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記憶時好時壞——破解記憶悖論

類別: 心理
你還記得上個星期的這天你吃的是什麼嗎?很有可能你已經不記得了。但是至少在你吃完後不久你確實是記得的,而且可以回憶起很多細節。那麼從你吃完到現在這段時間中你的記憶發生了什麼?它是在逐漸消退呢?還是在某個時刻一次忘光?——Psy525.cn

視覺記憶儲存著我們對於視覺影象的記憶(比如餐盤)。即便是進行最簡單的工作,我們的意識也需要使用這些視覺記憶,比如記住我們剛見的一個人的臉,或是記住上次我們什麼時候打的卡。沒有視覺記憶,我們不能儲存任何我們看見的東西,之後也同樣無法回憶。就好像電腦的記憶體限制了它的能力,視覺記憶的容量也與一些高階的認知能力相關,比如說學術研究,流體智力(指的是在全新狀態下解決新問題的能力,與已獲得的知識無關,與晶體智力相對)和一般的理解。——525心理網

由於這些原因,研究視覺記憶是如何促進或是限制我們的思維活動就很必要。儘管這個問題已經被討論很久了,但是直到最近我們才有了初步的答案。

像你晚飯吃了什麼這樣的記憶專門儲存在視覺短期記憶中的“視覺工作記憶”。視覺工作記憶暫時性的儲存著進行的任務所需的視覺影象——就好像老師在黑板上寫的字,下課就被擦掉。我們在需要短暫記憶東西的時候依賴於視覺工作記憶,比如上課抄筆記。

但是問題在於:這些記憶什麼時候被抹去了?還有當它們被抹去後,我們還能找到它們留下的痕跡嗎?抑或是什麼都沒有留下?如果視覺短期記憶只是逐漸消退的,那麼我們應該還可以提取出殘留的資訊,但是如果這些記憶是一次忘光的,那麼我們就不能以任何形式再次回憶起來。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心理學家Weiwei Zhang 和Steven Luck 已經讓我們在這個問題上看見了一絲曙光。在他們的試驗中,他們讓被試者看三個在螢幕上一閃而過的有顏色的正方形,然後,在1,4,10秒之後這些正方形又重新出現,只是這一次它們是非彩色的——他們只能看見白色底板上的黑色正方形。被試者的任務很簡單:回憶起一個特定正方形的顏色,但是他們並不知道會被問到哪一個。

心理學家們假設,在要求逐漸提高的條件下(例如間隔時間從1秒增加到4秒或十秒),通過測量視覺工作記憶的表現的變化,可以讓我們解釋一些記憶系統工作的原理。

如果短期的視覺工作記憶是逐漸消退的,那麼在長時間的間隔後被試者的回答的準確性應該仍然維持在較高水平,顏色的記憶只會有少許的偏差。但是如果記憶是被立刻擦除的——就好像黑板上的字在上課期間是沒有動的,一下課就被立刻擦掉了——那麼被試者的表現就會有很劇烈的變化,在記憶完整之前他的準確率會非常高,但是一旦時間太長記憶被擦除,他就只能瞎猜了。

實際上,Zhang和Luck發現被試者們有的時候非常準確,有的時候完全瞎猜;也就是說,要麼他們對正方形的顏色記憶非常精確,要麼徹底的忘記。這樣的表現和計算機上的檔案類似:你的微軟Word 文件不會隨時間流逝丟失文字,你的數碼照片也不會泛黃,它們會一直存在,直到你把它們扔進回收站——它們被一次性刪除了。

但是這個結果並不能適用於所有的記憶。在一篇最近的文章中,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記憶可以存留的夠久,它們就能進入“視覺長期記憶”,這樣,它們就不會被擦除了。Talia Konkle 和他的同事們給被試者一連看了三千張不同景色的圖片——比如海浪、高爾夫球場、遊樂園,等等。然後給被試者看兩百對圖片——一邊是他們在第一次的任務中見過的,另一邊完全是新的——然後要求被試者回答哪張是他之前看過的。

在這次試驗中被試者的正確率極高——達到了96%。換句話說,儘管需要記憶近3000張圖片,他們依然表現得幾乎完美。

然而,這種情況也只有當新圖片和老圖片之間相差太大時才會發生(比如高爾夫球場和遊樂園)。為了檢驗這些記憶究竟有多麼精準,心理學家們分析了當兩張圖片來自一種型別的景象時(比如兩個不同的遊樂園),被試者們如何反應。因為來自一種型別的景象的圖片之間的區別,少於來自不同型別景象的圖片,被試者們只有真的記住了大量細節才能準確回答。

正如大家可以想見的,被試者們在分辨同類圖片時的表現較差,但也並不是太差,正確率還是高達84%。而且即便實驗人員增加一開始需要過目的某類圖片數量,被試者們對於該類圖片的分辨能力依然很高,只是略有下降。總之,這個實驗說明,記憶確實是細節性的,卻也並不是完全詳細準確的。

這兩個實驗給了我們矛盾的結果:為什麼我們可以記住如此數量巨大的圖片及大量細節,卻不能給出在幾秒種前才看過的正方形的顏色?決定一張影象儲存在於長期記憶還是短期記憶的,究竟是什麼?

在一篇最近的綜述中,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認為,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被記住的影象是否有意義,也就是說影象的內容與你之前對其的知識是否關聯。在Zhang和Luck的工作中,被試者試圖記憶沒有意義、不相關的顏色資訊,這與他儲存的知識完全沒有聯絡;就好像你還沒有抄完筆記,老師就把黑板給擦了。但是在Konkle的試驗中,被試者們見到的是有意義的、他們已知的景色——比如他們肯定知道過山車不是擺在地上的。這種預先存在的知識改變了人們對影象的處理過程,使得數千條資訊從短期記憶的黑板傳入到了長期記憶的保險櫃,而且還伴隨著大量的細節。

總的來說,這些實驗告訴我們,並非所有的記憶都同步消失——實際上,一些記憶根本沒有被抹去。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怎麼也記不住一些東西,而對另一些東西卻過目不忘。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為什麼記憶時好時壞——破解記憶悖論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