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百氏的悲劇,被達能出售,曾經的民族品牌毀在了他的手裡......

文/創日報

11月14日,北京商報確認達能近期與盈投控股達成協議,樂百氏品牌及6家工廠將整體轉移到盈投控股旗下。這也意味著在經過16年的經營之後,樂百氏被達能整體剝離。

從2000年3月開始,當年法國達能集團一舉收購樂百氏92%的股權,成為該公司最大的股東。不過,法國達能沒能將樂百氏品牌做大做強,反而是因為沒能發揮跨國企業應有的管理與協調能力而逐漸將樂百氏品牌推向了沒落。據悉,達能接手樂百氏後,該公司內部長期存在新老員工陣營對立的矛盾,達能也沒能對中國消費市場準確把脈,因此沒過多久,樂百氏的多個業務板塊逐漸被剝離,只剩下了飲用水單一業務。達能方面也曾公開反思稱:“在樂百氏的問題上犯下了錯誤。”

當年最自豪的民族民牌,樂百氏

樂百氏是中國食品飲料行業為數不多的經國家商標局認定的馳名商標。樂百氏也曾經擁有很豐富的產品矩陣,保健品、乳製品、飲料是該企業幾大品牌,樂百氏奶、AD鈣奶、樂百氏純淨水、礦泉水都是該品牌知名的系列產品。1992年,“樂百氏”產值已達8000萬元;1993年,“樂百氏”成為全國乳酸奶第一品牌,並在此後6年內持續穩坐全國市場佔有率冠軍寶座。樂百氏曾今的成功到現在的沒落都因為一個人當初的一個決定,那就是樂百氏的創始人何伯權

1989年,何伯權和4個夥伴拿著鎮政府出資的95萬元,在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小辦公室裡創辦“中山市樂百氏保健製品有限公司”,並與中山醫科大學、華南理工大學、廣東醫藥學院、廣州微生物研究所等多家單位聯合研發出“樂百氏”乳酸奶。自當年6月1日上市後,這款被賦予“新一代人體高階天然保健飲品”概念的產品就迅速受到少年兒童和家長的歡迎,以致供不應求。

乳酸奶成功之後,何伯權又豪擲1000萬買下了馬俊仁的祕方,據《八小時之外》雜誌介紹,馬俊仁有一種能夠讓人迅速提高血色素、增強體能的祖傳祕方,何伯權看到這篇文章後,等不及核實內容的真實性,他就決定北上瀋陽,找馬俊仁談判。後者不無誇大地表態:“我的藥方,有人出1000萬元我也不一定賣。”何伯權不假思索地反問:“那我出1000萬元你賣不賣?”後者爽快地答應了。

在那個瘋狂的年代,藉助“金點子”大發其財的人不計其數。這份祕方被包裝成“生命核能”。這個充滿現代氣息和科學色彩的營養品,深深地吸引了媒體和公眾的眼球,並引發了全國各地代理商競相搶購“生命核能”各省獨家經銷權。驚心動魄的拍賣場面輪番上演:第一場在湖南拍出50萬元,第二場到西安變成200萬元,第三場到江蘇升至240萬元……只拍完幾個省市,何伯權就將1700萬元代理費收入囊中。此時“生命核能”尚未投產,除去給馬俊仁的1000萬元,何伯權已淨賺700萬元。

在此後的幾年內,何伯權一直致力於將企業推向規範化運作的軌道。1998年,何伯權再次上演比“1000萬元買祖傳祕方”更瘋狂的舉動:今日集團請世界上最大的管理諮詢公司麥卡錫為企業“把脈”,以1200萬元的天價換回了一份長達300頁的諮詢報告,何伯權認為物超所值,他說:“因為麥卡錫提供了一份《造就一箇中國非碳酸飲料市場的領導者》的研究報告,它告訴了我們走向成功的很多條路。”

出讓股權,何伯權給自己埋了一顆雷

這是何伯權第一次以國外專業人士的經營視野來審視中國飲料企業的發展前景,同時也為3年後“樂百氏”與“達能”的閃電聯姻埋下了伏筆。1999年,在娃哈哈集團公司董事長宗慶後與“達能”攜手3年之後的某一天,他邀請何伯權到香港半島酒店談一樁大買賣,等待何伯權的還有達能集團中國區總裁秦鵬。經過多輪談判,2000年3月,法國“達能”與中國“樂百氏”簽訂協議,共同投資組建“樂百氏(廣東)食品飲料有限公司”,“達能”控股92%,小欖鎮鎮政府佔5%,何伯權等5名創業者僅佔3%。合資方式相當於“達能”購買“樂百氏”母公司股份,據說“達能”為此付出238億元人民幣。

不幸的是這樁“婚姻”很快便出現裂痕。儘管何伯權等領導層一如既往地拼命工作,“樂百氏”在2001年的銷售額卻只有10多億元,與“娃哈哈”高達60多億元的銷售收入有天壤之別。急於看到高額贏利的法國人對此無法容忍,“逐客令”在凝固的氣息中醞釀出籠。

2001年11月30日下午,“樂百氏”召開特別會議,員工對會議主題一頭霧水。當秦鵬代表達能總部宣佈接受何伯權和楊傑強、王廣、李寶磊、彭豔芬5位創業者集體辭職的決定後,會場頓時騷動起來,人們顯然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晴空霹靂。就連何伯權本人都覺得倉促,這比他與“達能”事先商定好的離職時間提前了一年半。

此時,一向習慣於脫稿講話的何伯權拿著發言稿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平和:“由於我們對樂百氏今後發展戰略的認識與控股方達能發生嚴重分歧,為尊重大股東的決定,包括我本人在內的5位管理者做出集體辭職的決定。希望樂百氏員工用積極的心態面對這次地震,用積極的行動把握這次變動帶來的學習和發展機會。在新的總經理的領導下,將樂百氏帶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話音未落,何伯權早已哽咽,會場鴉雀無聲。其他幾位創業者一同走上臺,與何伯權手挽手共唱一曲周華健的《朋友》。回想12年的創業歷程,5個人感慨萬千。臺下共鳴者早已潸然淚下,突如其來的離別,令在場的每一位員工都心如刀割。

沒有人料到何伯權與“達能”的合作會以如此尷尬的場景落幕。當他以“這是入世之後我上的第一課”做離別總結時,輿論早已將他定義為“悲情英雄”。悔恨、氣憤、無奈……沒有人能猜透他的真實感受。

至此,何伯權時代的樂百氏落下了帷幕,樂百氏步入了達能時代,在經過16年的經營之後,曾經令國人和何伯權自豪的民族品牌樂百氏卻落了個被被達能整體剝離的結果,令人惋惜!

作為當今的食品人,我們在惋惜的時候,還要做的就是從他們身上發現值得去學習和借鑑的的優點和以及從他們的失敗中吸取教訓。

以人為鑑,

可以明得失,

以史為鑑,

可以知興替。

樂百氏的悲劇,被達能出售,曾經的民族品牌毀在了他的手裡......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