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間諜同盟》羅伯特·澤米吉斯:不安分講故事的技術控

中國導演第一社群

他產量不高,卻部部經典。他是一名技術控,同時也是講故事的好能手。在好萊塢,他的全能有目共睹,他就是羅伯特·澤米吉斯。

不過這次在新片《間諜同盟》裡的改變讓人有些意外,沒有昔日大家熟悉的驚豔特效和天馬行空的畫面,《間諜同盟》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穩紮穩打的懸疑諜戰片。而此番新作,讓人看到了澤米吉斯的復古情懷。

當技術控遇上覆古間諜片

《間諜同盟》的影片風格像極了此前皮特和前妻朱莉合作的《史密斯夫婦》,沙漠中二人纏綿的場景更是讓人想起了經典黑白片《卡薩布蘭卡》。在相似的故事背景下,澤米吉斯會如何去表現相愛相殺的複雜關係,的確是吊足了觀眾的胃口。

本次電影的製作團隊堪稱豪華,被外界形容為“奧斯卡團隊”。包括主演、導演、製片人、編劇攝影、化妝師等演職人員,均曾經捧得奧斯卡小金人或者獲得奧斯卡提名。如此強勁的陣容,讓部分業內人士早早斷言,稱《間諜同盟》必將成為明年奧斯卡最大熱門。更有甚者,直接把《間諜同盟》視為2016年最讓人淚崩的愛情鉅製。

從首映後的反饋來看,導演證明了自己具備講述多種故事風格的能力。影片好壞先擺在一邊,至少從形式上的呈現來看,澤米吉斯還是傳神地還原了那個時代,他的視覺品味完全可以從此次的新片中找到答案。

此次《間諜同盟》請來喬安娜·約翰斯頓擔任服裝設計,為了表現二戰時期的時尚風貌,他用了5種風格迥異的服裝來襯托人物形象,配合澤米吉斯對現場的出色排程,為觀眾奉上了一場復古而不失華麗的視覺盛宴。對服裝風格與人物形象精確的捕捉,也讓不少人感受到主創的誠意,以及澤米吉斯對故事老練的駕馭能力。

說到對故事的駕馭能力,經他之手的故事,從來都保有對人性中至善一面的讚美。其實,技術對澤米吉斯而言只是一種表達的工具,他從不介意將這些技術運用到現實題材中去表達自己對生活的感悟。

在科幻片中,澤米吉斯的技術直觀,且富有想象力。而在現實題材的故事中,這種技術性則隱藏於故事中,形成了一部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澤米吉斯早期電影呈現出來的乾淨、透徹,除了劇本本身的素質使然,也與他嫻熟的特技運用息息相關。這些技巧在今天看來,有著開創性意義。能夠將技術和劇本融合到這個程度,澤米吉斯對影片出色的駕馭能力可見一斑。

他的內心住著一個阿甘

“媽媽告訴我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種口味是什麼。”這句經典臺詞語出《阿甘正傳》,在美國電影學會評出的“百佳電影臺詞”中位列第四十位。擅長戲劇化演繹人間溫情的澤米吉斯,用最不經意的平實與質樸,感動了觀眾。

事實上,《阿甘正傳》中動用的電腦特技技術,並不比同期的科幻片和動畫片少。影片最有趣的地方是用大量的摳像技術,將發生在美國的真實歷史事件,作為故事的一部分進行穿插。並讓阿甘親自參與這些重大的歷史時刻,用一個“傻子”的視角去反襯現實的複雜和人心的叵測。

複雜的摳圖和精準的走位足以亂真

在《阿甘正傳》中,澤米吉斯將電腦特技與故事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讓本來承擔不同角色的二者渾然一體,共同肩負起對影片的主題塑造。

影片首尾呼應的那片羽毛,成為整部電影的點睛之筆。我們似乎能感受到導演賦予影片的深層寓意:人就如同眼前的這片隨風飄舞的羽毛一般,它會飄往何處是未知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可能保留最本真的自己。

澤米吉斯面對《阿甘正傳》獲得的成功曾經這樣評價道:“這部影片的獨特之處在於,它重新肯定了舊的道德及社會主體文化,宣揚了60年代美國的主流意識形態,同時它又否定了其他前衛的新文化。我想正是基於此,它才能深得民心。”

這段講話也許從側面反映了澤米吉斯對新興文化的一種態度,儘管外界對他的看法,總是圍繞其對現代技術在型別電影中的貢獻展開,但他本人或許就如同影片中的阿甘一樣,對一些純真的事物懷有深深地眷戀。因此,在處理阿甘這一人物時,他並沒有將其塑造成出盡洋相的小丑,反而賦予了這個莽撞、憨直的角色更多正面的色彩。

總體而言,這部電影仍舊是澤米吉斯式的成人童話,他用理想化的敘述,表達著對現實的諸多觀察和思考。他的內心,始終為人性中至善至純的一面留下一席之地。因此,觀眾才能透過阿甘這個簡單卻不平凡的角色看到現實中的不完美。

用技術堆砌人性的魔方

回顧澤米吉斯往昔作品的角色,會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性格鮮明,但人物形象缺少變化。這也是為什麼說他大部分的導演作品都是成人童話,因為童話裡的善與惡涇渭分明,人物形象同樣千篇一律。

儘管那些理想化的故事幫助澤米吉斯獲得了榮譽,但他仍舊沒有擺脫風格固化的怪圈。

憑藉《阿甘正傳》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後,沉寂3年的澤米吉斯攜《超時空接觸》重新迴歸大眾視野。相較前者,澤米吉斯在《超時空接觸》中,對人性的刻畫上更進了一步。在表現人物上,澤米吉斯有了優秀文字(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的支撐,加上與小說作者卡爾·薩根的磨合,讓影片在兼顧娛樂和文藝的同時,使影片邏輯變得更嚴謹。

在影片最高潮,朱迪·福斯特表現了一系列相沖突的表情。這段戲羅伯特·澤米吉斯讓她拍了六次,每次都表現出不同的表情,如緊張、喜悅、恐懼、悲傷等,然後再讓特效人員通過變形把每個表情都連線起來,形成一幅怪異十足的畫面。此時呈獻給觀眾的愛羅薇,不再是一個高智商、高學歷的科技尖端人才,她在時空的撕裂中顯得脆弱而又真實。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將常人的多種情緒利用重影特效進行一次性呈現,也形成一種震撼的視覺效果,比起阿甘堅毅的模樣,愛羅薇看見“死而復生”的父親時,那宛如女孩兒的一面,讓我們更願意相信她是一個和你我並無二致的、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超時空接觸》之後,他的《迫降航班》(2012)用低成本、但高逼真的視覺技術作為鋪墊,讓我們再次看到了澤米吉斯對人性的深度思考。

一方面,機長用自己的駕駛技術挽救了機上人的性命。另一方面,他卻因私生活的混亂為自己招來法律的制裁。華麗而致命的空難現場凸顯了機長臨危不亂的偉大,媒體的報導卻將他拉入到醜聞的中心,成為人們消遣的談資。

在這部影片中,澤米吉斯對媒體、律法、人性的反思是空前的,他不再滿足於簡單的、歡樂結局式的童話,對人類社會中面臨的道德困境的探討,讓人們見識到這個全能型導演深沉的一面。

在羅伯特·澤米吉斯的執導生涯中,他曾經創下數個影史記錄:1988年的《誰先害了兔子羅傑》裡真人和動畫的巧妙結合,成為世界電影技術發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2004年的《極地特快》則首次利用CG真人捕捉動畫技術,把現實中的人物形象,活靈活現地呈現在動畫電影中,成功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之餘,也對電影的表現形式進行了革新。

在電影創作的道路中,澤米吉斯一直在尋求如何將技術與故事巧妙地結合在一起,並不斷突破。他總是能在技術與故事的兩端找到一個最佳平衡點,讓故事在形式和內容上都趨於完美。隨著技術的不斷髮展,我們無從預知將來的澤米吉斯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故事,但只要有他在,這個故事一定不會無聊。

號外:導演幫開始做線下了!!

想加入的朋友就戳下面的二維碼吧!

擴充閱讀

人物 |《間諜同盟》羅伯特·澤米吉斯:不安分講故事的技術控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