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調幹部”莫建成和潘逸陽,雙雙落馬了

類別: 新奇

上個週末,中央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長莫建成落馬。作為排名第一的中央候補委員,他算得上是一個“老資格”。

宣傳部長、市委書記、組織部長、副省長、省委副書記、紀檢組長……莫建成經歷過若干個崗位,但他在上調財政部前,只在內蒙古和江西兩地有過工作經歷。

2010年4月,54歲的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包頭市委書記莫建成千裡南下,到江西任職,擔任省委常委、組織部長。

這次調職頗為特殊,因為在同年,江西省委常委、贛州市委書記潘逸陽北上,出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治區常務副主席。二人基本上來了個“對調”,兩人如今都已落馬,且均擁有中央候補委員的頭銜。

莫建成是一名內蒙古成長起來的幹部,自16歲成為內蒙古西卓子山水泥廠工人起,他在這裡幹了整整38年。西卓子山水泥廠比莫建成只小兩歲,1958年由前蘇聯援建,本身比烏海這個城市還資深,一度是內蒙古建材行業及烏海市唯一的上市公司。

“對調幹部”莫建成和潘逸陽,雙雙落馬了

在包頭工作時期的莫建成(左一),常常會在慰問低收入群體的新聞中露面。

潘逸陽則是年輕的“老幹部”,40歲時即躋身副省級。值得注意的是,潘逸陽到內蒙古任職前3個月,曾率贛州市黨政代表團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包頭學習考察。內容主要是“學習借鑑內蒙古自治區經濟社會發展,加強贛州市與內蒙古自治區的合作與交流”。該年10月底,潘逸陽即調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治區政府黨組副書記。

類似莫、潘這樣均告落馬的對調幹部並不多,但作為交流對調幹部,出現貪腐落馬的卻不少見。

如上個月落馬的孫政才,也曾是一名對調幹部。2009年底,原農業部部長孫政才出任了吉林省委書記;吉林省委原書記王珉平調遼寧省委書記;時任吉林省長則到農業部任黨組書記、部長一職。天津的黃興國亦是從浙江調到天津。

知情人士透露,作為官員的“孃家”,省級黨委對省級高幹跨省調動流向有一定的建議權。省部級幹部任免分為“中央決定”和“中央批准”兩種,後者證實了省委的建議權。以莫建成調到江西為例,就用的是“中央批准”一語,此時的江西省委書記正是蘇榮。

仕途上擦肩而過的莫建成和潘逸陽,還是有一些公務活動的交集。

比如,在贛州那次幹部大會上,正是由莫建成代表省委出席會議並講話的。莫建成當時提到,潘逸陽在贛州工作期間,大力實施“對接長珠閩,建設新贛州”發展戰略,堅定不移地走科學和諧的追趕型、跨越式發展路子,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顯著成績,得到了贛州廣大幹部群眾的認可和讚揚。

潘逸陽當年在贛州搞過一場“轟轟烈烈”的離崗考察制度,在確定擬提拔考察物件之後,將考察物件免職調離,待崗到黨校學習培訓兩個月,期間派出考察組到其原單位對其進行全面考察,再根據考察結果決定是否提拔。

“對調幹部”莫建成和潘逸陽,雙雙落馬了

離開江西前一個月,潘逸陽(中)多次在獻愛心活動中露面。

潘逸陽說,,設計離崗考察制度的初衷,就是要通過擴大知情面,延長考察期,讓擬提拔幹部接受一定的“陽光曝曬”杜絕少數不合格者矇混過關、帶病上崗。然而今年4月,法院的判決書中披露:2000年至2013年,潘逸陽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後多次給予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財物,摺合人民幣共計761萬餘元。潘逸陽北上任職,就發生在這段行賄期間。

“對調幹部”莫建成和潘逸陽,雙雙落馬了

潘逸陽曾向令計劃行賄761萬。

“對調幹部”莫建成和潘逸陽,雙雙落馬了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