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長跑為何和健康沒半毛錢關係?

類別: 新奇

超長跑為何和健康沒半毛錢關係?

超馬拉松運動員異於常人。通常而言,當人們思考跑步和劇烈程度時,二者似乎存在相關性:跑得越多越劇烈。10千米?小菜一碟。半程馬拉松?也不難。全程馬拉松?這就屬於劇烈運動了。然而超馬拉松運動員們可不止跑42.195公里,他們有時候會跑上80甚至160公里。顯然,超馬拉松運動員是最劇烈、最堅韌的那群人。

不知情的人可能會想,這些跑步的意義何在?儘管絕大多數人將跑步和身體健康聯絡在一起,但許多超馬拉松運動員認為,他們跑步的原因並不在於獲得肌肉或保持心臟健康,而是在於獲取一種“流動”感——這個朦朧不清的術語和跑步者們提出的其他模糊概念有所聯絡,比如“跑步之‘嗨’”。(詳見煎蛋網:跑步過後的“嗨”感從何而來?)

1990年,克萊蒙研究大學的心理學教授Mihaly Csikszentmihalyi首次創造了“流動”這個術語。2004年,他在一次TED演講中詳細解釋了這個概念,並表示這是快樂的關鍵所在。

聽上去很像普通跑步者都能體會到的大腦狀態。所謂流動感,基本上就是機械化地從事自己所擅長的事情,然後美妙地迷失在一片創意過程中。Csikszentmihalyi表示,我們可以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利用流動的力量。跑步運動員經常湧現出“嗨”感——內啡肽湧入大腦,使他們感覺到自己的嫻熟、被關注、強大。然而,我們這些凡人同樣可以利用流動的力量。他的研究表明,當你的挑戰和技能均高於普通人所能達到的水平時,典型的“流動”就會發生。

換句話說,你應當在你知道自己能夠征服且相當擅長(但還不是最棒的)的領域裡挑戰一個熱愛的專案。你希望感到被挑戰,因為你希望“感到舒服,但不十分激動”。

這些都將在“禪”和“涅槃”等近乎超自然的感覺裡達到高潮——跑步者經常試圖解釋這點,但卻解釋不清。一名跑步者表示,他跑步僅僅是為了獲得“成就感”:“我們更容易為某些嚇到我們的新事物感到驕傲。”這便是流動的本質:從事一些略嚇人的事情,征服它,領略無與倫比的獎賞——完成了一件不久之前看上去還似乎不可能的事情。

[蛋花 via scienceofus]

超長跑為何和健康沒半毛錢關係?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