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貼退坡,新能源車企如何接招?

□本報記者 寇敏芳

日前,備受關注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新政塵埃落定。由財政部、科技部、工信部和國家發展改革委四部委聯合釋出的《關於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規定,自2017年1月1日起,新能源汽車補貼額度比2016年降低20%,地方財政補貼不得超過中央財政單車補貼額的50%。不僅補貼退坡,還從整車能耗、續駛里程、電池效能、安全要求等方面提高補貼的技術門檻。

這將對市場、產業帶來什麼影響?新能源車企將如何接招?

商用車漲聲一片,乘用車影響較小

“我們做了最壞的打算:停止生產新能源物流車。”近日,一汽(四川)專用汽車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郝再生又接到幾個退單電話,退掉的都是新能源小貨車。去年,公司啟動了新能源物流車專案,針對物流企業運輸量大、頻繁的特點,開發出一款純電動廂式物流車。該車雖比燃油車貴3萬元-4萬元,但物流企業的使用成本比燃油車低,去年一推出就很受歡迎。補貼降低後,對物流企業來說,車輛的成本增加了7萬元。

同為新能源商用車生產商的成都客車股份有限公司,也面臨類似問題。公司總設計師楊劍波說,漲價是必然的,目前正在核算價格,銷售肯定會受到影響。

新能源商用車漲聲一片,乘用車市場卻相對“堅挺”。三和集團銷售經理李鋼表示,目前還沒有接到廠家的漲價通知,“下一步漲價的空間也不大”。四川野馬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銷售部部長楊澤友也明確表示“不會漲價”。

為何商用車漲價明顯?四川省汽車工程營銷委員會副祕書長張儼藝認為,一方面是我省新能源商用車發展相對較快,補貼退坡的波及面較大;另一方面是新的補貼政策強化了對動力電池的支援,而電池等核心原件標準較低,抬高了商用車的補貼門檻。

退坡意料之中,提升技術減成本

“補貼退坡是趨勢,企業已有所準備。”張儼藝說,企業已經行動起來。野馬公司在採購、生產、推廣、銷售等各個環節都制定了降成本的長期計劃,“目前補貼的成本佔總成本的比例從30%左右降到了25%,新政執行後仍有利潤空間。”

一汽(四川)專用汽車有限公司打算最後一搏。“我們正在跟電池廠家協商,改進電池的生產技術,力爭申請到更多補貼。”郝再生說。“新政策突出了補貼與技術先進性配比的原則。”西華大學交通與汽車學院副院長彭憶強說,新政有利於促進我省新能源汽車加速轉型,走向高階。

他建議,新能源車企在新政策下,一是加強技術創新,儲備高比能量電池系統、高功率驅動電機系統、低油耗發動機系統、低機械損耗傳動系統等技術或產品。二是增強產品市場競爭力,結合市場需求開發適銷對路的產品。三是探索補貼創新,與地方政府一起研究簡化地方補貼撥付流程、縮短撥付時間,緩解企業資金壓力。

省經濟和資訊化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我省正在加快制定對新能源汽車的支援政策,將鼓勵企業在技術創新方面實現新突破。

免責宣告: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環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補貼退坡,新能源車企如何接招?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