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醫改”真要難保了? 反對它的衛生部長獲批上任

圖片來源:網路

據《芝加哥論壇報》2月10日報導,美國參議院對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提名人湯姆·普萊斯(Tom Price)進行投票表決,結果以52票同意、47票反對的結果涉險通過。

普萊斯的任命是兩黨圍繞前總統奧巴馬力推的醫改法案的又一次角力,此次投票結果也彰顯了參議院內共和黨和民主黨在此問題上的巨大分歧。目前,參議院中共和黨有52人,民主黨有48人,這意味著在普萊斯的任命上,當天出席投票的全體民主黨員投了反對票,全體共和黨員投了贊同票,兩極化趨勢明顯。

“奧巴馬醫改法案”全稱是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由奧巴馬在2010年3月簽署生效。該法案的受益方主要是處於醫保體系之外的低收入群體,然而,醫改實施以來,反對聲不斷。反對者認為醫療成本上升使得許多人的醫保支出大幅增加,並引發了中產階級的不滿。

川普自競選以來,一直宣稱一旦上任就要廢除奧巴馬醫改法案,同時制定一項新的醫改法案進行替代,其上任後簽署的第一道行政令就是“叫停” 奧巴馬醫改法案。

作為掌管醫療衛生領域的最高行政官員,普萊斯將受命改革奧巴馬醫改法案,但他為何招致參議院民主黨的全體反對?

理念之爭

民主黨反對普萊斯的原因實質上是兩黨理念之爭。在民主黨實現奧巴馬醫保之前,美國醫保體制的基本特點,一是勞動所得,二是完全的市場機制,沒有政府參與。在這種制度下,美國的絕大部分人口是擁有醫保的,可以解決病患之憂。但確實也有大約10% 的人口因為買不起,而沒有醫保。對於這部分人群,美國政府發揮輔助功能,主要是州政府出臺一些政策提供幫助。

奧巴馬醫改顛覆這種美國式醫保,他通過聯邦政府的鉅額補貼,資助低收入者去市場上買保險,因此被稱為“平價”。如果失去這種補貼,價格就會比過去昂貴很多。雖然保留了市場,但其本質與福利派發一樣,都是用納稅人的錢,去實現醫保的平權化。

在美國,共和黨主張小政府、大社會的傳統觀念,民主黨則反之。當力推奧巴馬醫改法案的民主黨認為聯邦政府應該主導醫療保障,並染指聯邦政府的鉅額資金時,共和黨人理所當然的一馬當先跳出來,堅決反對。

因此,多年以來,共和黨人一直想要達成廢除奧巴馬醫改法案的目標, 而普萊斯則一直是該法案的強烈反對者。

普萊斯早在2011年就曾經表示,“醫改的目的是提高可得性、支付能力、質量、響應能力和創新,而奧巴馬的平價醫療法案做不到任何一點” 。

作為之前對奧巴馬醫改法案猛烈抨擊地迴應,此番民主黨選擇了集體反對。

涉嫌醜聞?

民主黨反對的第二個主要原因是針對普萊斯個人的。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普萊斯在過去四年中交易了超過30萬美元醫藥類公司股票,並提出和推動了可能影響這些公司股價表現的諸多議案。

2012年以來,普萊斯買入和賣出了大約40家醫療保健、製藥和生物醫藥公司股票,其中在當前國會任期內進行過十幾家公司股票的買賣。

而普萊斯是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的成員之一,隸屬掌管醫療保健事務的分委會,該分委會的監管物件就包括聯邦醫療保險專案。因此,即便普萊斯沒有獲得任何內幕訊息,他買賣醫藥股的行為也會讓人覺得存在利益衝突,進而削弱公眾對他的信任,招致民主黨的反對。

具體舉措

此外,普萊斯在改革奧巴馬醫改法案的具體舉措上也令民主黨不滿。

普萊斯對奧巴馬醫改法案的抨擊主要集中在該法案給予聯邦政府以及衛生部的權力範圍上,認為聯邦政府不應該主導醫療保障,這與民主黨的主張相反。

另據ABC NEWS分析,“個人強制醫保”是奧巴馬醫改法案的核心條款,要求所有個人都必須購買保險,否則將處以罰金。但此條款被以普萊斯為代表的反對派認為是聯邦政府過度侵入了個人選擇,並將予以改革。

普萊斯還可能主張給予保險公司更大的靈活性,由他們決定是否承保法案中所列的具體條款,如奧巴馬醫改法案強制要求保險公司必須涵蓋避孕專案,普萊斯則可能將拿此條款“開刀”。

改革已經執行了7年的奧巴馬醫改法案是一個巨大複雜的社會工程,加之民主黨的強烈反對,由普萊斯“具體操刀”的改革是否能最終兌現川普競選時的為每個美國人帶來能負擔得起的、容易獲得的醫保計劃,目前尚難預料。此外,即使是廢除奧巴馬醫改法案,川普當局也同樣不能迴避解決醫保覆蓋和降低醫療成本這兩大政策難題。

“奧巴馬醫改”真要難保了? 反對它的衛生部長獲批上任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