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背後涼颼颼:被替換的朋友

類別: 新奇

橘貓發我的,一個很令人費解的故事,看得我也一臉懵逼。

半夜背後涼颼颼:被替換的朋友
credit: 煎蛋畫師BC

被替換的朋友入れ替わった友人

770 :謎:2001/02/26(月) 02:15
不恐怖,就是個小段子啦。也可能是我腦子壞特了。

如今,我因為工作的關係住在臺灣。
由於不用住宿費,離日本又很近,所以我朋友偶爾會來臺灣找我玩。
就是發生在那時候的事情。

今年2月第一週的時候,渡部(化名)來找我玩了。(我是這麼理解的。 嘛,就這個設定看下去吧)
從那之前的一週開始,我們就有相互發訊息聯絡,在離開日本前一天還打了電話確認。
那傢伙就乘著週五下午7點的班機飛來臺北了。

我下班後去接機,然後一起吃了個晚飯後又一起去會所喝酒了,總的來說,就是帶他體驗了一把海外赴任者最典型的週末娛樂活動。
那貨是第一次出國,開心的像個幾十歲的孩子,明明老大不小了。
我就他這麼一個好基友,是高中結下的死黨,好難得見一次,我也開心的不得了。

第一天由於時間關係,只有些晚上的活動,所以我決定第二天帶他去市裡轉轉。
我在這邊交了個女朋友,然後那天我們是三個人一起出去的。
一天內,在臺北和它近郊轉了一圈。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第三天。也就是週日,他要啟程回日本的那天。
我和我女票一起送他去機場。
是在他辦完了登機手續後,我們仨在機場的餐館聊天時候的事。

我無意中發現渡部的手背上有一個紋身。
我是去年7月份來的臺灣,記得那時候他還沒有這個紋身。
而且他現在還在新宿新都心的某酒店餐廳工作,所以很難想象他會在這種顯眼的位置紋身。

771 :謎:2001/02/26(月) 02:15
說起來,在我們學生時代,大概4年前吧,我沉迷亞洲旅行,
那時候在印度認識了個朋友,好傢伙,他全身都紋滿了圖案。
名字叫藤木(化名),他周遊世界好幾圈,有著說不完的奇聞異事,是個很有趣的傢伙,
所以只要知道他回日本了,我就會去找他喝酒。

渡部手背上的紋身我是見過的。和藤木的紋身一模一樣。
我有個特殊的小習慣,就是喝酒的時候喜歡看對方的手部動作,所以印象深刻。

然後我抬頭看渡部臉,卻發現,不知為何,我眼前坐著的是藤木。
我完全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真的就幾秒鐘前,我面前的這個人還是渡部。
我直接就問藤木。
“藤木,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還問了我女票“誒?渡部呢?”
然後藤木和我女票也瞬間懵逼了,一臉你說啥?的表情看著我。氣氛很詭異。

我女票十分肯定的說,我們週六週日都是和藤木在一起的。藤木則是隨便敷衍我。
我要瘋!
從週五開始我就一直和渡部在一起玩。
週五晚上在會所喝酒的時候,週六一起逛的時候,和我說話的都是渡部。
我清楚地還記得和女票聊到了我和渡部高中時候一起犯二的故事。
我只得暫時壓下狂躁的內心,送走了藤木。

之後,我無數次問女友,但是她都說,在她的認知範圍內(週六週日),我們都只和藤木在一起。
之後我還是在意的不行,就去了第一天一起喝酒的會所,問了那邊工作的姐姐們,
她們的回答也都是藤木。
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記得他手背上的紋身。

但我還是無法接受,由於我工作比較忙,於是就拜託我女票把週六觀光時候拍的照片打了出來。
然後,那些照片上的人,是渡部!
這個是物理性的證據,這麼想的話,之前和我一起玩的果然是渡部才對!
但是,身邊每個人都說是藤木。

更加難以理解的是,渡部給我發了照片過來。
我和渡部如今也還有在郵件裡聊當初臺北的事情。
更過分的是,我通過明信片得知,藤木從去年年底開始,就一直呆在印度。
順便一提,藤木說他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我到現在也還是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本文譯自nazolog,由譯者喵熊汪太狼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半夜背後涼颼颼:被替換的朋友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