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付通試水黃金交易 社交牌仍需市場檢驗

財付通試水黃金交易 社交牌仍需市場檢驗

李暉

不參與春節紅包大戰的微信,不等於放棄了“紅包+金融”的戰場。騰訊財付通在春節前通過內測微信“黃金紅包”推出與工行合作的“騰訊微黃金”,在節後隨著金價攀升成功吸睛。

對於業界對內測期產品的關注與質疑,騰訊微黃金團隊方面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騰訊微黃金對接的是現貨黃金而非紙黃金投資,目標群體主要是尋求資產保值增值而非短期炒作,在目前仍未實現的“兌換實物”層面,未來將會開通,並不排除試水“黃金電商”的可能。

社交基因帶來的低成本遊戲式推廣是騰訊深諳的玩法,而在此背後蘊藏的深層意圖卻不止卡位黃金市場那麼簡單。值得注意的是,在投資屬性和市場邏輯全然不同的黃金市場,社交優勢是否仍能幫助其攪動行業格局,使海量資金成功“藏金微信”?在業內人士看來,如何將低門檻黃金投資與更多投資標的和商品市場掛鉤,實現這一服務的深度挖掘創新才是真正考驗。

“毫克”門檻卡位黃金交易

官方資訊顯示,“黃金紅包”對接的是一款騰訊與工商銀行

聯合推出的線上現貨黃金交易服務——騰訊微黃金。在該服務中使用者購買的黃金份額將儲存在工行,通過微黃金平臺進行查詢、買賣。目前,在內測中收到“黃金紅包”份額將自動存入“微黃金”賬戶中。事實上,“微黃金”是以工行傳統的現貨黃金業務為基礎進行的“網際網路式改良”,把起投門檻降低到了0.001克,並免除了買入部分的手續費,保留了千分之五的賣出手續費,並可實現“T+0”提現。

據騰訊微黃金團隊方面透露,推出微黃金是希望吸引更多使用者進入黃金市場實現資產保值增值,並讓更多黃金和多元化交易方式在市場流動,是對支付和金融業務的進一步延展。

雖然打出了毫克買金的低門檻,並擁有在貴金屬交易上優勢突出的工商銀行加持。但處於內測階段的“微黃金”在產品的核心功能完善性與創新性上仍存在改進空間。

事實上,由於生產、運輸、儲藏等各個環節,涉及到保險、運費等不同費用,在黃金市場中,實物金的手續費要高於紙黃金。以工行為例,對接現貨黃金的“積存金”主動積存手續費達到1.5%,即使採取定期的方式,一買一賣也要1%。騰訊微黃金在對接此類產品的基礎上,除了大幅降低交易門檻,0.5%的手續費確實已有明顯優惠。

但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目前騰訊微黃金名為“線上現貨黃金交易服務”,卻無法做到提取黃金實物。在一位業內人士看來,如果缺失這一核心功能,這款實物黃金交易產品則與紙黃金沒有太大區別,費率上則明顯高企。

對此,騰訊微黃金團隊方面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微黃金對應的產品型別為現貨黃金,優勢在於購買方便、門檻低、可以零存整取,面對的仍是以資產保值而並非短線炒作的群體。實物黃金提取服務目前暫未上線,但將在打磨好微黃金的基礎產品功能基礎上儘快推出該項服務。

而在分析人士看來,微黃金在實物提取方面確實存在諸多挑戰。黃金錢包首席分析師肖磊告訴記者,由於騰訊微黃金的門檻以毫克計算,與實物金提取通常以10g起步,如果使用者想兌換兩三克的黃金實物,則很難在銀行找到對應服務。“克數越小,加工成本越高,甚至無法達到投資級別。而提取實物黃金還需要繳納更高的手續費。”而另一方面,肖磊認為,銀行提取實物,還需要工行分支行體系的整體協調,同樣存在各方利益博弈。

社交牌如何撬動市場

騰訊試水黃金交易服務的背後,是“網際網路+黃金”市場的快速崛起。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已經連續8年成為全球最大的黃金現貨交易市場。根據中國黃金協會《中國黃金行業社會責任報告》顯示,2014 年中國民間黃金儲備約為 6000 噸。而據肖磊測算,目前這一數字已達到約9000噸,若將這些儲備黃金摺合成人民幣,民間黃金市場已經超過2萬億元。

而另一方面,2016年以來的國際市場黑天鵝事件頻出,多方不確定性直接推高了黃金的利好行情,其保值和避險功能被進一步放大。

在肖磊看來,由於傳統商業銀行的黃金銀行主要針對儲蓄使用者,客戶覆蓋面受限,多以貯存保值功能為主,生息方式單一,產品吸引力有限,對整個黃金產業鏈的參與深度和創新力度較小。網際網路力量的滲透,則是解決傳統黃金投資痛點和補位黃金金融服務的重要方式。

2014年年底,阿里巴巴推出“存金寶”,與黃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對接,率先打出“一元起購、零手續費”的口號;2016年7月,京東推出網際網路定期投資產品“金生金”,具備黃金生息功能。而微眾銀行此前也推出黃金積存生息類產品“微眾金”,除了1元起購,還可以享受活期產品利息,並支援掛單買進/賣出。此外,包括傳統黃金龍頭企業和黃金錢包等風投系垂直平臺均已開始涉足網際網路黃金實物交易市場。

在此背景下,騰訊的試水顯得順理成章。不過與目前市場上深入產業鏈、生息方式多樣的同類產品相比,微黃金提供的服務內容仍稍顯單一,手續費上也不具優勢。在肖磊看來,作為流動性較低,風險波動大的交易品種,黃金投資受金價走勢和投資者對金價的預判影響大,金價若進入低迷期或影響投資者熱情,需要平臺提供更多元化的產品,如何與更多投資標的或是商品市場掛鉤才是關鍵。

據騰訊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微黃金的目標群體顯然更關注黃金保值功能而不是“炒金”群體,頻繁交易和提現可能不會是主流需求。但在目前仍未實現的“兌換實物”層面,其實存在著試水“黃金電商”的可能。對於投資金額低不夠銀行兌換門檻的使用者,選擇在和黃金飾品商家提取等價飾品是更可取的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從毫克起步、紅包形式推廣等極具騰訊色彩的出牌方式來看,騰訊推出微黃金業務不是僅卡位黃金市場那麼簡單。

根據微信官方資料,2017年的春節期間(除夕到初五)微信紅包的收發總量突破460億個。積水成海,這一情況直接推高的則是微信零錢賬戶中的沉澱資金。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訊號是,不久前央行收緊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備付金管理,直接“鎖住”了第三方支付利潤來源之一的“備付金利息”。

根據此前媒體報導和業內人士確認,財付通沉澱的客戶備付金規模約在1500億元,而微信零錢賬戶的沉澱資金則是財付通備付金的重要來源。

業內人士認為,如何為微信中龐大的沉澱資金找到更多理財方向,把蓄水池中的支付使用者更多吸引到深度網際網路金融服務之中則是黃金紅包和微黃金的重要功用。

在蘇寧金融研究院網際網路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看來,隨著微信使用者量的積累,其產品戰略已經從增量使用者擴充進入存量使用者挖潛的新階段。與微信紅包的普適性和低門檻不同,黃金紅包由於流動性和手續費等限制註定不是要成為全民爆款型產品,“其使命應該在於加速微信支付存量使用者的篩選和分層,提升中高階使用者層的產品體驗和黏性。通過對中高階使用者的掌控,提高產品的盈利能力。”

財付通試水黃金交易 社交牌仍需市場檢驗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