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不再與全世界為敵

類別: 心理
心理導讀:以後的許多年,也許還是要一個人走過;但23歲的我,終於與生活和解,不再與全世界為敵。——Psy525.cn

以往我有多討厭農曆年,誰也理解不了這種厭惡有多深刻。我喜歡安靜,喜歡一個人默默做自己的事,不喜歡強顏歡笑,不喜歡回答那些刨根問底式的“逼供”,不喜歡家裡擁擠嘈雜。大人搓麻將、抽菸、大聲聊天,小孩子嘰哇亂叫或者哭鬧不休,統統讓人心煩不已,只想遁逃到別處去。——525心理網

但我是個善於自省的人,年紀增長,閱歷漸多,理智統領感性,我也在日益成長。

不可否認,堂姐的婚姻改變了這個大家庭的格局,她倉促的奉子成婚,家人樂見其成的同時,終於意識到張家的三個小姑娘真的“長大了”。她人生的里程碑成為我人生的轉折點。

因為我發現父母真的老了,他們需要我的關心和諒解,需要我成為家裡的主心骨,需要我傾聽他們的委屈和煩惱,需要我一如小時候他們保護我那樣去保護他們不受外在事物傷害。

姑且不說姐姐圓滿了,我首當其衝成為家裡的眾矢之的,飯桌上、閒暇裡,每個人得到空兒就不停的“提醒”我是該談婚論嫁的時候了;儘管私心覺得自己還小,很多事情沒有做,很多地方沒有去,但是能得到大家這麼多的“關注”,其實還是很開心的。

家裡的小孩子都長大了,就連那個看見我之後只會撅著嘴巴喊“秋”的小小姑娘也出落成人見人愛的小蘿莉,每天拉著小竹馬的手踩著輪滑鞋到處跑。而我居然也喜歡上家裡一片熱鬧溫馨的場景,看書太入迷而忘掉微波爐裡的爆米花,耐心的和表弟一起搭建軌道模型。只是搓麻將、鬥地主什麼的,實在不擅長,只有輸錢的份。

有一天,老媽特別憂傷的嘆氣說:“你看你二媽傢什麼都有了,房子、車子、票子、孫子、兒子,簡直齊活了,真美滿!”我突然想到爸爸媽媽眼巴巴看著姐夫,一口一個“兒子”叫的不亦樂乎的場景,心裡實在委屈,那種感覺就好比“為什麼別人家的孩子有糖吃,自家孩子卻沒有”的不甘心。可是我無力改變這個局面,只能戲謔的安慰她:“我姐都是拋售股了,雖然價格賣得還不錯;但你手中有個潛力股啊,等漲到最高的時候你再拋,肯定能賣個比我姐高的價格,賺個盆滿鉢滿!”聽了這話,老媽陰鬱的臉色明顯晴朗不少,我自己倒是沒什麼底氣:搞不好最後變成垃圾股,砸在手裡,那可就虧大發了。當然這話可不能讓老媽聽見。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商量好了的,老爸時不時的也在我耳邊嘀咕:明年帶個人回來吧。我連朝天翻個白眼的力氣都沒了:您當我人販子吶!

我是一個感情淡薄且從不念舊的人,有人稱之為“刻薄寡恩”,一直以來大踏步的往前走,跌倒了,爬起來,即使摔得四腳朝天、滿身濘泥,我也能淡然的站起來,拍掉泥巴繼續前行;不去看別人的臉上是鄙夷還是同情,不去想別人眼中的我是什麼樣子,不去聽別人對我的褒揚或是非議;因為我心裡很清楚,別人口中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My life,my rules.(我的人生,我說了才算)

今年不是本命年,可是回家也是一路坎坷折騰的夠嗆,最讓我痛心疾首的是,負責磨碎食物的大牙們居然給我通通罷工。疼的我幾天吃不好睡不好,看著一桌子的肉流口水,卻只能老老實實的喝湯;這種折磨是非吃貨們無法想象的。回家第一天10點左右從床上爬起來,有氣無力歪在沙發上等12點開飯,結果老媽像變魔法似的給我端來一碗熱氣騰騰的青菜肉絲麵,我以為一直在廚房忙的她根本不知道我起床了;然後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從來不按正點吃飯,什麼時候餓了老媽都會給我做點吃的。二媽聽見我打電話約朋友去麵包房買蛋糕,會阻止我出去亂花錢,最後在我的“指手畫腳”下,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面出鍋了,下面還埋了兩個雞翅;等終於拔掉那顆疼死人的智齒,麻藥散去之後,我半邊腦袋要炸了,嗓子疼耳朵疼腦袋疼,看誰誰都不順眼,姐姐出去給我買了個冰淇淋,好吧,我得承認,吃了它,我的疼痛緩解很多。

所以,你看,我雖然常常自嘲是個喂不熟的白眼狼;可是我知道在內心深處,我依舊是那個記得別人對我好的點點滴滴的小姑娘。每個人都曾在黑暗中掙扎過,每個人都曾是個刺蝟,每個人都曾對旁人產生過怨恨,每個人都是有私心的,只是現在我知道了,人不能太自私,夢想和家庭並不衝突,亦如愛情和事業一樣,我不能說自己以後一定能處理好這兩者之間的矛盾,但只希望一切順其自然。不會刻意為了父母而將就找一個人得過且過,也無意於談一場沒有結局的戀愛去試探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底線。若只是為了排解寂寞,那麼誰都可以;只是我堅持了這麼久,該錯過的不該錯過的,我都放手了;紅塵之事,不排斥不強求。

以後的許多年,也許還是要一個人走過;但23歲的我,終於與生活和解,不再與全世界為敵。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23歲,不再與全世界為敵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