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麼多爆米花電影,史航教你除了跟風黑,該怎麼看出門道

文/鄭茜 陳昌業

“型別片的豐富是特別必要的,比藝術家得獎重要一百倍,所以我特別希望《長城》大賣。”

“《長城》把這麼多不會演戲的演員集中在一起,這對中國電影是個貢獻,因為他們就不用去別的劇組了。”

張藝謀陳凱歌姜文三大導,現在都沒有馮小剛這麼關心我們的國家了。”

“從《1942》到《我不是潘金蓮》,我作為觀眾是相當領情的,不管它有哪方面的硬傷,那我知道這樣的電影可能十年後和十年內都沒有人會再拍了。”

“敘事一定是講故事,不是裝逼。”

“如果一個爛片中你一點沒找到樂趣,那你也是很無聊的一個人,很沒勁的一個人。”

“真正好的影評人是一邊掉眼淚,一邊記筆記。”

今年賀歲檔由《長城》燃起,影評場域內更是烽煙四起,戰火連連,混戰已不足以描述這一場由專業影評人、各種平臺上的網友、公知、電影人甚至出品人加入的輿論風暴。爆米花影片被一路看跌,從《長城》到《擺渡人》到《鐵道飛虎》無一倖免,在個位數增速的影市大背景下,中國電影再次被評論界看衰、看扁。

十多億的觀影人次以及7個億的網民背後,是越來越多的電影觀眾不僅在看電影,而且還在加入影評的聲場,他們在成為中國電影另一支重要的驅動力量。

在看熱鬧之外,如何看出門道——以及要不要去看出門道來,這既是電影觀眾在不斷積累觀影經驗之後的內生訴求,也是中國電影產業進步所必須憑藉的依託。

壹娛觀察(微信ID:yiyuguancha)近日專訪了影視編劇、策劃史航,他足可稱得上既是影評熱鬧裡的網紅,又是專業門道里的行家裡手。我們的話題當然是從《長城》開始——

《長城》:“完成度某種角度上超過《英雄》,場面、節奏非常精彩,是可以賣到好萊塢的東西”

各種重工業大片頻出亦是今年影市裡最顯著的狀態之一。從開年的《美人魚》到《盜墓筆記》、《封神傳奇》到年底最重的大片《長城》。觀眾是應該給予仍在探索期的國產重工業大片們一個寬容的態度,還是應該用更嚴苛的批評去逼出好成績?

壹娛觀察(以下簡稱“壹娛”):對於《長城》,您是怎麼來理解這樣的一部工業級別的大製作?

史航:張導被人稱為國師,他也偏招黑。陳凱歌就沒那麼招黑,他可能是天師。但是現在老百姓不怎麼恨天,但容易對這個國字會有反感。這也沒有辦法,這也是一種得失之間,不由得他一個人選擇。

我覺得《長城》是一個完成得很好的商業大片,這個完成程度從某種角度上超過了《英雄》。

《長城》我看了之後,是有驚喜的。因為它的場面、它的節奏是非常精彩的,就像網友說的,終於出現了一部混血的及格的爆米花電影,這真的是可以賣到好萊塢的東西,特別又是我們自產的,這點特別重要。我是一個不懂產業的人,但我知道型別片的豐富是特別必要的,比藝術家得獎重要一百倍,所以我特別希望《長城》大賣。

不過,驚喜絕不在演員上,我開玩笑地跟他們製片方說,你把這麼多不會演戲的演員集中在一起,這對中國電影是個貢獻,因為他們就不用去別的劇組了。

這裡面的演員確實不太會演戲,劉德華和張涵予在這裡已經算表演藝術家了,更不用說別人。在紐約人家看這個電影是兩小時四十分鐘,我們看的是一小時四十分鐘,剪掉了一個小時,主要剪掉的就是文戲,因為真要放出文戲來,也是自曝其短。

《我不是潘金蓮》:“張藝謀、陳凱歌、姜文三大導,現在都沒有馮小剛這麼關心我們的國家了”

“不是她演出不好,是因為她的角色比較抽象,有限制,而七月與安生都是有血有肉的,范冰冰的演出限於風格化,很多鏡頭是中景,不是以演員毛孔表演的戲份,而是一致性和抽象性取勝,她的角色有限制,而《七月與安生》的喜怒哀樂都能看到,演戲的要求不一樣。”

——金馬獎的評委會主席許鞍華

壹娛:對於《我不是潘金蓮》裡范冰冰的演技,您怎麼評價?

史航:就像許鞍華說的,這部電影確實對范冰冰的演技有侷限,這主要是技術上的。導演探索的這個圓形畫幅導致的一個問題就是,不能再有一個臉的特寫,要不很像一個臉盆,那樣就很怪,這個(圓形畫幅)美學是不提倡給人特寫的。加上冰冰在戲中飾演了一個含冤叫屈的女性,表演上是收斂的,也不容易齣戲。

壹娛:從故事來說,大家會認為《我不是潘金蓮》極為荒誕但是人物比較豐滿合理,但也有法律的專業人士認為劇情從開始就錯了,沒有可能性,您覺得大家應該怎麼來去理解戲劇的設定,或者說如何去理解這部作品的合理性?

史航:我認為劉震雲的這部作品本身是官場現形記,是漫畫筆法,但是否能夠可丁可卯地扣上我們現行體制的所有技術細節,我不能給它打包票。但如果說是這麼一個圍城式的官場現形記式的群像、眾生像的故事,那我認為它非常精彩。

為什麼最後是強調范冰冰遇到一個縣長然後說出了自己是曾有過一個孩子然後沒了,這就強調出李雪蓮是一個偏執型的個案,這個個案就不代表我們信訪制度或者我們現在的這種民意傳遞的制度上有什麼瑕疵,這樣審查就容易過。他把普遍性問題變成了個別性問題。

其實張藝謀陳凱歌、姜文三大導,現在都沒有馮小剛這麼關心我們的國家了。馮小剛從《1942》到《我不是潘金蓮》,我作為觀眾是相當領情的,不管它有哪方面的硬傷,那我知道這樣的電影可能十年後和十年內都沒有人會再拍了。

“評價一個作品,我會關心它的創意、誠意,但更關心詞能達意”

今年的文藝片的評分和口碑普遍比商業片的評分高,但始終不賣座。而放在商業片身上,即使謾罵連連,卻依然能收穫比文藝片高出數倍的票房。兩種型別片之間甚至區分出了階級審美,但史航認為這兩者之間其實並沒有天然的鴻溝。

壹娛:您剛才說,您還會去從爛片當中找亮點,這個角度對觀眾來說其實也是一種看電影看門道的增進。您能不能舉一些例子,如何從差勁的影片裡發現亮點?

史航:舉一個今年的例子,《寒戰2》。《寒戰1》呢有點氣勢,《寒戰2》比《寒戰1》差,只剩架勢沒有氣勢了。我覺得香港片他有他們的系統,但每個系統都有它的漏洞和補丁。順便說一句,我們們老提倡為港片補票,補票行為該結束了,就是該是什麼就是什麼,可看就看,不可看就算了。曹保平有個觀點我特別欣賞,他認為藝術片和商業片沒有天然的鴻溝,真正好的藝術化的商業片就四個字,高效敘事。

敘事一定是講故事,不是裝逼。你看很多商業片就是帶套路的低效敘事,說了半天我都知道,你花了十五分鐘說的,我兩分鐘猜明白。

今年有很多實現度非常高的商業片和文藝片,文藝片比如《路邊野餐》,商業文藝片比如《七月與安生》。

壹娛:像您說的實現度怎麼來理解?

史航:我評價一個作品,我會關心它的創意、誠意,但更關心它的詞能達意。比如你想得很有創意,想得太好了,可是我電影沒看出來,或者說你很有誠意,但是你的誠意只能在你在開機上或者在關機儀式上看到,或者看到你在首映禮上怎麼哭,但是我在電影中找不到,所以就是電影本身沒有形成詞,沒有達出這個意——沒有達出誠意也沒有達出創意,那就完蛋了,詞就是語言,就是你的電影語言。有很多作品是立意很不錯,但弱於表達,就是他給你端一碗很美的湯,但走路磕磕絆絆,到你這兒就剩湯底了,基本全灑了。

壹娛:所以今年你會覺得誰的作品會比較接近這樣的狀態?

史航《七月與安生》完成度最高,而且它對我來說就沒有抗力。像程耳的《羅曼蒂克消亡史》我也特別偏愛,但是可能有些人會不喜歡,這就是它有抗力。《七月與安生》它沒有野心,沒有標榜,它很誠懇又很溫柔,它的傷感都是新鮮的,這特別重要。今年有一個主旋律的革命歷史大片,然後有個領導問我,說你覺得這個電影怎麼樣,他特別期待我說點好話,我說所有動人的地方都是不獨特的,所有獨特的地方都是不動人的。

“對於門道的崇拜和對於熱鬧的貶低,我們可以反思一下”

今年的市場賣座又叫好的影片已經屈指可數。一方面,也許是排片限制了選擇,但排片基本也是基於市場的大趨勢來決定;另一方面,作為觀眾的我們也應該先擁有自己的一套觀影觀。

壹娛:看電影這個事兒其實大家都已經很習以為常了,但是實際上不同的人看電影還是會看出不同的門道來,但大部分觀眾還是在看熱鬧。我想聽聽您覺得現在大家對一些電影的評價有哪一些可能是個不太好的角度或是誤區?

史航:我覺得對於門道的崇拜和對於熱鬧的貶低,我們可以反思一下。

看熱鬧,就是你所有的相關的生命記憶被喚醒和你的一些好奇的滿足這個叫熱鬧,也可能我來自熱鬧,我重新又看到了熱鬧,這是喚醒,或者說我一直很冷清,然後我遇到了熱鬧,熱鬧原來是這個樣子。

之所以是門道,其實不過是來源於一個體系。所有對體系的迷信和依賴很多時候來源於對一種完整性的追求。

陳丹青做過一個視訊叫區域性,他告訴你審美往往從區域性開始。換句話說審美在區域性開始你不認為這個區域性是門道,因為門道來源於整個體系,我覺得區域性就是熱鬧,好奇。所以我覺得你喜歡熱鬧沒有關係,但什麼專家學者的看法、什麼行內行外的看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這一切的時候都是用自己的眼睛,而非跟風。

比如說有的叫跟風黑,衝它我一眼都不看,這個當然有一定的合理性,因為每個人不可能擺脫自己,如果上一次你讓我非常倒胃口,那這一次我是有權利不看的。但我會注意到所有的我的審美慣性中的例外,比如說范冰冰跟黃曉明演《白髮魔女》的時候我認為她很差,但她演《觀音山》、演《蘋果》的時候都不錯,演《潘金蓮》的時候跟《蘋果》《觀音山》相比,也不差。那你知道範冰冰不只有一個范冰冰,我說范冰冰走在不同的路上是不同的樣子,所以對我來說我的好奇在於不預設立場,但是我過濾資訊,我自己提純之後我決定這次要不要看哪個戲。

看一個片子呢,它當然可能是個爛片,但你看爛片的同時你要想,你從這裡找到什麼樂趣。如果一個爛片中你一點沒找到樂趣,那你也是很無聊的一個人,很沒勁的一個人。

有的人彈幕吐槽這是一種樂趣,像我看過我認為拍的很差的兩個三國電影,《關雲長》和《銅雀臺》這兩片對我重大的樂趣就在於他有周潤發姜文都是很好的曹操人選,我的樂趣在於看著畫面自己腦子裡補別的臺詞,因為我是個編劇。我還在想要是我會怎麼寫,這又是一個樂趣。

當我們特別強調這個門道的時候,可能會辜負樂趣,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他在電影學院做老師,他說真正好的影評人是一邊掉眼淚,一邊記筆記,而不是說因為忙著記筆記就忽略了掉眼淚,或者認為掉眼淚是非常低端的本能,只想理性的分析是不對的,掉眼淚是一個禮物,是上天給你的禮物,你不要買櫝還珠。

壹娛觀察 鄭茜
[email protected]

你還可以看

本文首發壹娛觀察(yiyuguancha)

關注回覆“另有影情”即可探索影視產業背後的祕密與新知;“朔方”即可收到某大型電影公司副總裁獨家撰稿;“EVA”即可知曉前華誼首代告訴你的好萊塢祕辛;回覆“3D”即可收到誰在逼我們看3D電影;回覆“視訊”即可獲得值得壹說每週視訊節目;回覆“娛匠”即可收到娛樂產業的匠人匠心。更有“線上沙龍”、“爛片”、“導演”、“阿里影業”、“娛匠”、“票房注水”、“封殺”等關鍵詞背後的精彩內容!

另有讀者群每日暢聊電影和泛娛樂產業一手資訊

並招賢納士有償徵集優質書評

面對這麼多爆米花電影,史航教你除了跟風黑,該怎麼看出門道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