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不知飢飽,而是你喂的太少”

類別: 新奇

“我不是說非得讓你每天陪著我,我知道你喜歡工作,可是我是你老公,我也需要你陪我,不然我們結婚是為了什麼呢?為什麼你就不能稍微考慮下我的感受呢?”

“不是我不知飢飽,而是你喂的太少”

微信公眾號 / 微博 / 今日頭條:東林夕亭

01

一直到結婚,葛兵都認為和文婷相愛是他有生以來做得做正確的選擇。

他永遠忘不了他們相遇的那一天,他有多興奮。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酒會,但是因為有了她,他覺得整個房間都亮了。

當時,他難掩內心的激動,主動去給她敬酒,嘴上說著工作方面的話,眼睛卻傳遞著愛。

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內心,酒會結束之後,把他叫住,讓他送她回家。

他本來期待著和她有進一步發展,可真正離她那麼近了,他又有點手足無措。

她主動問他,“你還沒結婚吧?”

他結結巴巴,“還……還沒,你呢?”

“你覺得我這個樣子像結婚了嗎?”

“像啊!你那麼漂亮,有那麼有能力,年紀輕輕就做了副總,男人肯定排著隊追你。”

“唉!”她嘆氣,“就是因為太優秀了,所以沒有人敢追我。”

他瞅準這個時機,大膽把心裡話說了出來,“我可以追你嗎?”

“你?”

她不答反問,讓他有點退縮,“你不喜歡,就算了。”

她沒有斷了他的希望,“看情況吧!只是現在我還沒有做好結婚的準備。”

分開之後,他沒有一開始那麼興奮了,還有點後悔自己太魯莽了,那麼早就說要追她。

不過,之後事情出現了轉機,她經常約他見面,偶爾下班之前還讓他去公司接她。

時間久了,他們不知不覺就戀愛了。他覺得這樣很好,日久生情,水到渠成。

一年之後,他們結婚了。之前她總是忙於工作,見她一面都很難,現在他覺得終於能和她每天出雙入對了。

可是,事情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雖然他們成了夫妻,但是夫妻生活很慘淡。

02

也就剛結婚那幾天,她專門抽出時間和他在一起。新婚期過了之後,她又重返職場,忙工作去了。

她跟他說過,“我工作很忙,希望你能理解我。”

他當時沒多想,覺得自己一定可以理解她。可是真到了這一步,他才發現自己理解不了。

她工作起來就沒完沒了,早上很早出門,晚上很晚回家,週末也很少在家,好不容易在家休息一會兒,一個電話打來,她又急匆匆得出門。

別說兩個人有夫妻生活了,就連簡單的聊天都著急忙慌,每天的氛圍就像打仗一樣。

雖然他是男人,但是被老婆這樣冷落,難免也會鬧情緒。

有時他會突然攔住她,問她,“你到底愛不愛我?”

每當這時,她看見了都會哄他,給他點甜頭嚐嚐,告訴他,“親愛的,別這樣,我是最愛你的,你記住這一點就行。”

他像個孩子一樣,被她哄著時就笑逐顏開,她一離開,立馬又滿臉沮喪。

有一天,他問她,“你能不能稍微把重心轉移下,雖然工作很重要,但是也不能不顧家啊!”

“我也想,可是公司離不開我,我要是突然離開了,那太不負責任了。”

“這個家也離不開你啊!你不顧我的感受,就是負責任了嗎?”

“親愛的,你不能這麼說,我們一開始說好的,你也說了會支援我工作,怎麼現在變了。”

“我是男人,我需要我老婆在身邊,不然結婚還有什麼意義?”

“好了好了,乖,等我忙完這段時間,就好好陪你,可以了吧?”

說到這裡,他不好再說什麼,他很清楚,這只是她的緩兵之計,她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他倒是還好,忍忍就過去了,可是婆婆卻有意見了。某個週末,她來到家發現只有葛兵一個人在家,她臉色立馬就變了,“文婷哪兒去了?”

“工作去了。”

“大週末的,有什麼工作,她不知道我今天來嗎?”

“知道,只是……”

“只是什麼,你們是吵架了還是怎麼了?”

於是,他一時沒憋住,就把事情告訴了媽媽。她聽完之後,大發雷霆,“這怎麼行?兩個人結了婚不在一起算什麼夫妻?這樣下去,怎麼要孩子?你是個男人,怎麼能縱容她這樣?”

他被說得無地自容,很後悔把他們夫妻倆的事告訴她。

那天婆婆沒走,一直等到深夜文婷回家,兩個人說著說著就吵了起來。

本來他就已經很煩了,最後被吵得受不了了,怒了,“都少說兩句吧!最痛苦的應該是我,不是嗎?你們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他催著媽媽趕快回家,“剩下的事,我和文婷商量就行,你在這隻會吵架。”

媽媽臨走前警告文婷,“反正這事兒不解決,我會一直來。”

送走了媽媽,他無言窩到沙發上,不知道該怎樣開口。

文婷先說話了,“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你媽跑過來插一腳算什麼?”

“她也是為了我們好。”

她似乎很討厭他這麼說,“那你要我怎麼辦?離婚嗎?”

“離婚?”他從沒想過離婚,不禁睜大眼睛看著她,“為什麼要離婚?”

“不然還能怎麼樣?我的情況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明白你為什麼就不能理解我。”

被他媽媽一鬧,他也不敢說狠話了,就軟不拉幾得說,“你這樣讓我很沒面子。”

“那我們離婚你就有面子了是嗎?”

“我沒有說要離婚,你別總是把離婚掛在嘴邊好嗎?”

她沒再說什麼,氣呼呼得去睡了,他跑去哄她,跟她說話她也不理。

他想著等第二天再跟她好好聊,可是等他醒來時,她已經上班走了。

事情又回到了原點,他不知道該怎麼辦。短時間內讓她迴歸家庭,看來是不太可能了。

最讓他頭痛的是,如果媽媽再來鬧,該怎麼收場?真的要離婚嗎?

“不是我不知飢飽,而是你喂的太少”

微信公眾號 / 微博 / 今日頭條:東林夕亭

03

葛兵說,“我太自以為是了,我以為和這樣的女人結婚,我能受得了,可是就目前來看,我受不了。雖然我理解她工作忙,但是誰來理解我?她為什麼就不能多想想我呢?光嘴上說愛我,一點行動都沒有,這是讓我最失望的。”

04

丘阡說,“男人如果愛上一個工作狂女人,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不然你很可能會跟她的工作爭風吃醋。既然結婚的時候你說了會理解她,那就一如既往支援她就行。她本身就是工作狂,你愣是要她迴歸家庭,她非但做不到,而且還會反感。”

05

米希說,“雖然工作狂的女人需要尊重,但是作為女人來說,你自己得有自知之明。沒結婚時,把工作當生活的全部沒有錯,但是結了婚,該顧家還得顧家,得照顧到老公的感受,這樣才能工作婚姻兩不誤。”

06

東林夕亭說: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有時候婚姻沒必要逼著對方改變,多包容一點,才會輕鬆。

兩個人婚姻觀念不同,可以不結婚。但你不顧她的觀念非要結婚,那就要多點讓步才行。

“不是我不知飢飽,而是你喂的太少”

微信公眾號 / 微博 / 今日頭條:東林夕亭

作者簡介:東林夕亭,情感作家,專治愛情和婚姻中各種疑難雜症。我有酒和茶,你有故事,就來找我。今日頭條:東林夕亭,微博:東林夕亭,微信公眾號:東林夕亭

“不是我不知飢飽,而是你喂的太少”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