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合曼一家超越血緣的親情

工作中的熱合曼。(烏魯木齊鐵路局供圖)

“爸爸,我們編排的節目在學校獲獎了,是三等獎哦,前面為排節目付出的辛苦總算沒白費,我要和朋友們好好慶祝一下。”熱合曼·熱西提看著女兒在微信裡與他分享喜悅,熱合曼心中覺得很驕傲。

熱合曼·熱西提是烏魯木齊鐵路局房產公寓段的一名普通司爐工,負責的蘆草溝鍋爐房曾連續多年被評為烏魯木齊鐵路局先進鍋爐房、免檢鍋爐房,但讓他驕傲的不只是出色的工作成績,還有他的女兒。

他與這個女兒的緣分還得從1995年6月說起,“我剛結婚沒幾天,在路邊的一個旱廁旁撿到一個女嬰並把她帶回了家。”熱合曼告訴記者。本想盡快找到孩子的親生父母,但一年過去了,夫婦倆仍沒有等到孩子的親生父母。“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我和妻子決定收養她,並給孩子取名熱依汗古麗·熱合曼。”他說。

1999年3月,熱合曼夫婦作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到社群領取了獨生子女證,“我們要全心全意把這個孩子撫養大,她就是我的女兒。”熱合曼·熱西提說。

每年9月至次年4月,熱合曼·熱西提都會帶著妻子和女兒生活在鍋爐房的宿舍裡。他剷煤燒鍋爐,妻子打饢、做飯,一起照料女兒。

他們所在的蘆草溝火車站是個沿線小站,客運火車不停靠,也沒有公交車,到最近的米泉大概10多公里。一次,女兒高燒不退,熱合曼趕忙借來自行車,往最近的醫院趕。“我也不知道那次騎了多久才到醫院,後來我們攢錢買了輛自行車,偶爾帶她到米泉轉轉。”熱合曼說。

回憶起自己的童年,熱依汗古麗·熱合曼說:“爸爸晚上要燒鍋爐,體力消耗大,他休息的時候,我幫忙看爐火、倒煤渣。我力氣小,一次只能鏟一點點。宿舍抽屜裡有媽媽買給爸爸補身體的好吃的,爸爸捨不得吃,都給我吃了,我的玩具都是爸爸給我做的,有一個小木板凳我一直記得。”

熱合曼一家人全家福。(烏魯木齊鐵路局供圖)

上小學時,有一次同學們的一句“玩笑話”讓她意識到自己和父母相貌不同。“聽到女兒放學回來給我們說,她媽媽就一趟趟的往學校跑,一遍遍地解釋,希望能得到老師和其他孩子的理解。”熱合曼說。上初中時,一個偶然的機會,熱依汗古麗·熱合曼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這個已漸漸長大的小姑娘,回想起爸爸媽媽為自己的付出和努力,她主動要求參加內高班考試,一來可以為家裡省去一大筆學費,二來可以接受更好的輔導。熱合曼夫婦雖然捨不得,但還是支援女兒的決定。

2010年7月,熱依汗古麗·熱合曼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廈門外國語學院附中內高班,談及遠離家鄉的校園生活,熱依汗古麗說:“生病了不能告訴爸媽,這麼遠不能讓父母擔心。如果他們來了,爸爸還怎麼賺錢養家,媽媽肯定也不適應這邊的生活。我長大了,現在該我來保護他們了。”

2014年熱依汗古麗·熱合曼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學。“我丫頭是他們班的翻譯,漢語、維吾爾語都非常流利,幫了同學和老師很多忙。”“我丫頭用過年的壓歲錢給我買了一雙皮鞋,送給我做父親節禮物。”……每每談起女兒的事,熱合曼總是喜上眉梢,常常主動掏出手機,展示女兒在學校的照片。作為父親,驕傲無以言表。

來 源/天山網

推薦閱讀

熱合曼一家超越血緣的親情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