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姐”謝夢,要如何成就“三高”女神?

財經媒體謝夢,曾經年少得志一路開掛。如今轉身創業,又成了職場正能量範本而備受關注,她是如何做到的?做視訊做社群,她的女力GirlsUNO又要怎麼玩?

知名財經媒體人謝夢也創業了,今年8月,她拿到種子輪融資,在上海的一個創業空間裡創立了女力GirlsUNO。 一開始,謝夢很明確,女力要為25-40歲左右的“三高”(高顏值、高智識、高格調)都市女性搭建一個內容聚合平臺和社群,以視訊節目為載體,提供工作、兩性、自我升值方面的乾貨,幫助她們成長。

▲ 謝夢,女力GirlsUNO創始人

短短三個月,謝夢就通過視訊和線下講座,聚攏了一批鐵桿粉絲。韓國伊思、美的和卡賓等品牌商也被女力的調性吸引,紛紛找上門來合作。10月底,謝夢獲邀成為韓國某知名護膚品牌的職場代言人。目前女力GirlsUNO估值超過500萬元。

“女力姐”謝夢為何能成為一個吸引年輕女性的IP?而女力藉助這種磁場,又在倒騰些什麼?“女力姐”養成記謝夢認為女生應該做獨一無二的、有大格局的智慧女性,女力GirlsUNO 中的“UNO”,在西班牙語裡恰好是“唯一”的意思。 她的經歷就是這種智慧最好的詮釋。

▲ 謝夢代言韓國某知名護膚品牌

剛進大學時,謝夢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讀國際貿易,作為一個學渣小女生,她一心想快點畢業,進外企拿高薪,25歲前結婚。 大二時,在一堂新聞傳播學的選修課上,經過老師點醒,她發現自己更喜歡新聞傳播這一行,於是確定了自己的理想:成為中國最牛的那群財經媒體人。 從此謝夢開啟了開掛式的人生:啃完市面上所有的新聞考研書籍,以全國第一的成績考取了北京大學媒介經營與管理專業的研究生;畢業之後進入南方報業,第一年就拿到了包括中國新聞獎在內的諸多獎項;為了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潛能,她離開了打拼多年的廣州,加入SMG,成為了上海財經頻道的主持人…...一步步建立自己在財經媒體圈的地位。

幾個月前,謝夢還是彭博商業週刊節目製片人,管著一個二十幾人的製作團隊。

十幾年的媒體經驗,讓她對工作得心應手,溫水煮青蛙的生活甚至讓她開始感到恐慌。她見過太多的人,把平臺帶來的光芒加在自己身上,慢慢懈怠,自廢武功。她等待著,再一次打破慣性。

《女力時代——改寫全球社會面貌的女性新興階級》一書,改變了她的職業軌跡。作者艾莉森‧沃爾夫(Alison Wolf)是英國傳媒學者,她在調查中發現,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是女性勞動力最頂層20%的人,在這個階層的職場裡,她們已和男性相距甚微……

看到這本書,謝夢的腦海裡浮現出她接觸過的各個領域裡耀眼的姑娘們,她敏感地意識到,日漸崛起的女性群體,將會在社會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也將成為消費的主力。

▲ 謝夢主持2016年自媒體交易會。

經過和朋友的討論,她的想法漸漸成熟,隨即辭職。今年8月,謝夢拿到了種子輪融資,和兩個合夥人,在上海創立了女力GirlsUNO。

兜兜轉轉,謝夢做過記者、主持人、專欄作家、節目製作人和藝術策展人,在外人看來可謂是一路順風順水。謝夢卻說,自己走過很多的彎路。剛工作時,她喜歡攝影,當過模特,給藝術家策展,嘗試了很多之後,發現自己還是寫作的時候最開心,“人是沒有辦法抗衡自己的基因的。” 一路都服務於一些大的平臺,接觸到了很多的資源,謝夢也想用自己的經歷給女生一些建議,讓她們少走一些彎路,例如進入職場之後在穿搭、禮儀、言行方面該注意些什麼。

“這個世界沒那麼美好,也不是那麼不美好。”這也是謝夢試圖傳遞給女性的價值。

職場正能量範本和她的"女力"姑娘

從一個單打獨鬥的媒體人,到團隊的boss,謝夢像一個大管家,大到統籌方向小到訂盒飯,事無鉅細,繼而散發著勵志能量的她,也自然成了團隊的IP,這讓她更加地忙碌,“時間按小時排,工作排到明年一月份”,她痛並快樂著。 目前,女力的內容架構主要圍繞著視訊節目。一週固定的節目有兩檔,一個是類似於TED的《女力說》,謝夢邀請在各自領域的女性KOL,來講述她們實現自我蛻變的故事和人生態度,孫夢鴿就在一期節目裡講述了自己從紐約時裝週名模到“大肆擼串”掌櫃的故事;另一個是謝夢的小脫口秀《女力姐,怎麼辦》,解答職場女性的困惑,例如遇到色狼男上司怎麼辦?

▲ 女力GirlsUNO 的視訊節目《女力說》。

謝夢也不想讓女力只有女性自娛自樂,於是她們也做了一檔不固定的欄目《他說》,首期就邀請到了香港詩人廖偉棠,講述讓他感念最深的女人。作為一個剛剛起步,從不追趕熱點,不做標題黨的公號,女力的每個視訊播放量都可以達到2000+,這讓她很欣慰,也看到了沉澱下來做內容的價值。

行業內,一集3-5分鐘的短視訊的製作成本大概是一萬元。很多人疑惑,女力為什麼要從投入大、費力不討好的視訊切入。一向好強的謝夢有自己的看法。 正是因為視訊製作有門檻,做得好的人也比較少,從這一塊切入會形成自己的壁壘。“選擇做視訊也有考慮到以後的變現,比起圖文內容,廣告商會更傾向於投錢在視訊裡。”而做過多年電視媒體,視訊創作對於謝夢來說也是輕車熟路。

除了線上視訊,女力每個月會舉辦線下講座,和粉絲互動。這個過程中,謝夢也經歷了一些掙扎。

一開始,她認為自己平臺的調性比較高,設想的聽眾也應該是中高階的女性,但是去到一些三四線城市,聽眾關心的卻是一些瑣細的問題,家庭瑣事、育兒、美甲、美髮。她也開始“妥協”,因為她意識到,那些女生並不是沒有追求,只是沒有看到更廣闊的世界。

▲ GirlsUNO珠海閱潮書店的講座。

現在,謝夢會嘗試用這些女生能聽懂的方式去講一些好玩的事物。而熟絡起來後,她們也會跟謝夢分享生活的困惑。甚至有粉絲主動幫女力做地推,正是這些鐵粉,讓女力的影響力一步步擴大。

比起很多起步早的女性內容平臺,謝夢認為,女力的優勢在於多媒體的內容和渠道優勢。憑藉謝夢在圈內多年的積累,女力得以在很多渠道投放自己的內容,得到很多合作的機會,在韓國的時候,謝夢就跟騰訊視訊合作直播了探訪首爾藝術品的過程。

▲ 謝夢與騰訊合作直播。

目前,女力已經實現了盈虧平衡,她們面臨的挑戰是怎樣繼續把好的內容推出去。

正能量範本謝夢和她的女力GirlsUNO還會有什麼表現,值得期待。

版權宣告:本文由無冕財經原創,版權歸無冕財經所有。轉載時,請註明:轉載自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作者: 吳曉嫻@廣州 。如有其它需求,請聯絡我們(微訊號:xiaomian0504)。

“女力姐”謝夢,要如何成就“三高”女神?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