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和老師不能裝純,需教教孩子如何談戀愛

類別: 心理
《都市快報》還報導一則新聞,一對大學生情侶情人節前在杭州某賓館被發現一死一傷,微博有人爆料,這對情侶去年才從深圳某中學畢業,均被報送至重點大學,當天因發生爭執,男孩將女友殺死並自殺未遂。——Psy525.cn

夏丏尊在1924年翻譯義大利作家亞米契斯的《愛的教育》一書說“教育之沒有情感,沒有愛,如同池塘沒有水一樣。沒有水,就不成其池塘,沒有愛就沒有教育。”所以我們是不是真的該反思,中國學校教育、家庭教育還在視“早戀”為毒苗,學校裡從來不教孩子們什麼是愛、該怎麼去愛、愛被拒絕時該怎麼辦,家長們還沉迷在“我家孩子還小、很乖、不懂愛”的童話中。——525心理網

深圳學生都覺得陶汝坤“太過激”

最近一週,“合肥少女被毀容”的新聞也成為深圳中小學生間熱門話題之一,普遍觀點是陶汝坤“太過激”。小學六年級男生敏行就說:“手法太極端、太殘忍了吧?要是我身邊有這種事,讓我知道的話就不會讓它發生了。我先勸男孩啊,實在不行聯合同學把他‘控制’起來也不能讓他去傷害人。”

高一女孩鄭俞把陶汝坤稱為“殺傷力超強的恐怖分子”:“談戀愛、分手、變心、花心,在學校裡見得多啦,很平常的事為什麼總要用可怕手法解決?這樣的話,女生們最好慶幸自己長得醜,免得跟人談戀愛是錯、被人喜歡都是錯。”

初二生柏婷說:“班上有同學開玩笑,這太可怕了,可能一生沒辦法見人,如果是自己可能就跳樓了……”

同樣讀初二的俊成顯得更理性一些:“完全是過激行為,這種處理感情事件的方法太傻了。人的思想情感自由是不可能控制的,不管那女孩是不是劈腿,和平分手了結了唄,那男孩完全按自己意識走,把法律啊道德啊全都丟一邊去了。不過我覺得雙方都有責任,男孩心裡肯定痛苦,女孩如果要提分手,方式儘量溫和客觀一點嘛。”

要是你喜歡一個人,被拒絕了怎麼辦?或者戀愛中對方出軌怎麼辦?孩子們的回答看似都很輕鬆。

13歲的博晨回答:“那就算了唄,強扭的瓜不甜嘛,轉換目標。”敏行說:“那得看我喜歡她的程度,要是程度深呢,我太難過,就去找個新女朋友;要是淺呢,那就無所謂了,該幹什麼還幹什麼呀。”

俊成估計自己會很難過:“我把科學書丟了都難受了一週,被拒絕了肯定更難受。不過又不是什麼終身大事,又不是婚禮上被逃婚了,還可以彌補呀,想想她有哪些缺點,訓練自己收回對她的喜歡,再見到她還跟從前那樣相處,畢竟都是同學天天見面,大人們不是離婚了還能做朋友嗎”。

“學校從來沒有愛情方面的教育”

在本報上週六《城市週刊》有關中小學生“年齡危機”的採訪中,孩子們爆料:小學六年級女生“先下手”找男友,擔心“再晚就被挑光了”;十五六歲還不談戀愛就成“剩男剩女”……大人們口中的“早戀”早就是中學生甚至小學生中堵也堵不了的事實。

一位小學五年級生媽媽說,她的孩子和同學們還處在男女生“水火不容”的階段,完全不懂愛情。同時六年級的敏行說:“你去看看四年級的學生,(愛情上)太開放了……”學校和家長們是不是在進行一項“天真”和“假裝”大賽?假裝沒看見,或者就算看見了,天真地自我麻痺:這只是少數孩子,我們孩子晚熟,“早戀”與我們無關……

也許就是這樣的心態導致了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中“愛的教育”的缺乏。

問深圳孩子,學校會有愛情方面的教育嗎?“從來沒有。”那你們怎麼知道愛情的?“當然是電影電視啊,網路啊。”有了喜歡的人會告訴爸媽嗎?“怎麼可能?”俊成還透露:“我媽倒是跟我聊過,遇到失戀這種事一定要心情放寬。我有幾個朋友就有戀愛苦惱,只能跟同學好朋友說說。不然還能找誰呢?小學時學校有知心姐姐,可是很快就成了擺設,取消了。”

深圳央校校長李慶明說:“某種意義上,我們是愛情教育貧困的國度。學校、家庭都不涉及這方面教育,很多孩子是藉助網路、亞文化領域來接觸愛情,但這些途徑往往傳達給他們的是不確定的,甚至矛盾的、荒謬的資訊。愛情問題不僅出現在周巖、陶汝坤身上,由於我們缺乏愛情教育,使我們很多孩子在走向性成熟甚至婚姻之前都缺乏精神上的準備,以至於出現問題。我們的社會、政府、學校、家庭,都應該擔當起未成年人的愛情教育責任。”

孩子們正在談戀愛,家長老師請面對現實

知名性學專家方剛前幾天特地發表了一篇部落格:《求愛不成便毀容:證實主流性教育的嚴重失誤》,他在博文中說,此事件中最應該讓我們警惕和警醒的地方,是中國主流性教育長期以來的嚴重誤區。在他的觀念中,性教育不僅僅等於性生理教育,還包括愛的教育。“我們的性教育應該是全面的。我們的性教育還應該是面對現實的。現實就是:青少年越來越多在戀愛,或渴望開始戀愛。我們必須教會他們如何戀愛!性教育,應該包括‘教你如何戀愛’的教育。”

方剛認為,性教育不應該忽視與性有關的情感、責任、愛、尊嚴的教育,不應該回避有關戀愛的教育,應在課堂上認真講授什麼樣的愛是美好的,應該如何處理愛情,如何更好地拒絕自己不想接受的愛情,以及如何面對自己的求愛被拒絕、如何處理失戀,等等。“好的性教育,其實是人生觀的教育,是人格教育,是責任與愛的教育。性教育中一定要講性人權,這就包括拒絕別人求愛,以及理解別人拒絕的性教育;一定要講性別平等,這就包括尊重異性選擇,不要使用暴力的性教育;一定要講男性氣概的多樣性,鼓勵學生顛覆男性氣概的傷害,就不會以如此‘大男子漢’的方式來傷害不喜歡自己的女孩子;一定要講婚戀,這就包括‘什麼樣的愛情最美好’的教育,而不只是‘不要談戀愛’的教育;這就包括如何處理失戀、單戀、多邊戀的教育,而不僅僅是‘不能愛’的教育……”

李慶明本月將去杭州給當地小學生上一堂“兒童愛情哲學課”,從哲學的角度思考愛情問題。可能又有人激動地嚷嚷:小學就教愛情,太早!李慶明說,在生命教育中,對孩子進行愛情教育比性生理教育更重要。“前者屬於人文教育,後者屬於科學教育,前者應當優先進行,甚至小學生、幼兒園階段就開始介入。童話裡不是也有愛情嗎?愛情是生活中極為美好的東西,讓孩子對美好進行一定的領悟,從小就認識到愛情的神聖性、聖潔性,有了這樣的精神鋪墊,在他日後面臨性成熟、面臨婚姻時才會有一種價值引領,才會有情感指向,不至於由於愛情認知的匱乏產生一些荒謬的認識,甚至發生讓人痛心的行為。”

把愛情教育融入語文課或者專題講座

真要開展“愛的教育”,應該怎麼進行?“其實現有的課程體系中,青少年學生的愛情觀、戀愛的方式方法這一塊一直融不進去。”深圳大學科研處副處長趙衛認為,“可以開設相關的短期課程,把戀愛作為一個課題或者主講單元,給予一定課時保證,多引用典型事例的案例教學方式。現在有的老師可能即使談到相關話題,也是作為談資八卦,課堂嚴肅性不夠,對學生起不到指導的效果。”他建議教育部門不妨召開主題研討會,邀請有關專家就愛情為主題,討論愛情教育如何在中小學生中間展開,比如應放在什麼樣的學科背景下,探討常規教學的可行性,同時對現有心理學、教育學、生物學等各科老師的工作內容進行擴充套件,把愛情作為短期主題融入其中。

“其實性教育(愛的教育)的形式,可以是一門固定的課程,也可以通過班會、觀影、討論、徵文、海報、學生間的交流等等形式來進行。當然還包括學科滲透,比如舒婷《致橡樹》就是有關性權利平等的很好教材嘛。”方剛說。李慶明更認同文學、藝術渠道的愛情教育,“央校好幾年前就對中小學生進行愛情教育,並沒有固定的教材和課程,而是滲透在各種主題活動中。可以通過一個主題,滲透在文學課、閱讀課、音樂課、美術課中,比如閱讀兒童文學作品,更容易讓孩子去思考一些問題”。

語文味教學流派創立者程少堂則認為,在現有情況下,有關愛的教育語文老師可能更有責任一些。“即使語文教材長期排斥愛情內容,但相比其他科目語文教材中涉及愛情還是最多的,我們浪費了很多愛情教育的資源,有些老師對愛情內容跳過、遮蔽,反而起反效果。語文課可以首先對孩子進行愛情觀上的引導,比如教材中選用的名著,名著幾乎都會涉及到愛情,我們就應當告訴學生,應追求什麼樣的愛情。”

愛的教育僅僅是學校的事嗎?就像美籍華人、加州兒童會創辦者楊帆所說,一個孩子的教育80%靠家長,20%才靠學校。今年情人節,加州兒童會老師們對幼兒園孩子們說:“今天是情人節,是和愛的人一起過的節日,花就代表著愛,如果你們愛媽媽,就做一朵花送給媽媽吧。”於是,這些三四歲的孩子就親手做了花送給媽媽,他們大概已有模糊的認知:這就是愛。愛的教育並不僅僅是愛情教育。

在日劇中,常常會有這種情節,媽媽和上中學的女兒討論到底該選擇自己喜歡的人,還是選擇對自己好的人。這種情節看起來很假嗎?不,其實幼兒園的小屁孩就能和父母聊“愛”的話題了。V ito只有4歲,自從媽媽告訴他“愛是讓你喜歡的人做他想做的事,而不是要求對方做什麼事”之後,他不會在媽媽逛街時催促去玩具反斗城,也不會在媽媽睡覺時拉她起來一起玩,他說:“因為我愛媽媽呀。”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家長和老師不能裝純,需教教孩子如何談戀愛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