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需要新興經濟體(環球熱點)

  • 第06版:國際觀察
  • 版面導航
  • 上一版下一版
日 報周 報雜 志人民網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7年02月11日 星期六

世界需要新興經濟體(環球熱點)

楊 寧 胡曉菲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7年02月11日  第 06 版)

圖為巴西伊瓜蘇大瀑布
來源:資料圖片

2月8日,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公佈一份題為《2050年的世界:全球經濟秩序如何改變》的報告。報告預測,到2050年,全球經濟重心將由G7轉移到E7,新興經濟體將會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引擎。

對此,本報聯絡了該報告總撰稿人、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首席經濟學家約翰·霍克斯沃斯。他表示,新興經濟體將在21世紀佔據主導地位。預計到2050年,中國將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

(G7:指七大工業國,包括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加拿大)

(E7:指七大新興經濟體,包括中國、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亞、墨西哥、俄羅 斯、土耳其)

新興經濟體被看好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後危機時代的新興經濟體與已開發國家在全球經濟方面開始了實力轉換。目前,已開發國家在經濟體量上仍佔優勢,然而在增量貢獻上已開始發生轉折。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9年來,對世界經濟貢獻最大的不是西方。包括金磚國家在內的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對世界經濟的貢獻率超過80%,而西方國家不足20%。”清華大學經濟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已開發國家經濟形勢不如從前。英國《金融時報》稱,美國史丹佛大學霍爾教授曾發表《長期疲軟》的文章,表示美國經濟前景不容樂觀。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2050年的世界:全球經濟秩序如何改變》報告中稱,到2050年,歐盟27個國家在全球GDP中的份額可能下降到10%以下。

一些國際經濟組織普遍看好新興經濟體。1月,《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顯示,在經歷了2016年的低迷不振之後,2017-2018年經濟活動預計將加快。其中,全球經濟前景增強的主要原因是新興經濟體增長預期的加快。

“金磚之父”吉姆·奧尼爾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世界經濟發生了巨大變化,新興經濟體在國際事務(特別是經濟事務)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金磚國家現在的表現超過了當初的預期,而且這主要是因為中國。”

中國被看做新興經濟體發展的領頭羊。何茂春表示,“國際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對世界經濟的貢獻率佔了30%。從經濟發展速度和世界經濟的平均值來看,中國是對全球經濟復甦最大的貢獻者。”1月份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2017年GDP增長率將提高0.3個百分點至6.5%。

實力轉換原因多多

金融危機以來,已開發國家經濟的結構性矛盾凸顯。外交學院國際經濟系主任江瑞平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已開發國家一些結構性問題集中爆發出來。2009年以來,這些國家經濟開始出現整體負增長,歐洲國家陷入主權債務危機,由此出現了金融危機與財政危機的惡性迴圈。”

“新興經濟體抓住了新一輪全球化的機遇,比較有效地融入了經濟全球化過程。其中,中國更加具有代表性。”江瑞平稱。

新興經濟體在吸引企業投資上有著廣泛的優勢。約翰·霍克斯沃斯稱,新興經濟體的發展將為企業創造許多商機。普華永道《2050年的世界:全球經濟秩序如何改變》報告稱,新興經濟體更加具有吸引力,他們已經顯著改善了過去十年的環境狀況,越來越成為值得投資的地區。

吉迪恩·拉赫曼則從人口的角度論述了新興經濟體和已開發國家經濟實力轉換的依據。他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稱,經濟實力轉移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人口。到2025年,世界大約2/3的人口生活在亞洲。相比之下,美國將佔世界人口的約5%,歐盟約佔7%。

新興經濟體有著較大的經濟發展空間。何茂春稱,“發展中國家在基礎設施建設、製造行業、物流業、社會公共服務建設、服務貿易等方面更具有優勢。新興國家的困難相對會少一些,經濟增長的動力較多。可以預測的是,在未來5到10年,新興國家仍處在快速增長期。”

經濟格局顯變化

在已開發國家出臺貿易保護政策的同時,新興經濟體之間開始加強合作、“抱團取暖”。據俄羅斯衛星網2月8日報導,近年來,拉美一些經濟體在經濟和政治上表現出更強的獨立性,大大降低了對已開發國家的依賴。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的墨西哥努力把握機會,通過與中國等發展關係,實現本國經濟的多樣化。

新興經濟體積極謀求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和話語權。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2010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開始實施份額調整,提升中印等新興經濟體的份額和投票權比重;2016年人民幣成功加入SDR籃子;G7擴容成為G20,中國成功舉辦2016年G20杭州峰會等都表明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得到了提升。

除此之外,新興經濟體打造的亞投行、金磚國家組織和“一帶一路”等新的合作形式為全球經濟治理體系進行了有益的補充。這些將會與原有的機制一起,促進全球化向前發展,成為推動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區域一體化的重要力量,逐漸影響全球經濟格局,何茂春表示。

當然,新興經濟體在助推全球經濟發展中還面臨著挑戰。對此,約翰·霍克斯沃斯表示,面對著像英國脫歐、川普上臺這樣的政治衝擊,各國政府需要更強的領導力來抵制貿易保護主義,在氣候變化和全球減貧等一些長期議題上保持推動力。

必須看到的是,全球經濟發展速度有快有慢,但總體向前發展。何茂春表示,“過去西方國家對全球經濟的壟斷使本國經濟承擔了過多的負重,忽略了國內經濟增長的積極力量。他們也在調整,全球將進入一個改革期和調整期。在未來,世界經濟最大的火車頭還是中國。中國經濟保持新常態,是新興經濟體的中流砥柱。世界經濟的發展越來越離不開中國經濟的支撐。”

返回目錄放大縮小全文複製下一篇
世界需要新興經濟體(環球熱點)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