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壺型大講解之德鍾壺

紫砂壺的起源一直可以上溯到春秋時代的越國大夫范蠡,就是那位功成身退的與西施一起退隱江湖的“陶朱公”。數來已有二千四百多年的歷史了! 不過,紫砂做成壺,那還是明武宗正德年間以後的事情。從此蔚成風氣,名家輩出,花色品種不斷翻新,五百年間不斷有精品傳世。發展到今天,可謂巧奪天工,技絕寰字。今天來細聊紫砂壺型之一的德鍾壺

德鍾,壺型為鍾,德是修辭,最俱代表的作品便邵大亨的德鍾壺,大亨所創光素造型代表作中的又一佳器。器形端莊穩重,比例協調,結構嚴謹,泥色紫潤,系最佳天青泥之呈色。技藝手法的表現已達紫砂傳統基礎技藝的巔峰。壺身手感極佳,觸控舒服,造型簡潔質樸,一洗清季宮廷之繁縟習氣。

“德鍾”亦名“鍾德”,同是兩字,前後顛倒,其意迥然。某以為適為“鍾德”。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據以“鍾德”記之。鍾者,樂器也,禮樂為用,鍾 音之器為王禮頌。頌之以德,德經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為而不恃,後以頌之。上德若谷,廣德若不足,器喻大方無隅,形隱無名,善始且善成,視之,和 之至也。尊道貴德,是以頌德。儒道皆大乘,帝王者,外儒內道,為器所記,喻方圓,剛柔濟。《康熙字典》解釋“鍾”字,樂鍾也。鍾空也,內空受氣多,故聲大 也。鐘鼓樂之。鍾與鼓一樣是是中國最古老的樂器,是音樂的代稱、象徵。中國儒家學說有兩個基點即“禮、樂”。樂,鍾也。鍾德即樂德之意。

顧景舟主編《宜興紫砂珍賞》中:“德清儉素,儒雅中和胡付照與壺有緣之人,若有緣遇見此尊寶器,定能心生正氣,肅起恭敬之心。如此造型的砂壺,其稱謂大致 有:德鍾、鍾德、德中、中德之名。究竟哪一種稱呼才是正宗?”。當下壺界尚未有定論。宜興紫砂壺的命名,尤其是一些傳統壺式,同一壺式其名之多,亦令痴壺 者迷。面對壺名,“曲解”其意,似乎也有味外之味,隱隱彰顯中華語言的藝術與文化內涵的博大。此尊大亨德鍾壺,泥色純一,莊重儒雅,質樸大度,沉穩周正, 圓潤涵光。壺身造型取自“盅”型,圓型平紐與器身形似,直流、耳型鋬,有清正直諫君子之風度。壺肩線條圓轉,過度極其自然,鋬流根部與肩線自然結合,各自 延伸化轉,呈疏朗大氣之韻。靜默交流,心生如此之嘆:“涵光華於樸厚,寄風雅於平常,此尊寶器乃我中華謙謙君子之化身也”。中華文化,以儒家為主流,修身 立德,兼濟天下。藝人以手摶器,心手相合,以器載道。竊以為,此尊寶器以“盅”字為創意心源,而不辨“鍾”型,何為?《辭海》:“盅,器皿空虛。《說文· 皿部》引《老子》:‘道盅而用之’。另一涵義是指杯類”。面對此壺,我們空去鋬流,不難發覺與今之“圓盅”器型相似。以圓整週正、以內心虛空之器為創意, 不是追求以正器示道嗎?“水為茶之母,壺為茶之父”,器以虛空儉素之心容天下之茶,當此,必為君子所為。

1998年11月徐秀棠大師的鉅著《中國紫砂》“畢智窮工的邵大亨”一章中,著意介紹了邵大亨的這把“鍾德”壺,並對其作了精采的評價。天下事,無獨有偶。鮑志強大師的弟子朱葉新的作品集中,也稱這種壺為“鍾德”壺。近幾年出的一些書,都把這款壺叫做“德鍾”壺。有意思的是壺名不同了,但對壺的評語,都和徐秀棠《中國紫砂》書上的評語相差無幾。

邵大亨創作的應是“鍾德”壺,其理由有二。

其一:《中國紫砂》稱“鍾德”壺見諸於文字最早,且著者是資深製陶人。1998年以後出書的作者對邵大亨壺的評價文字來源,基本上可以說是從徐秀棠《中國紫砂》中對邵大亨“鍾德”壺的短評引來的。

其二:高振宇著文介紹邵大亨的“鍾德”壺。在文中他詳細的描述顧景舟以“鍾德”壺教育他的情景。高振宇見到顧老藏的“鍾德”壺,並聽到顧老把它稱為“鍾德”壺, 並對大亨“鍾德”壺的作了高度評價。在這篇圖文並茂的文章中,高本人也對“鍾德”壺作了評說。可以清晰地進一步說明邵大亨的這把壺叫“鍾德”壺。

邵大亨為何給壺起個“鍾德”之名?沒有見到新的史料之前,只能是仁智各見了。

鍾德壺清 邵大亨 高10釐米 口徑9.6釐米 壺蓋內有『大亨』楷書瓜子形印 顧景舟珍藏

(此壺的壺蓋已經破裂,由幾個搭釘很好地扣合著)

這件鍾德壺是大亨的光素器造型中的一件代表作,可謂紫砂造型歷史上的一件佳器。器形端莊穩重,比例協調,結構嚴謹。首先是它的材質,泥色紫潤,系最佳天青 泥之呈色。經長年使用火氣盡消,其表面已經紫中透紅,泛出冷冷的玫瑰紫色,轉折處發出幽然雅光;不僅色如紫檀,質地也細而不膩,均勻的紫砂顆粒,壺身手感 極佳,觸控舒服,溫潤如玉,使得手感觸控時比紫檀更為滑爽。技藝手法的表現已經達到紫砂傳統基礎技藝的巔峰,造型洗練樸實,不受世俗所染,一洗清代宮廷繁 縟的風格。

做工上更是無可挑剔,行內常以“刀刮水洗”來形容工藝的到位和乾淨,也就是鬼斧神工,不似人力所能為之。口蓋直而且緊,無落帽之憂。壺嘴壺把舒曲自然,宛 若從壺體中天然生出一般。壺身直而且不癟不鼓,恰如其分,紫砂工藝中直壺身之形,難就難在直中微鼓,以達到視覺上最佳的效果。翻開壺底,如玉碧天成,形之 準,令在其上無法作加減。再看細部之壺嘴如一節玉筍,挺而潤,壺嘴內堂如槍膛一般乾淨利落,其實用性可以想見。壺口之上下圓線,像雙脣輕抿,平和端莊、神 態自若,而蓋上的一條細線作為裝飾,真正神來之筆,其厚薄、寬窄、位置已經達到不可做任何改動的程度。對於整個壺來說如描眉一樣,功能不大,之於美觀則至 關重要,若處理不好就會毀壞全域性,前功盡棄。

邵大亨,清嘉慶-道光年人,出生於宜興上袁村。是繼時大彬、陳鳴遠之後紫砂藝術達到的又一個高峰的人物,用畢智窮工來形容也毫不誇張,視作紫砂藝史上傑出 的里程碑。據《邵氏宗譜》記載,邵大亨性格孤傲,平日裡“每遊覽竟日或臥逾時,意有所得便欣然成一器,否則終日無所作,或強為之不能也”。又有“雅善效 古,每博覽前人名作,轍心揣手摩,摩得者尊如供碧。其佳處力追古人,有過之無不及”等等。清朝光緒《宜興荊溪縣新志》:“有邑令欲得之(大亨壺),購選泥 色招入署,啖以重利,留之經旬,大亨故作劣者以應,令怒而杖之,亦不吽暴也”。從中可以看出,大亨具有自由之心性,善承傳統,是勇於創新的清雅藝人。其 一,他性情樸直,不為權貴所動,根據記載他曾不應縣令的索取,被鎖在工作的泥凳上強迫做壺,他也毫不屈服。其二,他博覽名作,用心揣摩,善於對前人的作品 進行學習和總結。就像書畫之臨摹。通過臨摹總結最終創出自己的真正佳作。其三,是他創作的狀態,他“竟日無事”或“臥逾時”並非真的無所事事,而是思考和 醞釀的過程。之後他有了靈感才會“意有所得,欣然成一器”。由此不難看出,大亨不愧為一代藝術大師,是當之無愧的紫砂巔峰。因此,後來以其作品為楷模,臨摹、仿製成偽託的,代不乏人,一直沿襲至今。而邵大亨的真品,幾經社會變遷,許多已毀於瓦礫,傳世者稀於鳳毛麟角。鑑賞者須對他的真品作仔細觀察和深刻研究,才能領略到大亨技藝上的韻致。

中國紫砂泰斗顧景舟大師在《宜興紫砂壺藝概要》中雲:“經我數十年的揣摹,覺得他(邵大亨)的各式傳器,堪稱集砂藝大成,刷一代纖巧糜繁之風。從他選泥的 精練,造型上審美之奧邃,創作形式上的完美,技藝的高超,博得一時傳頌,盛譽之高,大有‘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之慨”。

泥繪德鍾壺 清 禎祥 高4.7釐米 寬8釐米

此壺為巨輪式,容量雖小,確十分精緻。器身為圓柱形,折肩長頸,蓋微拱起,與口母子線吻合,直柱嘴,柱把圈帶方與壺身相統一。蓋鈕呈輪珠狀,蓋線、蓋板 線、肩線在同一圓中等比放射,平面產生水波動感。壺身、蓋上泥繪唐草捲曲紋,壺肩堆泥而成;『滌我酒脾,潤我詩腸』詩句。壺腹泥繪草亭雜樹山野景色,工細 繁密,精雅可親,評謂上品。『禎祥』款在紫砂壺中有『蔣貞祥造』陰文篆書方印,見於“秦權壺”底,還有『貞祥』、『華』字陰文楷書印,鈐於軟耳提樑蛋包壺 蓋內。“禎祥”應為清中、後期人。此壺製作精良,泥繪手法亦高,應為清中盛期所作。紫砂藝人作壺,瓷器工匠或漆雕藝人來宜興作畫泥繪,留下珍品甚稀少。

德鍾壺 蓋款:『國良』 底款:『江蘇全省物品展覽會特別獎狀俞國良』 泥料:早期老泥 容量:420CC

大德鍾壺 高振宇 泥料:老紫泥 容量:720毫升

德鍾壺,本是清代邵大亨的名作,高振宇為了適合“為茶而生”的理念,將壺的容量適當縮小,以滿足今人的飲茶習慣。難能可貴的是,作者沒有簡單的按比例複製,而是對壺構成的各個要素,重新進行創造性的推敲重置,從而使整器呈現出新的氣韻。

如果你也喜歡紫砂壺

如果你對紫砂壺知識、文化感興趣

歡迎關注(紫砂收藏家)公眾號,瞭解更多!

紫砂壺型大講解之德鍾壺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