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殼謀殺日曆】11月12日++

11月12日

查爾斯.曼森出生;亞伯.芮樂思神祕死亡;勒妮·麥克雷和兒子失蹤;

1934年11月12日,查爾斯.曼森誕生,從此,世界上多了一個奇怪的惡魔。

圖:查爾斯曼森入案照 來源:維基百科

查爾斯.米爾斯.曼森(Charles Milles Manson ),其母親是米國俄亥俄州一個16歲的未婚媽媽。而這個未婚媽媽多次入獄,所以曼森的童年過得可想而知。

長大以後的曼森,不可避免的走上了邪路,即便是被送進管訓營裡,還曾持刀挾制並性侵了另一個男孩,可謂是劣跡斑斑。

等他第二次出獄時,已經是1958年。那個時代,正是嬉皮士文化最流行的時候,許多奇奇怪怪的思潮,特別是和“世界末日”有關的種種邪說。而曼森則利用了他在“社會大學校”裡學到的東西,加上一張還算是英俊的臉,以及反主流社會的浪子形象,俘虜了好些無知少女的芳心,組成了所謂的曼森家族Manson Family)。在這個家族中,除了曼森之外只有1~2名男性成員,其他都是女性。

這些女子都心甘情願的和曼森發生了關係,以至於最初的曼森家族十幾個人中幾乎都染上了淋病。同時,這些女子又像是僕人一般,服侍曼森的日常起居——簡單的說,還不如改名叫做曼森後宮更為恰當。

圖:當年的曼森家族

如果僅僅是過這種混亂的生活,倒是他們自己的自由。然而,曼森不知道怎麼就腦抽了,聲稱要促進一起神聖的戰爭——隔開黑人和白人這兩個種族。然後,為了籌集資金和擴大影響,他命令後宮們去殺人搶劫吧!

1969年6月25日,曼森命令3名手下,潛入一處民宅,綁架了格瑞.辛曼(Gary Hinman)並勸說他把錢捐贈給曼森家族神聖的事業。辛曼不從,就被曼森割掉了耳朵,並於兩天後被這夥人殘忍刺死。其中一個女嫌疑人,還用辛曼的血在牆壁上寫了一個大字“政治豬頭”(Political piggy)。

幾天後,又有一對年輕夫婦,因為沒有答應曼森的要求而被殘殺家中。到被捕時為止,曼森家族至少欠下了9條人命

1969年12月,曼森及其家族多名成員,終於被警方抓捕歸案,並受到多起謀殺罪名的指控。

圖:曼森被帶上法庭受審

最終,包括曼森在內的多人被判處死刑,但後來因為1972年的廢死浪潮而自動減為終身監禁,目前仍在監獄服刑。最奇怪的是,在坐牢期間,獄外還有不少女子聲稱要嫁給曼森,今年都還有一個,據說就要舉行婚禮了,看來曼森的魅力著實不小啊。

1941年11月12日,米國黑幫分子亞伯.芮樂思從一扇高樓的窗戶中墜下,當場死亡,從而結束了他神奇而悲哀的一生。

圖:亞伯.芮樂思 來源:維基百科

亞伯.基德.扭曲.芮樂思(Abe "Kid Twist" Reles ,1906-1941)出生於米國紐約一個澳洲移民家庭。長大以後,正好碰到大蕭條時期,他很快加入了黑幫,成為地下世界的一員。

他先是給賭博機的經營者看場子,後來乾脆成了所謂的“謀殺公司”的一名兼職殺手和打手(Murder, Inc,三十年代橫行紐約的黑手黨組織的外號)。

不過,最終把他惹毛了的,卻是他的前任老闆沙伯略(Shapiros)兄弟。或許是覺得功高震主,他和另外兩個人離開了沙伯略,自己開起了場子。

隨後,他們的賭博機事業開得越發興旺,讓沙伯略兄弟也越來越冒火。終於,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他們三個人被一個“朋友”約去談生意,不料卻中了埋伏,差點死在那兒,身負重傷才殺出血路。

與此同時,芮樂思的女友被梅爾.沙伯略帶著一撥小弟從家中拖出,暴揍之後加以性侵。這下,雙方的樑子大了。

為了報仇,芮樂思不得不求助於紐約的黑手黨勢力,也就是所謂的“謀殺公司”,最終如願以償,剷掉了伊萬.沙伯略,但卻在這條路上越陷越深,併成為一個以替人揍人、殺人為生的暴力機器。

而這種刀口舔血的生活,實際上也讓芮樂思每天心驚膽戰。很快,一名FBI的探員祕密找到了他:怎麼樣,要麼合作,要麼我們手頭的證據,也足以判你死刑了,你自己掂量著辦。

前思後想,芮樂思最終選擇了與政府合作,成為一名祕密的線人。經過他的舉報,至少有6名黑幫頭目或職業打手被定罪、判處死刑,送上了電椅。

而他最後一次與警方合作,是在1941年11月,作為汙點證人也是唯一的證人,指證“謀殺公司”的高階成員阿爾伯特.阿納斯塔西亞(Albert Anastasia)。一旦罪名成立,阿納斯塔西亞恐怕難逃一死,而他在黑幫中的地位又相當重要(二當家),所以坊間一直流傳黑幫老大懸賞10W米元(大概摺合今天的150W米元),要買芮樂思人頭的訊息。

當然,警方也深知芮樂思的重要性,特意把他安排在科尼島的“月半彎酒店”,並派了多達6名全副武裝的警察日夜保衛。然而,據說其中也有一名警察查爾斯.焚(Charles Burns,)收了黑幫分子的賄賂,但並無切實證據(焚先生後來因為另一起涉黑案件而被起訴過)。

不管怎樣,就在歷史上的今天,1941年11月12日的夜晚,芮樂思從酒店房間的窗戶中一躍而下,而那是六樓的房間,所以毫不意外的當場死亡。儘管有人質疑他是不是被人謀殺的,但最終並無證據證明,所以他的死因被裁定為“意外死亡”,這個祕密恐怕永遠也無法揭開了。

圖:阿納斯塔西亞 來源:維基百科

因為他的死亡,阿納斯塔西亞被宣佈無罪。順便說下,此公1942年又被起訴過一次,結果另一個汙點證人遭遇了和芮樂思相同的結局:在出庭作證之前被人打成了篩子,讓他再次 躲過了法律的審判,直到1957年方才在一次黑吃黑中被槍殺。

好吧,證人保護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呢。

1976年11月12日,勒妮·麥克雷和她3歲的兒子,一起神祕失蹤

勒妮·麥克雷(Renee MacRae,1940-),是一個普通的英國女子,家住在英國的因弗內斯(Inverness,UK),結婚後有了兩個兒子。

圖:勒妮·麥克雷 來源:鏡報

而在歷史上的今天,1976年11月12日,她把9歲的大兒子留給丈夫照管,自己則帶著3歲的小兒子安卓,開著車去佩斯(Perth,UK)拜訪她的姐姐。

然而,這一走就是永別……她的姐姐發現她並沒有如約而至,就打電話給她老公;她老公嚇到了,趕緊打了電話報警。

警方隨即展開了搜尋。很快,一名火車司機報告說,看到某地有一輛汽車似乎在燃燒。警方趕到那裡之後,車已經燒得面目全非,但經過辨認車輛識別號,確認了就是勒妮所駕駛的車。

圖:清理之後的被燒燬轎車

但是,車裡車外,都沒有發現勒妮和安卓,也沒有發現他們的屍體。唯一的線索,就是車不遠處有一塊碎布,上面沾染了勒妮的血跡。

看來,這事很可能是有人行凶後縱火了。有目擊證人表示,曾在附近看到過一輛車停在路邊,兩名男子似乎把什麼沉重的東西給擡到後座上,或許是一隻山羊?旁邊似乎還有一個嬰兒車。而勒妮失蹤當天,穿的正是一件帶有羊毛的裙子,看起來倒是符合的。

隨即,英國警方組織人力,搞了個英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搜尋行動,歷時一個多月,依然沒有找到勒妮和安卓的任何線索。

圖:警方釋出的協查公告

明天,就是勒妮和兒子失蹤40週年的日子了。在這段時間裡,她的家人從未放棄過尋找的努力,警方也重啟過該案的調查,甚至在2006年還有了一個懷疑物件,但終因證據缺乏、陳述細節對不上而未能起訴。

而勒妮·麥克雷,依然是杳無音訊。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或許永遠也無法弄清了。

饅頭妖曰

對於邪教組織,太過寬容的結果就是讓更多的無辜者被騙、被害。當然,下決心剷除邪教分子,或許會遭致一些外部的非議,但對國民而言則是一件重要的好事。“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本文來自果殼網,謝絕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絡[email protected]

【果殼謀殺日曆】11月12日++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