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我大宋三百年的民族,曾為唐朝洗刷恥辱!

誰害我大宋三百年?

它就是沙陀。

當然,我們知道,能害大宋的,肯定不是沙陀的普通人,而只能是其首領,老大。

沒錯,他就是石敬瑭,歷史上著名的兒皇帝,揹負罵名千餘年的大漢奸。

不過,他不是漢奸。說他是漢奸,就像你明明知道一個人是太監卻問他入宮後生了幾個崽女一樣,名不副實。

非漢人,自不能以漢奸名之。但他為了個人利益出賣了中原,稱他為中奸,這是沒有什麼疑義的。

可,人家也有苦衷啊!

他是後唐明宗李嗣源的女婿,為後唐衝鋒陷陣,立下無數功勳,卻也應了功高震主那句話。後唐末帝李從珂即位後,對有些飛揚跋扈的他猜忌不已,先是派人監視,之後派兵攻打。既如此,索性來個魚死網破,或許還有一博。這是陳勝吳廣等人建立的光榮傳統。

只是,石敬瑭也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滅唐,於是“敬瑭求援於契丹。九月,契丹耶律德光入自雁門……敬瑭夜出北門見耶律德光,約為父子。十一月丁酉,皇帝即位,國號晉。以幽、涿、薊、檀、順、瀛、莫、蔚、朔、 雲、應、新、媯、儒、武、寰州入於契丹。”

這就是兒皇帝與大中奸的由來。

我們知道,古來很多大人物,做過很多不得已之事。

比如劉邦,出擊匈奴,被圍白登,難於脫身之際,只得以金帛送於單于的老婆,並且以漢地女子太美,若匈奴入中原,你還有什麼地位的言語威脅,靠著枕邊風,才終於把單于吹跑了——這很光榮嗎?

但,劉邦的子孫把匈奴打跑了呀,最終取得了對匈奴戰爭的勝利,則他此舉,就被解讀了保留火種,以待將來,乃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之表現了。

可是,石敬瑭不是劉邦,他的養子晉出帝石重貴也不是劉徹。

其實石敬瑭是有機會被洗刷恥辱的。

石重貴即位之後,不爽契丹,對之只稱孫,不稱臣,以示兩國地位平等。這就惹怒了契丹,於是大打出手,互有勝負。眼見著就能奪回幽雲十六州這塊戰略要地,重振中原王朝的威風,哪曉得,耶律德光更勝一籌,可憐了這有骨氣的石重貴,開運三年十二月(947)被俘北上,17年後,死在那裡。

兒子沒成功,石敬瑭便被死死地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之後一直到1279年大宋滅亡,幽雲十六州都是中原王朝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因而,說是沙陀人害了大宋三百年,應該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儘管沙陀人做出瞭如此不利之事,但他們建立的三個王朝,卻被認為是中原正統——

後晉之前是後唐,在其後,是劉知遠建立的後漢

中原延綿五代,周邊的政權大多對他們稱臣納貢,力量強大是一個方面,關鍵是,誰叫他們佔據了中原那塊好地方呢!名正則言順啊!

而且,後唐一朝,被認為是延續了李唐王朝的國祚。

其一在於,其國號為唐。

其二在於,其皇帝姓李。

沙陀首領本姓朱邪,太宗李世民時期歸附唐朝。之後時叛時降。幫助唐朝平安史之亂,鎮黃巢義軍,削藩鎮之勢,到唐懿宗鹹通十年,定龐勳之亂後,其老大朱邪赤心被賜名為李國昌。此為其成為“國姓爺”之始。

其子李克用,與朱溫大仇,朱溫代唐之後,李克用於亂世之中,不願稱王,仍用唐朝年號,直到其子李存勖滅後梁建後唐。終於又將唐朝正脈延續十餘年——雖血緣不同,但忠心可嘉。

誠如《新唐書 沙陀傳》中所高度評價的“是時,提兵託勤王者五族,然卒亡朱氏為唐滌恥者,沙陀也”。

成也沙陀敗也沙陀。沙陀為唐雪恥,卻開宋之釁。歷史,就是這麼弔詭啊!

最後說說,之所以將標題裡的害字用引號括起來,實因我認為,宋朝,本質上並不是沙陀人害的,而是自己太過於弱小,未能取得絕對優勢。若幽雲十六州真有那麼重要,元朝據險以守,朱元璋能那麼容易做皇帝?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 史為鏡(時評、歷史)

“害”我大宋三百年的民族,曾為唐朝洗刷恥辱!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