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復旦創始人馬相伯:我是隻狗還沒把中國叫醒

[歷史上的今天]百歲教育家馬相伯逝世

1939年11月4日百歲教育家、復旦大學創始人馬相伯逝世。馬相伯,原名建常,又名良。1840年生,江蘇丹徒人。天主教徒。1862年入耶穌會,獲神學博士學位。1869年升神父。早年曾任上海徐匯公學校長,清政府駐日使館參贊。1903年創辦震旦學院,1905年創辦復旦公學。1907年參加梁啟超組織的政聞社。辛亥革命後,一度代理北京大學校長。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在上海積極參加抗日救亡活動。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被任為國民黨政府委員。1939年11月4日在越南諒山病逝。輯有《馬相伯先生文集》。

馬相伯(1840-1939)江蘇丹陽人,父母均信奉天主教,故出生即受洗為天主教徒。耶穌會神學博士,教育家,復旦大學創始人。

從一場戰爭到另一場戰爭,這就是馬相伯的個人史: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馬相伯出生;1939年,抗日戰爭仍在持續,馬相伯逝世。

百年間,他從容遊走,留下一所享譽中外的大學和一個高山仰止的背影,正如柳亞子詩云:“一老南天身是史。”

當年風靡中國的《良友》畫報,歷來憑藉時髦的封面女郎吸引讀者,卻在馬相伯百歲大壽那一期,以他的照片作為封面。此刻,這位老人儼然已成為這個國家的象徵。

作為教育家,馬相伯“毀家興學”的故事,已成中國近代教育史上的一段傳奇:1900年,他將自己的全部家產―――松江、青浦等地的3000畝田產,捐獻給天主教江南司教收管,作為創辦“中西大學堂”的基金,並立下“捐獻家產興學字據”。

1902年,他以“中西大學堂”理念,創辦震旦學院。“震旦”為梵文,“中國”之謂,含“東方日出,前途無量”之意。1895年創辦的北洋大學堂是中國近代第一所國立大學,而震旦學院則是中國近代第一所私立大學。梁啟超曾著文祝賀:“今乃始見我祖國得一完備有條理之私立學校,吾欲狂喜。”

震旦學院最著名的校友,是後來的國民黨元老、監察院院長于右任。1904年,這名被清廷通緝的陝西舉人,化名“劉學裕”入學。

此後,耶穌會干涉震旦學院辦學,違背學校的民主自治傳統,引發“震旦學潮”。馬相伯明確表示同情學生,並於1905年在吳淞另立復旦公學。“復旦”之語,出於古詩《卿雲歌》:“日月光華,旦復旦兮”,且含“恢復我震旦,復興我中華”之雙重寓意。1917年,復旦公學改為復旦大學。

1925年,羅馬教廷在中國創辦北京公教大學,次年改稱輔仁大學,馬相伯參與其事,貢獻良多。他寄語輔仁大學:“齊驅歐美,或更駕而上之。”

如果僅有一所復旦,馬相伯或許不會作為一種象徵,赫然出現在中國最流行刊物的封面上。舉國上下對他的關注,還在於他年近百歲,仍一次又一次進行抗日廣播演說,一次又一次參與組織抗日民主集會。正如他的弟子、國民黨元老邵力子所言:“相伯先生的精神,正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精神。相伯先生所以能享大年,中國所以永久存在於世界,都在此。”

面對如此尊榮,馬相伯卻有些落寞。壽辰之後不久,一日,胡愈之來訪,交談中馬相伯沉痛地說:“我是一隻狗,只會叫,叫了一百年,還沒有把中國叫醒。”胡愈之聽後,感慨唏噓,無以為言。

人們當然不會忘記他的這些“叫聲”。1906年,馬相伯赴日,在日華學會成立典禮上發表演說,勉勵留學生:“愛國不忘讀書,讀書不忘愛國。”張之洞將此語引為至言,譽他為“中國第一位演說家”。

“九·一八”事變後第三天,他慷慨激昂發表抗日言論:“噩耗傳來,天地變色!國家危難至斯,誠達極巔……雖自顧老邁,亦願勉勵負一部分責任”。從1932年11月起,他連續4個月發表12次國難廣播演說。他在上海土山灣的居所“綠野堂”,已成為國人抵抗意志的著名象徵。“七?七”事變後,他發表《鋼鐵政策》廣播演說,呼籲國人立即行動,誓死抗擊日本侵略。

馬相伯逝世後,弟子于右任敬輓:“光榮歸上帝,生死護中華”,成為一代名聯。

馬相伯另一幅照片似乎更加有名:1936年,沈鈞儒鄒韜奮等“七君子”入獄,馬相伯多方營救。次年七人獲釋後,前往看望馬相伯,合影留念。沈鈞儒在照片上書題“惟公馬首是瞻”。

這張照片被收入包括中學教科書在內的大小歷史著作,為很多中國人所熟悉。照片上,馬相伯在眾人簇擁下,端坐正中,盡現人瑞之相。

斯人已逝,如今,復旦大學在全國各大媒體上公示,將隆重慶祝建校100週年。而年初北京一場大雪過後,離什剎海不遠的北京師範大學北校區內銀裝素裹,這片白世界,原是輔仁大學所在。(摘自中國青年報)

微信公眾號推薦
長按二維碼,關注求是網微信長按二維碼,關注求是漫評微信長按二維碼,關注群眾雜誌微信
【今天】復旦創始人馬相伯:我是隻狗還沒把中國叫醒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