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

類別: 新奇

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

從腐國的角度講,現在妹子們給私處去毛已經越來越流行了。很多年輕的妹子,一般都是一個月一除。你問妹子們痛不痛,人家當然說痛,特別是第一次,之後就好很多。為啥要除毛呢,很多回答不一樣,大多是為了去海灘穿比基尼,有些為了能吸引漢子,還有的是去海灘穿比基尼,順道吸引漢子。

自從《慾望都市》在電視上光明正大地討論了下半身除毛的事情後,妹子們討論起這檔子事兒再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了。蜜蠟,剃刀,剪子,徒手拔毛,或者乾脆任其茂密,漸漸成了一種可以討論的時尚。另一方面,一項社會學調查發現,84%受調查的美國女性承認修飾下體,其中還有62%承認自己全部去除下面的毛髮。很自然,受調查的年輕妹子比40歲以上的妹子要更加接受除毛。

在各種修建下體毛髮的方法中,巴西蜜蠟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分之。這種蜜蠟法的特點在於,不完全斬草除根,而是留下一點點作為裝飾。這些留下的一點點就是除毛技師們的舞臺了。有的根據客戶的需求,做成倒三角,類似指向標;或者做成長方形,象徵“飛雞跑道”;也有做成愛心型,據說已經爛大街了。能讓女性在隱私的地方發揮自己的各型,巴西蜜蠟開創先河。

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

很多人覺得,巴西蜜蠟嘛,肯定發明在美女遍地的巴西嘛。其實不然。真正巴西蜜蠟的開始時上世界90年代早期,在紐約曼哈頓的J氏姐妹們發明的,他們分別是Jocely, Janea, Joyce, Juracy, Jussara,Judseia和Jonice。因為太容易搞亂,所以就同意叫J氏姐妹了。她們在紐約的髮廊經常受到名人和富翁的光臨,一年在髮型、指甲和蜜蠟上的收入足足有6百萬美元之多。

這7位姐妹來自於巴西的一個海濱小鎮,維多利亞。她們成長於一個大家庭,7個姐妹,7個兄弟。自從父親破產後,7姐妹在自家後院開起了一個小美容院,逐漸代替父親為家裡提供經濟支撐。

後來生意漸漸好一些,她們在維多利亞小鎮開了3家髮廊。全家所有的姐妹都在髮廊裡幫忙,大家放學後的事情就是到不同的髮廊裡打掃衛生之類的。本身這樣的故事沒有啥好說的,大女兒二女兒開始嫁人,然後改變自己的處境。不過Jocely,家裡的四姐,從小就願意行萬里路。她開始存錢,1982年的時候飛到紐約,拜訪在紐約的一個老鄰居。

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

但是紐約的消費哪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巴西妹子能接受的,帶去的幾百美元幾天就花完了。現在她有兩個選擇,借錢買機票回家,亦或是當地找工作。

當時的紐約對於巴西妹子來講,真的不是一個好地方。暴力犯罪比今天還多,明妓暗娼站滿街。更難辦的是,當時紐約很多性工作者都是巴西來的妹子們。另外,Jocely不會說英語。

要是沿著各位各位蛋友們想的方向去發展,大家就看不到妹子們今天多姿多彩的形象了(其實大家真的看過嗎?)。Jocely畢竟會一門手藝,洗剪吹在老家那是一絕。正巧,一個葡萄牙人開的髮廊真好缺人手,不會說英語的Jocely應聘上了。

80年代,正好是塑料假指甲流行的年代。不過這些指甲貼在真指甲上,過幾周取下來後,會在指甲上留有大片大片的傷痕。Jocely的絕技就是能把受傷的指甲恢復原貌。她的技能如此出名,連大名鼎鼎的沙特軍火商Adnan Khashoggi也跑來找她作專家會診。Adnan Khashoggi一包包一天,每小時消費100美元,在當時已經是鉅款了。根據Adnan Khashoggi牽線,Jocely有認識了很多當時出名的人物,比如Brooke Shields,Rod Stewart,時尚雜誌《ELLE》和《Maire Claire》的主編之類的。(估計蛋友們不知道是啥,問問你們妹子吧。哦,你們沒妹子。)

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

Jocely的絕技使得她盆滿缽滿,她的姐妹們也一個個搬到紐約來討生活。1987年,J姐妹的第一家指甲店開在了第五大道和57街的街口。這個地方雖然靠近第五大道,不過光輝完全沒有照到這個陰暗的角落。為啥選擇一個指甲店呢,因為指甲美容店在當時不需要執照,是一個全新的行業。

踩著第一家店的腳印,J姐妹在1990年開了第一家蜜蠟店。說到這裡,不得不提一下幫著J姐妹打響蜜蠟招牌的大姐Janea。在70年代的時候,Janea和她丈夫在海灘上玩,喝了點小酒,配了點炸雞,覺得氣氛剛剛好。Janea發現丈夫不知道為啥頭老是朝一邊看,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Janea看到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大美女。

美到什麼程度呢?美到連Janea也不責怪丈夫的程度。不過這個西洋景很快就打破了。大姐走到美女面前,本身想交個朋友,結果發現這美女的比基尼籠罩不住她茂盛的生命力。頓時猶如西洋鏡的玻璃被熊孩子打破,美女的形象和節操碎了一地。

Janea畢竟是見過場面的,不聲不響回到家,腦袋裡還想著這件事兒。她決定,自己要一點不留。不過她走訪了幾家髮廊,師傅一聽這要求,紛紛把她往外推,“我們這是正經的髮廊”。

沒辦法,只能自己動手了。她把自己鎖在一個小房間裡,支好鏡子,準備好蜜蠟。經過3個半小時的痛苦試驗,大姐發現自己疼過勁後,感覺猶如新生,而且曾經尷尬的茂盛生命力,現在光滑如玉。她立刻告訴自己的同事,讓她們也試試這神奇的蛻變。瞬間,大家紛紛表示,嘿,上床不害羞了;嘿,去看婦科不怕醫生了;嘿,還不會藏汙納垢了。這麼好的事情,之前怎麼沒發現呢。

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

時間再回到90年代。大姐把這項技術帶到了紐約,還帶去了修飾而非剷除的理念。但是為啥巴西蜜蠟叫這個名字,而不叫J氏姐妹蜜蠟呢,這麼好的東西應該申請專利呀。

原因是,90年代正好是色情傳媒業井噴的年代。大量的圖片視訊為了能被更多人接受,逐漸逐漸開始也走向減少毛髮的方向。著名的《花花公子》雜誌就是其中之一。他們為了搶奪“去毛”這個噱頭,還曾經找J氏姐妹的麻煩,說你們是赤裸裸的抄襲。為了反抗大公司的壓力,J氏姐妹動用了全巴西的力量——我們巴西妹子就是這樣的,我們文化裡就是這樣呢,你怎麼辦?

然後這事情就傳開了,時尚界開始傳播巴西妹子流行這種蜜蠟法。於是乎,J氏姐妹的蜜蠟祕方就變成了“巴西蜜蠟”,在紐約傳播開來,為千千萬萬的妹子們帶來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這看起來似乎是一個很隱私很個人的事情,但是在現實生活,周邊人群帶來的重壓之下,巴西蜜蠟開始慢慢變成一件釋放自我,抒發個人意志的小視窗。用最曾經隱私的地方作為畫板,按照自己的想法構建出自己的小世界。

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

發明巴西蜜蠟法的妹子們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