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本週杰倫寫真,讓我陰錯陽差的愛上了Nike Air Penny 4!

單看標題,大家應該就能猜到這期專題的兩個關鍵詞:周杰倫和NikeAir Penny 4。

事情的起因還要從上週末說起,被朋友放鴿子的我只能和另一位酷似張國立的友人逛商場,對於這個備選計劃,我還算滿意。

到了西單大悅城,我們毫不猶豫的去往了充斥著運動專櫃的5層。逛專櫃一直是我的愛好,除了過眼癮,最重要的是嘲笑那一雙雙不怎麼樣的原價鞋擺在顯眼的位置賣不出去。

在我剛要和朋友高談闊論這些鞋怎樣怎樣不好的時候,我掃到了全新復刻的Nike Air Penny 4,第一反應:孫子,又偷跑了!

首播復刻發售的配色是黑藍,儘管它並不忠於元年,但我迅速找到了43碼上腳試穿,不確定前掌的三氣室Zoom Air是否得以保留,但腳感還是可以接受的,關鍵是黑色鞋身上腳真的爆帥無比。

在元年市售配色中,並沒有黑色麂皮這一選項。

大概在半年前剛看到這則復刻訊息的時候,我就和同桌好友說過一定要買,而當看到實物的那一刻還是有些小激動。可能大家要問了,最後到底買沒買?周杰倫和Penny 4的淵源又因何而起呢?

說起周杰倫,他大概是我大學之前的唯一偶像,我會學他不穿內褲上課,會買那時候的《當代歌壇》收藏他的封面期和所有海報,會買他的所有正版專輯,當然截止《我很忙》專輯之前的所有曲目也都是倒背如流。

2002年,《八度空間》專輯釋出,這是我迴圈過最多也最鍾愛的一張,其中《半島鐵盒》當屬好聽王中王,估計因為太好聽,杰倫第一本引進大陸的寫真集也叫《半島鐵盒》。

在那個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我是真忘了如何知道這本寫真的發售訊息,只記得跟老媽要好錢,和當時小學最好的朋友一起到西單圖書大廈買的。

雖然寫真名為《半島鐵盒》,但裡面的照片及內容多是來自《JAY》與《范特西》專輯時期,取景於東京、西門町等地,裡面不乏他穿著各種球鞋的鏡頭,應該算是我的球鞋啟蒙刊物之一。

儘管上腳球鞋眾多,但唯一Shock到我的卻是這雙鞋,隱藏住鞋帶的皮質鞋面保護蓋,鞋頭內側有小小的Nike Swoosh Logo,被厚重的漿洗牛仔褲腿遮住,但隱約能確定有一條魔術貼綁帶在鞋幫內側,當時的我只能確定它是籃球鞋,但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

就這樣對著寫真意淫了很久,直到一天,我在一本籃球雜誌上看到“便士”哈達威的照片,而他腳上的鞋子似乎就是我苦苦尋覓的那雙“杰倫親著”!

我開始繼續搜尋,最終我知道了“便士”腳上的這雙叫做Nike Air Penny 4,在那個球鞋瘋產的黃金年代,從無數耳熟能詳的經典球鞋中脫穎而出的另類後衛鞋,而後被評為1999年度最佳後衛鞋,含金量之重是後生無法匹及的。

儘管我覺得它和杰倫腳上的有些出入,但超強的效能與鞋面綁帶等等元素還是驅使我相信,這就是我要找的那雙!

2006年Penny 4的復刻並沒有使我擁有它,那時候層出不窮的鞋子讓剛入坑的我迷花了眼,對於一個高中的小屁孩兒來說,穿雙Nike Air Force 1才是焦點。

一轉眼工作了,閱歷稍長的我發現心裡還是念著當年杰倫腳上的“Penny 4”,但此時再尋覓已經很難收穫什麼了。

在一個晴朗的午後,我照舊在網路中肆意瀏覽著有關球鞋的資訊,忽然發現一個帖子介紹當年亂穿鞋的“白巧克力”威廉姆斯。除了盡人皆知的“街舞風雷”外,“白巧”穿著“杰倫鞋”的照片一下讓我看傻了眼。

同樣的隱藏鞋帶保護蓋設計,同樣的踝關節綁帶,儘管後掌使用了Tuned Air氣墊,但看起來和U型Max Air並無差別,這雙出生在2000年的鞋子真正名字叫Nike Air BigFlyer,隸屬Force的雷派。

隨後我找了所有Nike Air Big Flyer的細節圖與塵封多年的《半島鐵盒》內頁對比,確定了這一事實。跨越十幾年的錯案終於沉冤昭雪,小偵探Slippy的斷案能力確實有待提高,而杰倫的品味也確實獨特。

因為一雙鞋,讓我愛上另一雙鞋,我覺得這份陰錯陽差的姻緣也確實是命中註定。這就是周杰倫和Nike Air Penny 4的故事,聽起來或許荒誕,但最終還是有了答案。

思來想去,我決定還是等2017年Nike Air Penny 4的元年主場配色復刻再買,一方面是因為好看並忠於元年,另一方面畢竟當年在《半島鐵盒》中,杰倫穿的那雙NikeAir BigFlyer也是白色,就讓我最後當一次追星族吧。

碎碎念:

最近寫東西都比較用心,如果你錯過了前幾天的專題,就點選下面圖片補上吧,覺得還不錯的話就評論誇誇我,讓我更有動力,愛你們~

因為一本週杰倫寫真,讓我陰錯陽差的愛上了Nike Air Penny 4!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