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菲關係:甘來苦未盡,不變應萬變

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2日宣佈,“應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菲律賓共和國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將於10月18日至21日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這是一句沒有任何修飾、也簡短得不能再簡短的新聞釋出,但已足以佔據世界媒體的頭條之位。因為這是經歷南海危機各種折騰後菲律賓總統的首次訪華,也是杜特爾特當選後首次出訪非東盟國家,更是他持續炮轟美國後對中國的異常“親熱”之舉。

但是,面對大起大落的中菲關係和戲劇性變化的中菲美“三角戀”,似乎沒有太多觀察家抱有特別肯定的樂觀預期。菲律賓因為大選而引發的國內政治格局變化,傳導為對外關係的大尺寸調整,重新高看中國固然是好事,至少是好願望、好跡象,但是,障礙中菲關係的結構性問題並沒有解決,眼前的甜頭並不代表雙方苦日子走到盡頭,菲律賓與中國乃至美國的關係變化依然充滿不確定性。因此,必須認真而審慎地處理中菲關係,推動雙邊關係穩定回到正常狀態,避免成為“耗子戲貓”的犧牲品。

疏美親中,外交急轉彎?

按外交慣例,國事訪問是最高階別的領導人活動,杜特爾特將在北京享受紅地毯鋪路、檢閱三軍儀仗隊和21響禮炮鳴放的隆重歡迎,也將就雙邊關係和共同關心的國際問題同中國黨政領導人進行公開和閉門會談。4天的行程,杜特爾特不僅將首次體驗禮儀之邦無微不至的頂級接待,甚至會帶回相當可觀的投資、經貿禮單。杜特爾特不虛此行並掀開中菲關係新篇章,這幾乎不言而喻。但是,杜特爾特的外交政策調整步子太快,幅度太大,轉彎太急,甚至語言太糙,都讓人本能地追問,這靠譜嗎?

杜特爾特不同尋常,他當選前即已初露鋒芒,顯示與前任阿基諾三世截然不同的內政外交風格和路數。杜特爾特6月底上臺後因“群眾運動式”反毒掃毒而令世界輿論大為驚詫,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他對美國、歐洲乃至聯合國“胡來”指摘加倍還擊,甚至威脅退出聯合國。不僅如此,美國總統奧巴馬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梵蒂岡教皇方濟各都等被他逐個點名辱罵。這些足以顯示,這個靠鐵腕反黑而贏得民心的新總統奉行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他彪悍地向世界表明將如何呵護本國主權和利益,對大國也決不輕易屈從。

杜特爾特執政帶來的最大外交變化,首先是一反前任的偏執,不再單純對抗性地處理對華關係特別是南海危機,但是,他也絕非親華派,甚至都算不上鴿派。他軟中帶硬、軟硬兼施的表態,表明他想獨闢蹊徑選擇新方式解決老問題,其實質是,既希望中國接受所謂南海仲裁,又避免中菲關係受此拖累。和前任相比,杜特爾特只是給暴露的牙齒戴上護具,給爭奪南海的拳頭戴上護套,是個講究策略的絕對民族主義者,對此中國必須有足夠清醒的認識。

杜特爾特帶來的第二大變化,是與美國拉開距離,從反對美國干涉內政,譴責美國殖民時代暴行,要求美國駐軍撤離,宣稱停止與美國在南海聯合巡航,乃至威脅終結與美國的同盟關係。這種大開大闔的“鐘擺”風格,在當代第三世界領導人隊伍中相當罕見,在美國眾盟友中更獨樹一幟,也因此給人以菲美關係開倒車、大逆轉的錯覺。但是,觀察家們也同時看到,杜特爾特大罵奧巴馬後的賠禮道歉求歡,更看到他重申維護菲美防務協議和軍事同盟關係的立場回撤。

綜合杜特爾特在對華、對美關係的雙重表現,其實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他言語雖糙腦袋精明,嘴巴雖大心思縝密,絕非頭腦發熱和任性胡來的簡單之輩。也正因此,無論是中國官方,還是美國高層,都對杜特爾特履新後的“三把火”持觀望態度,潛臺詞是聽其言觀其行,未來6年,杜特爾特究竟執行何種定型的外交政策,有待觀察。

左右逢源,利益最大化

國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這是當代國際關係民主化的基本共識,也是處理國家關係的一般原則。但是,在具體國際博弈中,小國的人口、土地、實力規模和資源稟賦侷限,決定了它們不可能真正與大國平起平坐。大國對世界和地區關係格局發揮關鍵塑造作用,小國只能充當輔助和補充角色,因為小國不能脫離外部世界而生存和發展。

外交成功的小國,一般都能避免選邊站隊,特別是凡事都一邊倒地站隊,這必然將國家利益的全部雞蛋投放在一個籃子而面臨戰略風險。在這個方面,西亞的約旦,亞洲的新加坡越南,乃至“薩德”風波前的韓國,都已玩得十分精熟。杜特爾特時代的菲律賓,顯然只是想把被前任嚴重傾斜的“雞蛋籃子”重做調整,說白了,就是想在中美間保持大致平衡,兩頭通吃,將本國利益最大化。

杜特爾特的政策“親中”調整,有一個良好基礎,那就是中國始終“以大事小”,沒有情緒化地處理對菲關係,無論是菲律賓軍艦故意坐灘仁愛礁,還是阿基諾三世肆無忌憚地挑釁攻擊,即便是菲律賓不顧中國規勸、抗議和警告,執意把中國告上海洋法庭,中國也都保持極大剋制和忍耐。中國國家主席依然參加在馬尼拉舉行的APEC峰會,外交部長在雙邊關係最困難時訪問菲律賓。中國最能擊中菲律賓軟肋的經濟、貿易和投資制裁手段始終沒有大規模啟動,反而向菲律賓開放亞洲基礎設施銀行建立,開放“一帶一路”共同發展倡議,用寬厚與耐心等待菲律賓換屆換思路的這一天。

隨著杜特爾特的到訪,以及雙方降溫處理南海問題,中菲關係有望走向正軌,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必然成為更強勁的紐帶而惠及菲律賓。對中國而言,不在南海折騰中國,不對美國亞太再平衡曲意逢迎,不給日本插手南海提供抓手,也許是中國對菲律賓的最大期望了。

同樣,杜特爾特的“疏美”政策調整,也不會走得太遠。菲律賓的政治和社會制度性質,它與美國的歷史淵源,以及在東盟的角色,都決定無論誰執政都不可能與美國反目成仇,相反,它依然是西方陣營小兄弟,是亞太版北約的組成部分。這一點,已從杜特爾特前後反覆的表態中得到印證,也從他13日關於保留菲美軍事協定和同盟關係的最新澄清中管窺全豹。

大國博弈亞太日趨劇烈的時期,杜特爾特領導下的菲律賓也許將大幅度降低與美國軍事合作的熱度,減少聯合軍演的頻次,壓縮美國軍事存在規模,但決不會廢除菲美軍事紐帶,因為這是菲律賓撬動中國的戰略槓桿,也是它提升戰略價值和國際地位的重要籌碼。更何況,菲律賓的精英和富人階層,主流都親美崇美,即使杜特爾特成為“亞洲查韋斯”,也有政治生命終結之時,他不可能改變菲律賓國家和民族的歷史軌道,除非美國時代在亞太徹底終結。

杜特爾特來了,中國應該真誠歡迎,他畢竟把首訪大國的“處女之旅”獻給中國,畢竟以實際行動在做雙邊齟齬舊賬的翻篇努力。但是,用正常心態看待菲律賓外交的調整,堅持以我為主,以維護中美關係穩定為基石,以不變應萬變,才是最為穩妥的應對之道。

(作者為國際問題學者,博聯社總裁)

中菲關係:甘來苦未盡,不變應萬變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