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力丁力業與紅星張華容 商業人物誌之觀點印象

中國商業地產起步和發展這數十年,弄潮時代的人群中,總有幾個我們值得記憶並與以之作為榜樣的標誌性人物,他們會是誰?

中國商業地產興起之迅速,讓人們看到了短短數年間就席捲全國的商業地產熱潮。但這興旺的景象,短短數年後又似乎在快速消融,就像陽光下的冰雪。

對比一些我們正在學習的物件,中國現代商業地產缺乏的是根基與底蘊,而這些需要時間。

我們最不應該擔心的就是時間,因為我們擁有後發的優勢,只要善於學習和融合,那麼我們可以憑藉自己的智慧,加上獨有的發展速度,鑄就屬於自己的現代商業地產典範與成就。

“行百里者,半於九十”,直到今天,我們仍然需要為中國商業地產長遠未來而努力,而這並不妨礙我們可以尋找到一批為中國商業地產起步與發展做出莫大貢獻的標誌性人物。

他們的角色各異,成就各有不同,但毫無疑問,他們代表著過去這數十年間中國商業地產領域的一批探索者、領航者。

今天,我們將看到的是印力丁力業,以及紅星商業張華容

丁力業的“印”和“力”

雖然股權經歷了數次輾轉,但丁力業一直是站在印力前面為之代言的那個人:“印力的生意模式非常簡單,如果能夠把這一件事情做好就已經非常成功了,因此一直關注著商業地產。”

在搜尋欄中鍵入“丁力業”三個字,跳轉出來的圖片大致有兩種風格:一是身體微側,雙手插於褲兜,嘴角露出謎一般的微笑;另一種則是在活動或者論壇上的發言抓拍,聲情並茂,神色專注。

但有一個共同點是,在任何場合出現的丁力業幾乎都是正裝著身,領帶扎得一絲不苟,很少能夠看到他的休閒裝束,而且似乎他對條紋有著偏愛。

從服裝學的角度來講,條紋之美在於它的簡潔、理性、規律以及秩序和可重組性,在丁力業和印力的身上都可以找到這樣的共性。

如果不進一步搜尋,丁力業的“溫商”身份應該是很多人都不會注意到的,印力“生於斯,長於斯”的城市是深圳。在這個以多元化為標籤的都市中,潮汕商幫獨樹一幟,以至於多數人都會習慣性地將“成功人士”都歸於潮汕商人。

丁力業是個例外,但或許也是因為長期浸染於深圳的多元化之中,又或是受常年打交道的生意夥伴影響,他更寧願將自己歸結於“非典型溫商”。

他所走出的路迥異於傳統的溫州商人:設計師、職業經理人、董事長。丁力業從國有投資公司、上市企業中脫穎而出,在不斷整合跨國資源的同時,將自己和印力帶到了行業新的高度。

2015年2月,深國投商置正式更名“印力集團”,顯示出這位掌門人新的定位和戰略思考。丁力業解釋,“印”如同印章,在中國代表印信以及信用,蘊含著公司發展的“印跡”,也與旗下“印象城”等產品系列相呼應;“力”則意味集團持續在商業地產領域深耕力築,以活力、實力和創造力打造歡樂購物體驗。

印力走到今天前後經歷了數次“秩序重組”,成立於2003年的深國投商置最早是配合沃爾瑪在國內發展專門設立的商業地產開發公司,在逐步擺脫“沃爾瑪建築工”身份的過程中,深國投商置引入華潤作為大股東,並在日後與包括摩根士丹利美國西蒙地產、新加坡凱德、高摩盛等外資合作方結盟擴充套件產品線,擴充專案包括印象城購物中心、嘉興茂、GMS恆光品牌購物中心等。

華潤集團在2012年選擇了脫手,深圳市龍柏巨集易資本集團旗下的龍柏商置基金低調接盤。時間到了2013年11月,深國投商置再次被轉手給美國私募股權巨頭黑石,而最近它又成為了萬科集團成員企業。

雖然股權經歷了數次輾轉,但丁力業一直是站在印力前面為之代言的那個人:“印力的生意模式非常簡單,如果能夠把這一件事情做好就已經非常成功了,因此一直關注著商業地產。”

丁力業稱,生意要越來越簡單,所以印力一直堅持做減法,“比方說做地產只做地產裡面的商業地產,比方說商業地產裡面印力只做購物中心,購物中心裡面只做區域性的購物中心。”

與凱德、西蒙、摩根士丹利等外資企業的合作開啟了丁力業的視野,也讓印力在很早的時候就打上了金融的底色。

印力首創了“金融+開發+商業”的模式,率先發行總額逾10億人民幣的商業地產信託產品。並且在2010年,發行和募集了華潤零售地產發展基金,打通了國內商業地產全產業價值鏈體系。

這些創新之舉來自於丁力業的思考,也是印力強大的學習能力使然。曾經的“學霸丁力業篤信,唯有學習才能永遠在路上。

“因為我們不懂,比較笨,所以必須加強學習,跟這麼多外資合作,把老師請過來。我覺得所有的東西都會改變,環境會變化,個人的經歷會變化,但是唯一不變的是,你必須要堅持不懈的學習。今天的成功不代表明天的成功,明天的成功也不代表將來的成功,想成功就必須要永遠在進步,才能跟得上。”

”大姐大“張華容

張華容說自己是幸運的人,她待過的幾家企業,都是行業的引導者,而這份幸運似乎也正在照耀“紅星”。

在傳統觀念中,商業地產一向是男人的天下,能夠在其中脫穎而出,並被業界尊稱為“大姐大”的人屈指可數,張華容大概是其中之一。

她有時說笑,作為女性,和那幫叱吒風雲的男士們一起工作這麼多年,還能健康存活,也蠻厲害。事實是,她不但健康存活了,而且活得很精彩。

紅星商業董事長是張華容最新的頭銜,這位頗具女強人風範的職業經理人已經在自己的“紅星征程”中走過了四年。而在她的帶領下,紅星商業也在行業內嶄露頭角。

張華容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從天虹、銅鑼灣到萬達,不同的職場階段給了她全然不同的體驗和收穫。正如絕大多數人的事業都起於微時,張華容也沒有例外。

1999年,她進入天虹商場工作,從基層做起。在當時的張華容看來,能夠在天虹從事零售行業的工作已經很知足。而善於學習的她更是不放過每一次機會,對商品的認識,對客戶的瞭解、尊重和對接都來自於這段歲月。

某種程度而言,也是在那段時間,張華容積累下從事商業地產的第一筆經驗。偶然的一次機會,她在2004年加入了當時處於最輝煌時刻的深圳銅鑼灣集團,銅鑼灣的掌門人正是被稱為“中國shopping mall之父”的陳智。

在銅鑼灣的任職期間,張華容主要負責招商、戰略聯盟管理以及全國大型招商會,這些一線的工作經歷讓其進一步儲備了商業地產的相關知識,並掌握了管理的經驗。

真正讓其在業界開始名聲大噪的要算萬達,在萬達,張華容任職萬達常務副總,參與專案規劃設計、招商運營等事務,從她手上開出了43個萬達廣場。

每一段職場經歷都給張華容留下了一筆“財富”,她曾對媒體道出對三家企業的謝意:“我感謝天虹給了我比較好的商業基礎;銅鑼灣是在特定的環境下突然讓我視野開闊,從之前只侷限於深圳,到後來放眼行業、全國乃至全球;到了萬達,藉助在天虹和銅鑼灣獲得的認知,我實實在在地把基礎落實到專案中,親身體會一個房地產商到商業地產開發商、運營商,再到商業自有品牌的開拓者和運營者的一系列轉變。”

如果說在萬達,張華容還只是一個偏向執行的高管,那麼在“紅星的征程”中,她的角色更偏重於管理者,公司經營和戰略大權都交在她的手上。

車建新對紅星商業是寄予厚望的,否者他也不會大手筆地招徠諸如張華容這樣的一眾商業好手,而他的捨得投入體現在更多的細節之上,花上1000萬在人民大會堂做品牌釋出會的開發商除了紅星之外,應該沒有其他。

而他重金砸下的正是紅星商業的品牌釋出,車建新的此舉也被外界解讀為是給張華容“紅星事業”的一個見面禮,其時她進入紅星商業還不足一年。

花出去的錢終究是見到了成效,時至今日,紅星商業的管理總面積已經超過300萬平方米,業務覆蓋了包括長三角、環渤海以及中西部在內的30餘個城市。

“商業確實是需要我們堅持挑戰,並且不斷自我超越的奔跑,而且奔跑一定要選對跑道,找準方向。有一句話說得好,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失敗的企業。”

張華容認為一家企業不論身處哪個行業,真正安生立命的都是產品本身。紅星商業的商業邏輯,也是建構在為合作伙伴以及消費者提供更好的產品上。

從商業的底層架構開始,紅星商業往下延伸的第一個點就是商業服務,最終迴歸到客戶需求和消費者需求。

第二個基礎邏輯是行業痛點,就是商業物業的去化難題或者說商業資產的盤活。從自有資產盤活到資產管理模式的成型,紅星商業在這個過程中,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其中包括專業的運營團隊以及針對不同專案所積累的模組化解決方案。

張華容說自己是幸運的人,她待過的幾家企業,都是行業的引導者,而這份幸運似乎也正在照耀“紅星”。

*注:11月22日活動為增加環節,一對一邀請參加。

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即可報名
印力丁力業與紅星張華容 商業人物誌之觀點印象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