謂“幸福”的理由說服我,喚醒我,可以嗎?

由於篇幅有限,我只能把你三千來字的郵件大幅刪減,我希望儲存了你的意思。

幸福是什麼?很巧的是,就在看你這封郵件的前一天,也有人問我這個問題,而且一定要回答。我想了幾條具體的:身體好,老的時候有個好死;有些錢,一輩子不受窮;還有自由,不受人與事的脅迫。有這三點,我就覺得幸福了。

大哲伯特蘭·羅素認為幸福的生活是愛與知識的結合;只有愛,只有知識,都會犯錯誤,會殺死幸福。而康德用否定句式說明了幸福的本質:“再沒有任何事情比人的行為要服從他人的意志更可怕。”

無論好不好理解,這些定義裡有一個共性,那就是你必須享有自由意志,綜合各方面因素,聽取各方面的意見,由你自己做出決定,然後為你的決定負責。這是一個人爭取幸福生活應該具備的勇敢。

是不是繼續自己的愛情,不能把決定權交給父母,交給男友,交給懊悔,交給不安,只能是交給你自己。幸福的人有可能做出錯誤的決定,這點毫無疑問,也不必害怕。幸福的本質在於我們敢於做出決定,而不是隻做出正確的決定。那些永遠不敢做出決定的人,從來不會做出錯誤的判斷,但是卻越來越不幸福。

我會傾聽,能理解你的處境,卻只能把決定權交還給你自己。我只能說,人,顯然應該追求幸福,而且,只有一個用自由意志做決定的人才配得到幸福。

多數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會很辛苦。也許會有固執狹隘的父母、也許會有不順心卻又放棄不了的工作、也許天性就容易悲傷與自我懷疑、也許從來都沒有錢、也許不漂亮。總會攤到一樣或幾樣的,我們所以總是會在有壓力的情境下做出決定,不要感到奇怪,而且還要儘快習慣,我們一輩子恐怕要做不少艱難的選擇。

只要這個決定,是我做出的,就可以了,是我的判斷、我的利益、我的感受。只有一個非常鮮明的“我”、輪廓清晰的“我”在戀愛、在決定未來,幸福的大門才會開啟。我,一個自由的我,一個自主選擇的我。這是一切的基石,包括愛情在內。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幸福的前提是享有自由的意志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