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舊迎新 股市十年未有之大變局

股市十年未有之大變局,正在發生。

琢磨新的玩法,琢磨大資金搞什麼新玩法,是雞年新氣象。

做這一行,最大困擾之一,是經常會被問到對股市的看法。

對此,有很多託詞來避免親友隨我掉坑。這幾個月經常回答說:現在股市有3000多隻股票了,大部分都不熟悉,很多連名字都沒聽說過、也記不住,我對股市什麼看法,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管理層和“國家隊”的看法。至於“國家隊”什麼看法,我不知道……

是的,十年前,我們寫報導時描述最慘烈的股市,用的詞是“千股跌停”,意思是幾乎所有股票跌停了。現在,A股已不能用“千股”來涵蓋了。

猴年的股市,指數表露得很清楚,上證指數

跌一成多,
深證成指
比滬指慘,
創業板
指又比深證成指慘。其實,剝掉大盤藍籌股,滬市的同類股票和深市一樣低迷。

根據使用者調查,2016年相當比例的使用者朋友在股市撞了牆,錄得負收益。

股市投資在大的層面,脫離不了水和麵的關係,和麵的時候,面多了加點水,水多了加點面,最後總能把面和好。股市大部分時候是存量資金的遊戲,股票多了,多到一定程度,一些個股就被邊緣化,至於邊緣化週期的長短,現在看,有的個股邊緣化狀態的時間是越來越長了。

股市是對資訊、預期和資金的博弈,白馬股業績如果穩健,股價往往已經提前反應了一兩年乃至更長時間的預期,這就是為什麼一些股民朋友買績優股也會虧損的原因,在波段踩錯了節拍,不論是績優股還是績差股可能都一樣。在一隻股票的注意力經濟達到高點的時候,往往股價也是高位,這種站崗,不知何時才能得到解放,有時需要半年、有時需要幾年才能重新達到吸引資金注意力的前高點,從而衝刺前高點解放套牢盤。

2016年中報每10股送轉10股以上的高送轉有43家上市公司,它們的表現是破天荒的。

統計顯示,這43只中期10送10以上的高送轉個股,超過30只在預案公佈日以後累計漲幅為負。中報推出10送轉10、10轉送20甚至10送轉30最後卻錄得跌幅,這是什麼樣的場景?

吳通控股

8月底公告中期分紅預案每10股轉增30股,9月底除權,結果自公告預案之日起下跌超過40%。另一方面,該公司股東減持約20億元,大量在8月份前後拋售。公司在去年12月實施的2016年員工持股計劃也被套了,成交均價為10.16元,較目前價格浮虧兩成多。

一些沒有股東減持的上市公司,宣佈高送轉後股價表現也不理想。愛康科技

2016年中期實施10轉增30、
林洋能源
10轉增25派2元,均公告後至今下跌超過30%。

以前說高送轉不靈了,是10送轉5這種比例不太靈光,現在是10送轉20有時也不太靈光了。

股票太多,韭菜不夠了,衝著高送轉就直接湧入陌生股票的活躍資金少了。監管部門也更細緻了,深交所就對大比例高送轉的上市公司背後企圖進行了關注,要求上市公司規範披露相關事項,特別是股東減持意向。

值得我們思考的是,萬一,如果萬一,歷來風行的高送轉不怎麼行了,將會被什麼樣的新模式取代呢,什麼樣的新慣效能風行起來?

用內外打通的方式來進行表面合法運作股價的方式,我們一直稱之為類坐莊。這種方式,其實現在仍然是影響股價的有效手段,之所以說類坐莊模式快失效了,是因為一座里程碑的倒塌。這個手法玩得最好的,是徐翔,結局是判了刑罰了款。股市多年賺來的,一筆罰金就收走了。是的,徐翔被罰110億元。

徐翔是操盤手世界的代表,低調、成功率高。與其唯一一次間接接觸,是幾年前做資訊時,一次同事就某隻股票寫了幾百字的新聞,當日徐翔回話說這個席位是他的但是這隻股票不是他買的。這些年,就連他經常操作的營業部席位,也成為市場關注的風向標

。除了二級市場精準抓牛股,這些年很多上市公司也以邀請他參與
增發為榮,他參與的定增無一不是大賺離場。印象深刻的一次,他參與定增一隻傳統行業的股票併成為第二大股東,業績沒什麼動靜,但突然破天荒地大比例高送轉,半年漲了兩倍多,巔峰時刻,迎來了限售股解禁……

從監管部門的大資料監控來說,對內幕資訊人、對異常交易異常波動的監控已經極其強大,是能實現從蛛絲馬跡拎出破壞股市公平公正的事件。

從震懾力角度看,很多冠之以市值管理名義的操作,都要改頭換面,更加註重合規性,可以預見的將來,大資金的運作會出現新玩法。

11月份上市公司3008家,總市值53萬億元;12月份上市公司3052家,總市值50萬億元。2016年全年,各月總市值一直往上走,直到12月發生逆轉。股票多了幾十只,總市值卻縮水了,原因當然是股價掉了。

最近一兩個月,不光是股價表現一般,新股的漲停板數量也沒以前那麼壯觀了。

身處未實行註冊制但新股發行勢頭追趕成熟市場的當下,新股上市連續漲停天數呈下降趨勢。

我們已經習慣了新股上市後連續漲停,彷彿這是正常的世界,忘卻了就在六年前還有連續新股上市首日就破發的三輪新股破發潮。如果新股難中籤、中籤賺不到多少錢,留著打新的市值也尷尬。新股漲停板神話是否會有新的變數,這也是雞年未可知的變化。

就像深圳人這幾年習慣了去香港購物,香港的日用品比深圳還便宜,忘卻了以前港貨貴的場景,港元重啟升值勢頭後,再發生什麼變化,也未可知。

有一個使用者說,在他二十年多年投資生涯中虧損比例最大的是一隻中籤的新股——中籤了新股,最後賣出時虧損了70%。2011年初這位使用者朋友申購到華銳風電

,結果上市首日開盤即破發,一直拿著,這1000股中籤新股幾年後賣出最終損失6.5萬元。華銳風電發行價90元,現在股價2元多(復權摺合14元多),破發高達84%。令人感慨,股市真是難有定可安全獲利的投資。

養老金春節後準備入市了。和社保的運作模式暫時沒看出多大差別。

養老金可預見的一年內入市資金量其實都不大,對於A股這樣的巨大體量而言不算是資金面的重大變化。但影響很大:A股對國家而言最早的重要定位是為國企解困,後來隨著股市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性提升,這個提法逐漸淡了,資本市場成為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的重要平臺;這些年國企改革

進入深水區,股市的角色重新吃重,加上2015年股災第一次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國家隊”救火,連同社保和將入市的養老金一起,股市的表現與全民利益更緊密連線,除了全民炒股這一層意思外,國家層面關心的全民養老保障也與之掛鉤。

可預見的未來,股市政策將越來越微妙,與央行、保險

銀行業
監督管理部門以及發改委等巨集觀調控部門的聯動也越來越複雜。

“國家隊”的偏好和動作一直在被不斷挖掘和放大。國家在國策層面上的考慮也被市場不斷揣摩,國資改革作為市場上安全程度高的題材,在最近半年獲得大資金密集關注以至於大象起舞可以跳過小盤股就是一個明證。至於雞年大盤藍籌股在目前的資金面能否保持比中小盤

股更好的活躍度,是一個謎。

越來越多的機構人士和公司內幕人士被處罰,類坐莊模式遭遇前所未有的壓力。真金白銀入市的“國家隊”組織越來越大。國企改革

從管企業走向管資本。不管以何種形式,大擴容意味著很多股票更加難以吸引到
資金流入,也意味著部分資金必須尋求集中到更有競爭力的品種上,個股分化不可避免。後股改時代這十年形成的格局,正在重建。

股市這一兩年在萌芽一些新的資金玩法,新的風向如泰山壓頂又如潤物細無聲在醞釀之中。

也許過去的這個猴年,您在這個上躥下跳的猴市有過不如意;

惟願雞年,股市大吉,您的財運大漲。

辭舊迎新 股市十年未有之大變局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