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支付能力漸強 建立支付標準成當務之急

類別: 健康

在網際網路迅猛發展和醫院不斷改善醫療服務的背景下,看病難、看病煩的“三長一短”問題正在被新的支付手段改善。

但這並不意味著萬事大吉。當越來越多的醫院逐漸引入多種支付方式,不僅與多家銀行展開合作,而且引入了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臺,加上各種保險支付方的接入,導致醫院的財務賬戶越來越多,醫院資訊管理壓力、資金管理壓力以及支付安全壓力陡增。

為醫療場景持續匯入支付能力,用資訊科技優化支付環節相關流程,通過支付裝置完成線上和線下的打通,這是武漢默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默聯)的“看家本領”。憑藉此,默聯於2015年底成功登陸新三板。

醫院加速引入支付手段

現實中,醫院的支付方式、入口更多在人工視窗,患者需要通過人工視窗刷醫保卡、銀行卡和現金繳費,線上支付、移動支付、掃碼支付等生活中常見的支付方式在醫院屬於稀缺“物種”。

“與其他行業相比,醫療領域的支付手段發展相對滯後,但近幾年正在加速發展。”在近日舉行的2016HIMSS大中華年會上,默聯解決方案總監潘濤指出,醫院以人工視窗為主的支付方式正在發生變化,其他支付手段正在增加。

事實上,隨著資訊科技和網際網路、支付技術的發展,基於手機的遠端支付變得越來越普遍,現金、POS、線上支付、支付寶、微信等移動支付在醫院正逐漸成為常見的付費場景。

武漢市中心醫院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2016年,該院接連上線人臉識別醫保線上支付系統和“商保線上直賠系統”,不但實現了手機刷臉即可完成繳費,而且購買了商業保險的醫保和自費病人,可享受“醫保+商保+自費”一站式綜合支付,商保理賠實現即時“秒賠”。

在這種背景下,越來越多的醫院嘗試豐富自身的支付手段,通過支付裝置完成銀行交易,減少人工視窗的壓力,並打通線上線下。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醫院開始擁抱網際網路,建立自己的或接入第三方支付應用,如建立支付寶服務視窗、微信服務視窗。

“所有支付手段在醫院的發展,都指向一個目標――去現金化。”潘濤指出,在財務對賬的壓力下,近幾年,基於NFC技術的近端支付在醫療行業也逐漸普及開來。

從自助機到一站式醫療支付

當前,“銀醫通”自助終端幾乎已成為大醫院的標配。但這背後,其實也有著默聯的影子。

據瞭解,默聯成立之初,恰逢衛生管理部門推行“先診療、後結算”,加上醫院普遍存在的 “三長一短”問題,默聯選擇切入到“銀醫通”市場,並形成了醫院自助軟硬體產品線。

從銀醫專案起步,逐步深入醫院結算流程,並從中捕捉到醫院財務部門這一痛點後,默聯自主研發了“醫療綜合支付整合管理平臺”,主打“一站式醫療支付”。其核心的功能,就是完成多種支付方式、支付管道和支付入口的統一標準化接入和管理,同時協助醫院財務從人工對賬到自動三方對賬,提升效率。其支援的支付手段,從最初的自助裝置,到如今已全面支援各種移動應用支付、銀行軟硬POS支付、掃碼支付,以及商業健康保險的直賠直付和移動醫保的脫卡支付。

潘濤介紹,默聯希望打造一種“信用保證醫療”,將醫保、商保和自費融合,打造“醫保+商保+自費”一站式綜合支付。在這種模式下,患者和醫院都不需要關注支付,只需要關注就醫流程和就醫體驗,所有支付環節都將在就醫過程中自動地在後臺完成。

“最好的支付是沒有支付,不讓病人感覺到有支付的存在”。在潘濤看來,患者只管看病,只管確認賬單,剩下的都由默聯管起來,這就是默聯“一站式醫療支付管家”角色的體現。

目前,默聯正在發力醫保、商保等醫療支付環節,幫助醫院把醫保、商保和自費等渠道都納入綜合支付整合管理。

將支付能力匯入醫療場景

事實上,隨著各種商業健康險的加入,醫療支付領域已經引得諸如網際網路醫療、醫療資訊化、醫療保險等各類公司的“虎視眈眈”。面對烽煙漸起的市場競爭,默聯如何立足?

在潘濤看來,醫療支付領域的相關技術容易被複制,如果單從技術層面考慮,其他醫療行業公司也能做。默聯的不同之處在於從支付的角度優化整個就醫流程,用交易平臺的理念專注做醫療支付。

潘濤介紹,默聯的創始團隊多是醫生出身,擁有多年的醫療背景,對醫療各環節、流程有著深刻的理解。此外,公司並非只是單純地提供單一產品,而是通過“銀醫通”上的銀醫合作、銀醫自助建立起金融和醫療之間,銀行和醫院之間的合作,提供可以延伸擴充的解決方案。

通過醫療支付,默聯為醫院建立起了一個醫療支付中心,該醫療支付中心既含有支付的資料庫,也含有統一管理支付的整合平臺,使支付的能力不斷地匯入醫療場景。目前,其支付能力含三部分內容:一是支付的渠道,包括商保、醫保和自費;二是支付的入口,包括人工視窗、自助裝置和移動應用;三是支付的方式,包括現金、銀行POS和移動支付。

同時,通過統一管理支付的整合平臺,醫院可以建立一個患者就醫過程的資料中心和支付的資料中心,為醫院提供流程側和支付側的資料分析和建議。

醫療支付呼喚標準化

儘管醫療支付在幫助醫院優化就診流程,改善醫療服務效率,提升患者就醫體驗上多有助力。但受困於相關支付標準,其“洪荒之力”並未完全釋放。

如何實現患者不用關注支付,只管看病?“標準化是基礎,”潘濤認為,在實現支付標準化上,需要從以下四個維度進行分析。

第一是業務流程標準化。把所有的支付方式形成流程標準,就像開啟開關一樣,醫院想要採用哪種支付方式,只要載入一個模板,即可快速地實現前端的接入和後端賬戶的歸集、對賬的處理。

第二是資訊互動標準化。在潘濤看來,只有支付與醫院HIS之間的互動做到標準化,才能夠在後續的醫聯體以及更廣的範圍內,實現醫療支付的多方參與支付方式的資金歸集。

第三是安全風控標準化。“在醫療領域提到支付,如果不談風控我認為是不負責任的。”潘濤認為,四個標準化中,安全風控標準化更為重要。

他坦言,如果在事前、事中、事後,建立一套完整的風控模型,加上資訊化的手段,可以減少、預判可能存在風險的交易。

第四是系統架構標準化。如果能做到分層保護好醫院的核心繫統,同時又能夠更好地接入外部的應用,就能更好地在支付過程中確保醫療資料和支付資料的安全,並在上面支撐靈活的以及後續不斷更新的醫療支付技術。

“技術不是問題”,這一醫療資訊化界的共識,在醫療支付領域同樣適應。就像武漢市中心醫院副院長楊國良所說,目前,一站式醫保支付在技術層面基本成熟,但由於涉及醫保賬戶線上使用資金安全等問題,需要打破壁壘,獲得政府層面的支援,建立醫療支付標準。

醫院支付能力漸強 建立支付標準成當務之急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