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新低引避險情緒 短期下行空間或理性可控

美元指數肇事 人民幣匯率新低引避險情緒

譚志娟

進入10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接連重新整理6年來的新低,引發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擔憂。

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最新資料顯示,10月28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7858元,較10月27日大幅下調122個基點,為2010 年9 月以來首次跌破6.78,離岸人民幣則突破6.79。據統計資料顯示,10 月人民幣相對美元累計約貶值1.6%,“8·11” 匯改以來累計貶值10.8%。

對此,《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獲悉,10月份以來的本輪人民幣貶值是內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外因為主,主要受美元指數再度走強的影響。雖然人民幣貶值壓力仍然存在,但下行空間理性可控。短期內人民幣匯率有望呈現“對美元貶值、對一籃子貨幣基本穩定、理性波動”態勢。

美元指數走強是主因

“10月份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急劇貶值主要是受到美元指數再度走強、以及全球避險情緒升溫的影響。”對於本輪人民幣貶值的原因,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對記者分析稱。

因為在他看來,首先,美國經濟資料以及美聯儲多位官員言論偏鷹派,進一步強化了市場的加息預期;10月中旬美國貨幣基金新規生效,也促發大量貨幣基金增投美國國債等資產,從而助推美元升值。其次,英國開啟“硬退歐”模式、歐洲央行議息會議也是按兵不動,令英鎊和歐元再度大跌,海外避險情緒進一步推升美元指數。

“本輪人民幣貶值是內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外因為主,內因為輔。”中國銀行

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趙雪情也對記者表示,本輪貶值主要受美元走強的市場大趨勢牽引。

趙雪情還進一步分析稱,目前,美聯儲加息程式始終是全球外匯市場波動的主線。近期,美國通脹預期、就業、製造業PMI等資料良好,美聯儲官員講話不斷釋放加息訊號,致使12月加息預期上升,支撐美元大幅走強。同時,受經濟下行、貨幣寬鬆及不確定性上升等影響,歐元、英鎊、日元等匯率走弱,進一步推動美元匯率上升。10月25日,美元指數一度突破99,創今年2月以來新高,致使人民幣匯率嚴重承壓。

記者注意到,北京時間11月3日凌晨兩點,美聯儲11月會議決議如期揭開神祕面紗。美聯儲維持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在0.25%~0.50%不變,並表示升息的理據“持續增強”。雖然美聯儲維持利率不變,但暗示可能在12月加息,因經濟動能加強且通脹上升。這是美聯儲在美國總統大選前的最後一次貨幣政策決定。

而決議公佈之後,聯邦基金利率市場顯示12月加息概率為78%,明年3月為81.4%。決議前聯邦基金利率市場顯示12月加息概率為68.8%,明年3月為73%。

對此,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近日在外媒交流會上也公開表示,在新定價機制下,儘管人民幣兌美元10月有所貶值,但兌換一籃子貨幣保持穩定;倘若美聯儲(FED)12月加息,對人民幣匯率影響預計有限。

並且在潘向東看來,自去年“8·11”匯改以來,人民幣匯率彈性逐步增加。近期雖然表面上來看,央行似乎也不再強守6.7、6.75這樣的心理關口,但10月以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仍表現為上下波動,表明央行依然在美元與籃子兩個錨之間審慎權衡。

社科院學部委員、前央行貨幣委員會委員餘永定在2016年北京大學全球金融論壇演講時也表示,2015年“8·11”匯改後至2016年2月,央行實行旨在恢復匯率穩定的、沒有明確規則的相機干預。2016年2月,央行明確宣佈實行“收盤價+24小時籃子貨幣穩定”的定價機制。此後,人民幣匯率預期相對穩定,人民幣貶值壓力降低,外匯儲備急劇下降勢頭得到遏制。

不過,在受訪專家看來,人民幣匯率貶值並非壞事,在一定程度上有利於經濟結構調整與經濟轉型。

“目前低迷的出口依然需要穩定的有效匯率提供支撐,特別是在人民幣還沒有完全國際化、市場化之前,運用人民幣匯率這一目前還可以使用的政策工具,順勢而為,對適度有序的貶值順水推舟,是有利於經濟的良性調整的,是有助於實現維持相對合理的經濟增速,為未來的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轉型帶來新的一輪經濟增長週期奠定基礎。”潘向東對記者說。

最新資料也顯示我國外需仍較疲軟。10月13日,據海關統計,今年前三季度,我國進出口總值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1.9%;其中,出口下降1.6%。9月份當月,我國進出口總值下降2.4%。其中,出口下降5.6%。

記者採訪獲悉,雖然美元強勢是近期人民幣貶值的主因,人民幣貶值給部分受訪出口企業帶來一定利好,助長了企業利潤的增長。一般來說,人民幣貶值利好出口比重高、外幣資產多或擁有產品國際定價權的行業,如出口為主的製造業、倉儲業。

短期下行空間或理性可控

“年底前人民幣可能仍呈現雙向波動,但波動幅度有限。”國金證券

大類資產配置策略資深分析師徐陽對記者分析稱,而國慶後的這波人民幣貶值主要是由美元上升引發的,因為自國慶以來美元指數大幅上升,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對美元均出現了一波明顯貶值。在這個過程中,人民幣CFETS指數保持了相對穩定,這樣,人民幣兌美元就存在一定的貶值需求。從權重計算來看,這波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大部分是由於美元升值造成的。

對於人民幣匯率的短期影響因素,潘向東對記者分析稱:短期內令人民幣匯率將繼續承壓的主要因素有兩個方面:一是隨著美國經濟繼續復甦,未來加息不會缺席,對人民幣匯率還會有階段性衝擊;二是國內經濟下行壓力未減,投資、出口不振,房地產泡沫加大;四季度外債償還壓力仍較高,預計資本外流趨勢還將延續,同時貿易順差可能會繼續收窄,從而給人民幣匯率造成一定的壓力。”

但他同時指出:“人民幣今年以來兌美元已經累計貶值逾4%,後面可能會有階段性的修復,因而不必過度悲觀和憂慮其短期的波動。畢竟當前人民幣匯率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能夠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記者注意到,來自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最新資料顯示,11月3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7491,升破6.75關口,創兩週來最高,較前一交易日上漲71個基點。有交易員稱,這是因為美國大選不確定性拉低美元指數至近兩週低點,助力緩解人民幣下行壓力。

“短期內,人民幣貶值壓力仍然存在,但下行空間理性可控。”趙雪情對記者稱。在她看來,短期內人民幣匯率將呈現“對美元貶值、對一籃子貨幣基本穩定、理性波動”態勢。在美聯儲加息預期、美元走強背景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壓力短期內仍然存在。但新時期,人民幣加大參考一籃子貨幣力度,10月以來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有升有跌,總體保持穩定。國際外匯市場動盪加劇,國內匯率市場化改革有序推進,人民幣匯率波動性上升是正常現象。當前,巨集觀經濟有所企穩,改革持續推進,市場主體外匯風險管理意識增強,跨境資本流動將趨於理性,人民幣匯率跌幅可控。

值得注意的是,有受訪專家稱,從中長期來看,人民幣匯率取決於經濟基本面。“中長期來看,人民幣匯率取決於經濟基本面。只要加快國內的經濟轉型和改革調整的逐步落實,形成新的經濟增長動力,繼續保持中高速經濟增長,人民幣匯率中長期走強的基礎將不斷增強。”潘向東對記者表示。

徐陽也指出:“從中長期來看,人民幣仍存在一定的貶值壓力,但人民幣兌美元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他的分析理由是因為人民幣仍存貶值壓力。這主要是由前期美元上升階段人民幣卻相對強勢,以及中國經濟增速下降和人民幣資產收益率下降的兩大因素引起;其次,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幅度或有限。在內部,中國經濟正在經歷轉型,從傳統的依靠外貿和投資,向消費拉動型經濟體轉變,這個過程中,通過大幅匯率貶值來刺激出口與這樣的轉型戰略並不相符。同時,在外部,貶值幅度依然依賴於美元能否進一步大幅走強。

不過,央行網站10月10日轉自中國貨幣網特約評論員文章稱:“中長期看,我國經常專案保持順差、外匯儲備充裕、財政狀況良好、金融體系穩健的基本面決定了人民幣不存在長期貶值的基礎。10月1日人民幣正式加入SDR貨幣籃子後境外主體將增持人民幣資產,由此帶來的長期外匯流入也有助於進一步改善外匯市場供求,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將繼續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計量制度亟待改革創新

第二次全國汙染源調查如何查?熊文釗教授呼籲:“智慧轉型,我們國家對基礎的資料,計量檢測其實非常重要。應把計量檢測機構審批許可制改成備案登記制,通過事中事後的監督,一方面能夠促使計量檢測的方法和裝置更新進一步放開,同時也能夠達到計量檢測對大氣控制更加優化,所以要進行計量科學的改革創新。”

中國人民大學莫於川教授呼籲“立法還有制度的改進,有利於生產力在轉型發展期的實現;要有一個新的判斷標準,不是一個簡單的,而是重大計量制度改革舉措”。

國家行政學院胡建淼教授表示:“我每年也去參加車檢,沒想到車檢的背後存在著那麼複雜的、以及不為人知的一些資訊,所以我們的管理制度,我們的執法制度,我們的法制改革確實是應當跟上。”

中國人民大學龍翼飛教授呼籲,計量法律制度的改革勢在必行!“計量制度的創新與大氣汙染防治的關係是必須理清的。運用先進的科學技術手段和措施,不斷創新計量制度,讓改善大氣質量成為國家主導的更為精準、科學的一項工作”。

劉莘教授呼籲:“這麼多檢測機構在造假,在修改資料,監管職責在哪兒?處罰在哪兒?我認為執法監督需要進行加強監管。”

顏梓清呼籲:“第一,應統一新車與在用車檢測方法和檢定規程,確保檢測資料的一致性和可比性。第二,加強對計量檢測裝置生產環節的質量考核,確保檢測裝置資料的準確性和技術穩定性。第三,建議對檢測機構的計量認定由審批制改為備案制,因為我們現在的審批制實際上是形同虛設的,希望通過採用大資料的方式加強事中事後的監管。”

環保部發布2015年機動車排放的氮氧化物(NOX)、碳氫化合物(HC)、一氧化碳(CO)、顆粒物(PM)汙染總量達到了4532.2萬噸。與會十多位專家認為,作為檢測監測環境汙染源的計量裝置,由於計量制度體系落後時代發展,為了準確掌握環境汙染基礎資料,儘快解決環境汙染,相關行政部門應重視老百姓

的需求和專家們的呼聲。
人民幣匯率新低引避險情緒 短期下行空間或理性可控原文請看這裡