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會玩:互插互射還自交的扁蟲

類別: 新奇

蟲會玩:互插互射還自交的扁蟲

男人大多覺得自己不容易,搞物件那麼辛苦。而在動物界,雄性就比較輕鬆瀟灑啦。壓力主要在雌性身上,她們要耗大力氣孕育卵子;對哺乳動物而言,她們還得生育和撫養後代。那麼雌雄同體的動物,比如海里的扁蟲,壓力由誰來承擔呢?

對扁蟲來說,皮納斯劍術比鬥中,誰輸了,壓力就歸誰。在珊瑚礁中,某些扁蟲會進行種內鬥爭。

這些鬥爭一開始很純潔。兩隻色彩絢麗的扁蟲互相接近對方,耳鬢廝磨。但溫馨不長,很快兩隻扁蟲就會猛地朝對方亮出自己的武器:兩根尖銳的針狀陰莖。跟人類玩擊劍一樣,兩隻扁蟲會使用佯攻和刺等技巧,努力刺中對方身體的任意部位,往裡面注入精液,同時避免被對方刺中。這個過程能持續一個小時,直到兩蟲鳴金收兵,收起雞巴分道揚鑣。戰鬥結束後,兩蟲都會渾身佈滿傷痕,傷口中滿是精液,它們身上會出現白色的紋路,那是一道道流向卵子令其受精的精液。

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要進化出這麼暴力的“創傷授精法”,或者說“皮下注射授精法”?問題在於,爭鬥的兩隻扁蟲有個共同目標:都不想打輸,淪為雌性。因為孕育卵子需要消耗極大的能量,更別提打輸的人會在啪啪啪時搞得渾身是傷。贏的蟲可以不必操心撫養問題,還能延續血脈。

但是有個奇怪之處。根據自然選擇說,如果一隻扁蟲註定要被插,那麼最好被插得傷痕累累,傷得越重越好。劍術最佳的劍手,會繁衍出最多後代,而它們的基因也是其他扁蟲想傳給自己後代的好東西,這樣後代才可能成為戰力超強繁衍能力強的蟲。這是大自然最殘酷諷刺的地方之一:扁蟲並不想被其他皮納斯刺中,也不想懷孕,但如果逃不過受孕的命運,那就讓皮納斯和精液來得更猛烈些吧。

另一種扁形蟲更為奇怪,這是一種特別小、身體透明的扁形蟲。它與海底各種色彩好看的扁蟲一樣,雄性會往伴侶身上注射精液。但是這種扁蟲似乎特別耐不住寂寞:如果附近沒有可交配的伴侶,它們就會用皮納斯刺自己...的腦袋——也就是所謂的自交。它們的針型皮納斯位於尾部,而腦袋自然在身體的另一端,所以扁蟲靈巧地捲起身體就能隨便抽插自己了。精液會自己通過身體流向卵子,令其受精。因此在必要的時候,這種扁蟲可以進行自我繁殖。發現這種行為的研究者,謹慎地稱該行為為皮下注射授精,而非創傷授精,因為研究者無法確定扁蟲插進自己腦袋的時候,是否真的傷到了自己。

但是玩得這麼凶殘的,可不止是扁蟲。臭蟲會進行創傷式授精來繁殖後代。雄臭蟲會用生殖器刺穿雌臭蟲的外骨骼,並且將精液注入雌性的體腔內——由於臭蟲依靠外殼來保護自己,因此這種做法對雌性而言非常危險。雌臭蟲因此進化出了免疫反應:產生了可以侵蝕細菌細胞壁的蛋白質,用以保護自己不被感染。

在這種性別戰中。隨著一方進化出攻擊屬性,另一方就會進化出防禦力,大自然折騰出問題並解決這些問題。這實際上就是生命的意義:不惜代價地進行繁殖。這個目標會激發兩性間的鬥爭,特別是雌性需要採取一些措施,儘量挑選好的交配物件好給後代遺傳一些好的基因。這種鬥爭大概沒哪個物種玩得比鴨子更絕了,在交配上公鴨出了名的彪悍。母鴨進化出了螺旋狀的陰道,阻止公鴨的皮納斯插進去,而公鴨則長出了反螺旋狀的皮納斯(這玩意兒硬起來能有38cm)。一些母鴨的陰道盡頭甚至長出了岔路,把精液引到死衚衕裡,不讓公鴨得逞。

查爾斯·達爾文最棒的理論之一,就是動物會選擇伴侶,這種選擇會促使某些特徵進化。性選擇說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備受嘲笑,對於一個父權社會而言雌性選擇是個很滑稽的笑話。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反對者就是阿爾弗雷德·拉塞爾·華萊士 。華萊士認為,除了人類女性外,其他雌性動物不具備進行選擇的智力。他說:當女性在經濟和社會上獲得選擇權時,各階層中大部分現在懷抱嬌妻的渣男都會被拒絕,人類會因此得到發展進步。

華萊士這種女權主義主張是不錯啦,但是關於性選擇他的理解就錯得離譜了。動物王國中,在性方面,雌性有著驚人的力量。

因此,雖然人類男性很不容易,但至少不用進行皮納斯劍術爭霸啊。相比之下,其他困難都是小菜啦。

蟲會玩:互插互射還自交的扁蟲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