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ra:詭異的記憶

類別: 新奇

Keith Albert

我曾在接受手術時被麻醉,但我當時仍然意識清醒。那年我十九歲,不慎遭遇車禍。我被送去做手術後,能夠在醫生縫合我的臉時感受到周圍的環境。我一動也不能動。我的眼睛上蓋了一塊藍色的毛巾。我試著移動但什麼都沒發生。我能夠感覺到醫生正在縫合傷口,也能聽到他們的對話。

醫生正在告訴每個人,他的兒子已被美國空軍學院錄取。他談起了被錄取的困難度,以及讓某位美國參議員推薦他兒子的艱難性。自始至終,他都在精心地縫合我的臉。

最後我終於能夠稍微動一動手時,有人說:“他醒了。”

再醒來時,我已身處手術後的特別病房。

第二天,我告訴醫生我曾在手術中醒來。原本他不相信,但我一字不差地說出了他的對話後,他信了。他不停地道歉,並表示這事兒原本不應該發生。

Emily Dozois Bauer

那年我大約三歲,正看著我的母親在廁所的鏡子面前化妝。

我:媽媽,當我想要我的腿動起來的時候,我的腿怎麼知道要動呢?

母親:你的大腦會向你的腿傳送訊號。

於是,我開始想象我腦海裡的人如何走到大腿,然後告訴大腿這裡的人要按下按鈕。我還是沒有弄明白。畢竟只要我想動,我的腿就能立即動起來,那為什麼這些人能這麼快呢?答案是:開車!我畫了一幅圖,裡面兩個開懷大笑的人開著白色卡車從我的大腦開到了大腿。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畫完,並表示:“他們肯定是開車過去的,因為走路太慢了。”

我的母親點了點頭無視了我。顯然她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E. Skovgaard

我在上幼兒園的時候,每逢洗手就會待在洗手池最靠近裡面的地方。因為萬一有恐龍出現,那麼最先被吃掉的就會是我旁邊的孩子。

Quora:詭異的記憶
credit:123RF

不要讓你那四歲的孩子看侏羅紀公園。

Ekaterine Iberi

我記得我父親的葬禮。至少,我認為我記得。但我家裡沒有人能夠證實這一點,所以才顯得詭異起來。每個人對那件事的記憶都很模糊。

這可以理解。我的父親二十年前就已去世。因為當時我才一歲半,所以我不確定這是真實的記憶亦或者是我編造出來的東西。我寧願是前者。

我們當時住在公寓裡,就在三樓。住在我家右邊的鄰居與我們是好朋友,那時候他們常常照看我,但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搬走了。

我這一輩子都記得這件事,並且它在我的腦海裡栩栩如生:

我的鄰居將我抱在她的懷裡。我們站在窗戶邊,能夠俯瞰公寓入口。樓下擠滿了人,他們都穿著黑衣服。在我的國家,葬禮上穿黑衣服是一種習俗。我還記得每個人都在哭。我父親的靈柩被家族裡的其他男性扛在肩膀上(另外一種習俗)。他們將他扛起來抬走了,直到街尾,直到葬禮上。

我記得那口棺材沒有蓋上,我的父親穿著西裝。我記得他看起來與我很不同,但他如此有生氣以至於我差點從鄰居的懷裡栽下去。我當時正靠向他,呼喚著希望能得到他的注意。我還記得他的沉默令我疑惑。

我聽到鄰居在哭泣,就彷彿這是昨天的事。她正在說:“親愛的,記住他。”

這是我對父親的唯一記憶。

本文譯自Quora,由譯者肌肉桃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Quora:詭異的記憶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