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對女兒“企業考核”式管理:上廁所只給5分鐘

類別: 心理
拿著幾十萬年薪的她是企業高管,可面對自己十幾歲的女兒,她卻力不從心。 ——Psy525.cn

淡藍的職業套裝配上淺紫色的圍巾,自然的妝容精心修飾過,這是袁懷(化名)第一次作諮詢時給心理諮詢師留下的印象。——525心理網

一個小時都在抱怨女兒

核實面詢目標後,諮詢師讓女兒和媽媽分開諮詢。袁懷禮貌道了問候後,就開始向諮詢師抱怨,“這娃兒點都不聽話。”“喊她起個床,都要磨一個多小時。”“完全扶不起來,所有我給她定的目標都要往後推。”……

這樣單方面的抱怨持續了一個小時,諮詢師也沒插話。諮詢師發現,這是一位對自己要求嚴格,對女兒要求更嚴格的母親。每天早上5:30,她就要叫醒女兒,和她一起做早操。

“看得出來,她很少有這樣的傾訴機會。”諮詢師說,看得出來,她把自己裹得很緊,只有很熟的人或完全陌生的人,她才會敞開心扉。

上廁所只給5分鐘時間

與媽媽的咄咄逼人相反,女兒木子(化名)則溫順得多。和諮詢師的交談中,木子從未提及媽媽的不是,一直說自己很笨,達不到媽媽的要求。

自從看到袁懷給木子設定的日程安排表,諮詢師才知道木子為什麼會這麼自卑。“一張A4的表格,二十幾項,寫明瞭哪個時間點木子該做什麼。比如說上廁所,就規定了只能5分鐘,完成了就在後面的空白處打鉤,沒完成要寫明原因。”

這些選項包括幾點起床,幾點上學,幾點做完作業,幾點練琴,幾點唱歌等等。袁懷說,她列印了很多這樣的表格放在家裡。

她在用企業的業績考核指標來管理女兒木子。“甚至管理有點軍事化”。諮詢師說,袁懷就像是矛,木子就像是盾,袁懷進攻一次,木子就退縮一次。

女兒不做完試卷來反抗

袁懷確定到分鐘的日程安排,讓木子喘不過氣來,拖延就成了她逃避的法寶。“從早上5:30就喊她起床,她硬是要拖到6:30才起來。”袁懷抱怨。

女兒無聲的反抗,讓袁懷更為氣憤,她要樹立自己的權威。“就連衣服,她都決定女兒該穿什麼。”矛進攻得越厲害,盾越是往後退。造成的一個直接後果是,考試的試卷,木子只能完成一半。然後袁懷被老師叫去學校。

“木子反抗的目的就是要讓媽媽不好受,她知道自己試卷做不完,媽媽就會被老師叫去。”諮詢師說。

母親中斷了諮詢

經過前幾次的面詢,木子和袁懷的關係有了改善。在第四次面詢時,諮詢師提出了另一個目標———袁懷的教育方式有問題,需要進行改變。結果,原本主動聯絡要做下一階段諮詢的袁懷含糊不清,“下次打電話再約時間。”

一直沒等到袁懷的電話。“她從一開始就是想讓我確認,她是對的,女兒是錯的。當我改變面詢目標,矛頭指向她時,她可能覺得挑戰了自己的權威,不會再來也是我意料之中的。”

不要把孩子當成自己的附屬品

父母們打著“為孩子好”的旗號,將自己的期望加在孩子身上,將自己的需求偷換成孩子的需求。“男孩子會反抗,女孩子會退縮。”諮詢師說。

“家長給孩子的本應是無條件的愛,應該在愛的框架下教育孩子。不要把孩子當成自己的附屬品,他們的路以後還得靠自己走。”諮詢師說。

孩子也是一個人,一個獨立的個體。因此,諮詢師說,給孩子空間和自由,讓孩子學會自己“走路”。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母親對女兒“企業考核”式管理:上廁所只給5分鐘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