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的北方人為什麼那樣的喜歡火炕?

火炕在我們那兒也叫土炕,是北方的床榻,鄉村的臥室;北地寒冷,古人發明了火炕,河北出土的文物證明,火炕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

鄉村火炕很講究,南北炕炕梢一般要擺放炕櫃,上面疊放被褥枕頭之類,俗稱“被格”。好些的人家,被格是楠木紅木做的,有的上面雕花縷空,有的上面描金錯銀,有的畫了山水花蕾,有一種富貴氣象。火炕還要配以富有農家氣息的炕圍畫,有春蘭、夏荷、秋菊、冬梅,有大富大貴的牡丹。有畫眉、喜鵲、鴛鴦、孔雀,還會有雍容華貴的鳳凰,有戲劇人物、歷史故事,甚至象連環畫兒,一幅接一幅,我小時就為村人畫過這種畫,那時在山村,是想靠這點手藝來謀生的。這種畫很難畫,因為是在牆壁上畫,是泥土牆壁,先要打好底子,用泥子磨光,然後上膠,膠淺了會變色,深了又會畫面發黑,要畫的恰到好處,是要有點功夫的。

其實盤炕也是一門技術,前些年我在家裡想盤一個火炕,請來一位泥水匠,他說大話:“我常常盤炕哩,這點活計不在話下。”但盤了一上午,點火時卻走不了煙,他也嗆得面紅耳赤。拆了兩次,終於沒盤好。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有人又給推薦了一位老人,他有70多歲了,是聾子,但盤了一輩子火炕,唯一嗜好是要喝點小酒。我給他買來兩瓶“二鍋頭”老燒酒,他一個人就著小菜喝得津津有味。用了一天盤好,煙一點也不冒了。當地人稱他為“炕神”。

火炕也有詩意,南宋人朱弁也作為中原使臣出使過金朝,曾一度在北方居住。他曾寫過《炕寢》一詩,詩中描寫道:“御冬貂裘弊,一炕且蹤伏。西山石為薪,黝色驚射目。只識絕可邇,將盡還自續。飛飛湧玄雲,焰焰積紅玉。”可見當時生活在北方的滿族人,已經開始採用煤炭作為取暖的原料。火炕用煤燒,更是溫暖,但我老家沒煤,從小 是用木柴燒火,用油松劈成大片柴,有油性,看著火苗在火炕裡舞蹈,燒在火洞裡叭叭作響,又如同聽到火的交響樂。民間則有民諺:“北方人的炕,翻轉掉轉燙。燙得支不住,圪就起來唱。“

元代詩人歐陽玄寫過12首《漁家傲南詞》,這12首詞象12幅風俗畫,裡面也寫到炕:“十月都人家百蓄,霜菘雪韭冰蘆菔。暖炕煤爐香豆熟。燔獐鹿,高昌家賽羊頭福。貂袖豹襖銀鼠襮。美人來往氈車續,花戶油窗通曉旭。回暖燠,梅花一夜開金屋。”穿著貂袖豹襖的美人們來來往往,曖炕上有冒著香氣的野味小菜,連梅花也在金屋裡一夜盛開了,這是多麼溫暖的北方小屋子啊。

冬季的北方人為什麼那樣的喜歡火炕?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